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107章、死皮赖脸

第107章、死皮赖脸

    在那名老眼昏花的老郎中,颤颤巍巍的双手缝合下,足足耗费了将近两个时辰。陈天启身上那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这才被缝合完毕。

    背后挨了两刀,大腿上也被划伤一刀的陈天启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实在看不过去的‘董方白’只能搀扶起陈天启。

    陈天启好歹也将《紫霞神功》这部华山派镇派绝学修炼至第二重。成就一流武者中期境界。这等修为如果放在江湖之中,绝对是名震一方之辈。

    江湖之中的一流武者,可是能够将体内真气外放。形成护体罡气的,在护体罡气的保护下。刚才那些连内力都未曾修炼出来的响马,焉能砍伤陈天启?

    不过背后挨那两刀时,陈天启可不会傻到真的将性命交托于他人之手。浑厚的紫霞真气,早已护住全身要害。背上那两道伤口,虽然看起来恐怖。但是陈天启知道,并未危及生命。至于大腿上被划开的伤口,更是陈天启故意为之。为的就是装出一副行走不便的模样,让‘董方白’搀扶自己。

    如此近距离的肌肤之亲下,陈天启那双咸猪手可不敢趁机做出袭.胸之类的动作。只不过故意将重心压在比自己矮了一头的‘董方白’身上,让自己靠的她更紧密些罢了。

    当装出一副虚弱模样的陈天启,明显将所有重心都靠在‘董方白’身上时,陈天启可以感觉到,‘董方白’神色间流露出些许慌张的模样。

    看到‘董方白’这幅模样,陈天启心中暗爽不已。

    而那自称‘董方白’的东方不败,此时哪里还有往日里统领日月神教十万教众,以一己之力硬抗整个中原武林正道的魔教教主形象?

    搀扶着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陈天启,‘董方白’鄙夷道“我说陈兄..你姓陈就罢了,这体重还真沉啊..你手下那二十四名护卫,各个都是二流武者。而陈兄你的武艺么。可就不敢恭维了!”

    装出一副重伤模样的陈天启咧嘴笑道“哈哈..董兄果然妙人也,我随母姓,这才姓了‘陈’,要是随父姓的话。恐怕你就要说我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说实在的,我也想习武..不过家母不让罢了。”

    那晚窥探下,已经从借酒消愁的陈天启口中得知其随母姓的事情,再次听到陈天启提及时,‘董方白’并无意外,看着苦中作乐的陈天启,‘董方白’打趣道“呵呵..陈兄果然身娇肉贵啊,看来令尊对你过于溺爱了。男子汉大丈夫。习武能强身健体,又可杀敌保命。如果今日陈兄你有高强的武艺傍身,那些响马能留得住你?也不至于落得如此狼狈。还差点丢了性命!”

    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陈天启,苦笑着摇了摇头“家母已经故去了,她并不是不知道习武的好处。但是她也知道。倘若我习武有成。反而会更加危险。算了..董兄咱们找个地方喝酒吧。也许酒能让我忘记身上伤口的疼痛..”

    听到陈天启说出其母亲已经故去时,早已‘家破人亡’的东方不败更能感觉到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苦,叹了口气笑道“陈兄你都受了重伤,还想喝酒?”

    陈天启挑眉一笑,装出一副看淡生死的模样笑道“酒是穿肠毒药,但却能解千愁!反正人早晚有一死。无所谓啦..现在正好没有人能够管我了。如何不一醉方休?怎么?董兄该不会酒量不行吧?”

    ‘董方白’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不甘示弱的说道“酒入愁肠愁更愁啊..我就怕陈兄你身有重伤,在喝了酒后伤势发作罢了。论喝酒?董某从来未曾醉过!说吧,陈兄想喝什么酒?”

    “哟呵?看来今天是遇到同道中人了,董兄从来没有醉过?我陈天启也从来没有喝吐过!要喝当然是喝那最烈最好的‘特等逍遥醉’了。不知道董兄身上银子可够?”陈天启笑道。

    搀扶着陈天启的‘董方白’瞥了一眼,陈天启那狼狈不堪的模样,笑道“陈兄这一身行头,还有腰间玉佩。都不是俗物。陈兄该不会身上没带银子吧?”

    陈天启尴尬一笑,厚着脸皮说道“一般出门都有白露她们跟随,所以我身上很少带银子..那玩意死沉死沉的,带着麻烦..就劳烦董兄破费了。正所谓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嘛..”

    今天看着完全又是另一番模样的陈天启,‘董方白’觉得既好气又好笑。随便找了一家还算干净的客栈,将陈天启安顿好后。‘董方白’便出了客栈前去买酒。

    出门前,自称是‘董方白’的东方不败,还特地用日月神教的暗号,将血枭等精锐召来。命其暗中保护受伤当中的陈天启。虽说进入安康城中后,那伙半路伏击的响马。必然不敢攻入城内。但散播‘九龙夜光杯’消息的幕后真凶尚未找到。因此,在东方不败心中。陈天启周围依旧危机四伏。

    没过多时,提着两坛‘特等逍遥醉’,以及两包东西的‘董方白’便推门走入房中。“‘特等逍遥醉’两坛,徐记烧鸡、王记的酱牛肉..还有些花生米..对了,陈兄你的衣服已经破了,我也随便帮你找了一件。你先凑合换上。”

    “哈哈哈..董兄果然是同道中人,这徐记烧鸡、王记酱牛肉还有这五香花生米可都是这安康城内的美味啊。真是劳烦董兄颇费了,多谢董兄飞心..我还愁着这身破衣烂衫待会如何出门呢..”说着,陈天启便自顾自的开始脱衣服来。

    看着陈天启的动作,‘董方白’暗啐一声,下意识的转过身去。哪知,这时却听见陈天启厚颜无耻的说道“嘶..董兄,劳烦你帮我更衣一下..刚才那蹩脚郎中把我背上的伤口缝得太紧了,这一动弹就疼得不行..”见到‘董方白’没有动弹,脸皮比城墙还厚的陈天启催促道“董兄..大家都是男人,看在我受伤的份上,劳烦你帮我换下衣服咯..再说了,刚才缝针的时候你也在场。我的身体早已被你看光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回过头来的‘董方白’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试想自己身为日月神教教主,麾下教众十万。何时曾服侍过别人更衣?更何况还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子。看了眼失血过多后面色惨白的陈天启,忍住转身离去冲动的‘董方白’开始笨拙的替陈天启换下身上那件背后被划开两道口子的锦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