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106章、装13的代价
    看到换上一身男装后的东方不败,或者说‘董方白’,为了自己的伤势大动肝火。陈天启知道,自己费尽心机,总算没有白费。如此情况发展下去,自己绝对能像是在《史上最强弟子兼一》诸天世界中那般,直接取代令狐冲,成为东方不败牵肠挂肚,宁可牺牲自己也要成全对方的那个人。

    心中暗爽的陈天启,有气无力的说道“算了,董兄..你也别为难这位郎中了..直接来吧,些许疼痛算不得什么..”

    听见陈天启开口,那名郎中不由得长出一口气“那好..这位公子。待老朽去准备一番,就给您缝合伤口..不过缝合之时。您可千万忍住别动才行..”

    随着那名郎中转身走入后堂时,医馆里头那三三两两的病患们,也都自认倒霉赶紧离去。

    狭小的医馆正堂中,这时却仅剩下了陈天启以及自称‘董方白’的东方不败二人。

    面色惨白的陈天启这时,装出一副思索的模样,仔细打量起‘董方白’来。

    感觉到陈天启的目光,东方不败一怔。随即想到“难道是他看出来了?不行..就算是猜出来,我也不能承认..现在已经有人想要置他于死地了,如若在多加一条结交魔教妖人的罪名..哪怕他贵为王侯之尊也是性命难保..”

    面色微红的‘董方白’装出一副诧异的模样,开口问道“陈兄盯着在下看什么?”

    陈天启耸肩一笑间,牵动了背上的伤口。原本准备露出潇洒的笑容,却是另一番嘴脸“没什么..只不过觉得董兄跟我先前遇到的一位姑娘有几分相似罢了。”

    看着陈天启强做笑脸,而牵动背后伤口额头渗出的汗珠,‘董方白’心中一揪。摆出一副不悦的神色“陈兄,在下堂堂七尺男儿。怎可是女子?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陈兄还是老实待着吧,别牵动了背上的伤口..刚才不过是我用内力暂时封住陈兄穴道罢了。并未真正止血..”

    听见‘董方白’语气中流露出关怀之意。陈天启自然拿出当年勾搭风林寺美羽死缠烂打的劲头来,上下扫了眼‘董方白’的身高,笑道“七尺男儿?董兄..以我估计你最多也就六尺而已..这身高可做不了假哟。”

    东方不败一愣,没想到这个时候陈天启这位落魄王侯还有这等心情开玩笑。东方不败见过一副高高在上模样的陈天启,那时他是‘逍遥醉酒楼’的东家。也见识过喝醉后落寞无比胡言乱语的陈天启。那时借酒消愁的他,如同无助的孩童。如今有见识到了苦中作乐的陈天启。这不禁更加让东方不败心中好奇。

    ‘董方白’没好气的说道“就算没有七尺也是男儿,难道陈兄忘了。刚才是谁从数千响马之中将你救出来的?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有这般跟救命恩人说话的么?对了..需要我返回去将你的手下救出来吗?”

    陈天启沉吟半晌,开口说道“白露她们追随我多年,对我忠心耿耿。以她们的武艺,没了我这个累赘。绝对能够逃得出来。而且今日启程时,我家里的老管家也派人前来接应。希望白露她们能够平安脱险。如果她们有何三长两短,哪怕掘地三尺。我也要将那群响马找出来千刀万剐!”

    ‘董方白’点了点头,安慰道“陈兄那二十四名手下,皆是身具二流武者修为。数千响马虽然人多势众。但你那二十四名手下如果一心想逃。绝对能够逃出来..”

    就在陈天启、‘董方白’二人说话时,那名郎中。拿着针线、油灯、纱布、烈酒等东西回到了陈天启跟前。

    看着那名郎中,先将一根弯曲得如同鱼钩一般的银针,放在油灯上烧了烧。随后又将浸泡在烈酒中的棉线取出时,陈天启心中暗道“没想到这方诸天世界里头的郎中,还懂得消毒,这样至少不用担心会得破伤风了..”

    将一切弄妥当后,老郎中朝着陈天启嘱咐道“这位公子,缝合伤口之时。将会疼痛难忍。但公子切莫乱动。要不然伤口缝合不好。将无法愈合..轻则落下病根,重则危及性命..”

    “没关系..直接来吧,些许疼痛算不了什么。”陈天启硬气道。

    可是当那老郎中手中鱼钩般弯曲的银针,刺入翻开的皮肉时。刚才还一副英雄硬汉模样的陈天启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自从获得神秘无比的‘诸天掠夺系统’,成为‘掠夺者’后。在《史上最强弟子兼一》诸天世界当中,梁山泊一众达人的训练方式虽然堪称恐怖。但陈天启受过最重的伤势,不过是肋骨骨折罢了。那时疼的陈天启足足躺了一个星期。不过也正好让陈天启获得了风林寺美羽细致入微的照顾。

    来到这方危险程度,比那《史上最强弟子兼一》诸天世界高了三倍的《笑傲江湖》诸天世界中后。使用了‘身份带入卡’的陈天启,更是贵为‘安顺侯’。这些年来,除了修炼《紫霞神功》冲破体内经脉时,感觉疼痛难耐以外,何时受过如此严重的伤势。

    看到陈天启疼得冷汗直流,龇牙咧嘴的模样。东方不败不由得朝着那名手拿针线的郎中喝道“下手不会轻一点啊?没看见他疼成这样了吗?”

    “这位公子勿怪,刚才老朽已经说过了,没有‘麻沸散’的情况下,用针线缝合伤口本就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老郎中辩解道。

    对于老郎中的辩解,听在东方不败耳中时,完全成了废话。毕竟日月神教总坛之中。可是有着平一指这位神医在。他那精湛无比的医术。别说是寻常刀剑之伤。就算是更加离奇的疑难杂症,沉重内伤也都能医治。开膛破肚都不在话下。

    ‘董方白’冷声喝道“什么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明明就是你学艺不精。医道晋至巅峰之人,别说用针线缝合伤口,哪怕是开膛破肚,换眼换心!也不会让病患感觉任何痛苦!”

    老郎中尴尬一笑“公子说的那医术巅峰之人,恐怕古往今来唯有华佗华神医一人而..小老儿可没有那种本事。”

    强忍着一阵阵银针刺穿那翻开的皮肉,随后生拉硬拽,将伤口挤压在一块时的痛楚,陈天启苦笑道“没关系..董兄,能找到这位郎中帮我医治已经不错了。不如董兄给我唱个曲,分散一下我的注意力?”

    ‘董方白’瞥了一眼苦中作乐的陈天启,恶狠狠的说道“陈兄,我董方白可是男儿。唱曲这些东西在下可不曾学过。如果陈兄想听曲,不如我给你找两个歌姬来?”

    “哈哈哈哈..是我不是,不过就不劳烦董兄破费了,再说现在时间尚早。那些青楼恐怕还未开门..”陈天启龇牙咧嘴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