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105章、董方白
    身具先天境界的修为,放眼整个江湖。能有实力跟东方不败一较高下之人。唯有那隐居华山思过崖上的风清扬一人而已。

    虽说风清扬踏入先天境界定然要早过东方不败多年。但此时的风清扬已经年过百岁。跟不到三十岁便成就先天境界的东方不败相比起来。在潜能方面,东方不败自然要略胜一筹。

    仗着那先天境界高深无比的轻功,宛如凌空漫步一般。换上男装英气十足的东方不败,就这么一手搀扶着陈天启。凌空横渡而去。

    看了眼身中三刀,伤口皆是深可见骨的陈天启已经由于失血过多‘昏死’过去时,心急如焚的东方不败连忙伸指朝着陈天启身上几大要穴点去。

    正在‘装死’的陈天启,立马感觉到一股刚猛凌厉的真气窜入体内。封住身上要穴。一时间,背上、腿上那几处深可见骨的伤口,竟然开始不再出血。

    好歹陈天启也是将《紫霞神功》练到第二重的一流中期武者。也不由得佩服起东方不败那精妙的点穴手法来。

    ‘装死’当中的陈天启暗道“好精妙的手法。这葵花真气也果然霸道非凡。竟然瞬间就能将我周身要穴封死。来阻止伤口流血..”

    身处‘掠夺者钱包’特殊空间内的风林寺美羽担忧道“天启君..你没事吧..”

    栉滩美云白了一眼,打趣道“有东方不败在,咱们的小主人怎么会有事呢?东方不败好歹也是这方诸天世界当中,仅有的两名先天武者之一。成就先天境界之后,对于人体的构造了解得更加细微。当然有本事啦..不过小主人,您这次可真够拼的呀..啧啧啧..身中三刀。刀刀深可见骨..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小主人您事先从‘功勋值兑换’中买了那个价值800功勋点的‘伪装者面具’。恐怕刚才东方不败给你点穴止血时,您就露馅咯..”

    一旁的风林寺美羽也说道“是啊..要不是天启君你带着‘伪装者面具’。刚才就功亏一篑了..”

    身为‘掠夺者’的陈天启自信一笑“‘诸天掠夺系统’出品,必属精品。要不然‘诸天掠夺系统’能让老子穿梭万千诸天世界么?这800功勋值果然物超所值。并且还能带回现实世界..安心啦。根据‘伪装者面具’的介绍,除非修为高过我三个等级之人。要不然根本无法看出我的真正实力。老子现在好歹也是一流武者,东方不败虽然是先天武者。但也只是比我高一个等级罢了..”

    正当从天而降的东方不败就这般轻而易举的将陈天启救走后。白露、谷雨诸人不由得长出一口气。

    眼见正主被一名武功高强得超乎想象的男子救走。那些早已杀红了眼的响马们,便如同潮水一般,朝着那辆奢华的马车冲去。

    就在这时,远处埋伏的天速星。率领着麾下一百零八名精锐及时赶到。

    骑着黑色骏马的天速星麾下,无一不是一袭黑色劲装蒙面。手中端着能够连续发射的手弩。

    几轮齐射之后,硬生生的从那密密麻麻的响马人群中,杀开一个豁口。冲到白露诸人跟前。

    “白露姐!你没事吧..快上马!”天速星说着,便一把将手臂挨了一刀的白露拽上自己的马匹。

    有了天速星的及时驰援,白露、谷雨等二十四人,虽然为了配合陈天启演好这出‘九龙夜光杯’的戏码,而挨了几刀。但并无性命之忧。

    在天速星麾下一百零八名身具三流武者修为的精锐,一番手弩连射开路下。那形同潮水一般的响马,顿时被打懵了。

    毕竟三十六天罡白狐以及七十二地煞血狼麾下精锐,所用的箭矢。可都是淬了见血封喉的剧毒。哪怕不是射中要害,只要擦破一点皮。就算是三流武者在没有特制解药的情况下,也活不过一时三刻。更何况这些刀头舔血的响马。除了那少数几个首领外。其余人不过是精通一星半点武艺罢了。通常打家劫舍无外乎靠着的便是那股要钱不要命的恨劲。

    可天速星麾下那一百零八名精锐。可以说每一个都是杀人如麻之辈。更何况一百零八人令行禁止天衣无缝的配合。比起精锐禁军来说,更甚三分。

    手弩连连扣动扳机,锋利的狼牙箭矢如同飞蝗般射出。击杀了四五百名响马后,天速星麾下精锐这才护住负伤的白露、谷雨诸人策马离去。

    被打懵了的响马头子们,直到全是黑衣蒙面的天速星诸人策马离去时,还以为自己遇上了军中精锐。

    毕竟从天速星率队救援,以一阵阵箭雨碾压式的杀开一个豁口,直到将白露诸人救走。前后不过一盏茶时间罢了。绝对称得上来去如风。倘若是在平原之上,天速星有信心,利用麾下精锐采取蒙古铁骑放风筝虐杀敌军的战术,完全将这两千余名响马吊打。

    待到那来去如风的黑衣马队离去后,那些个躲过了箭雨幸存下来的响马们,便一股脑儿朝着那辆奢华马车冲去。

    与此同时,将葵花真气运转到极致。带着陈天启奋力狂奔的东方不败。带着那‘昏死’过去的陈天启,来到了安康城内一家医馆中。

    这时,一路装死的陈天启这才微微睁开双眸,有气无力的问道“这..这是在哪里?你..你是谁?”

    看到陈天启苏醒过来,一路上面沉似水的东方不败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喜悦。看着陈天启那失血后苍白面孔,东方不败轻声说道“这里是安康城内的医馆,在下..东..董方白!”

    费力的抬头看了眼四周,一副身受重伤模样的陈天启苦笑道“医馆么?多谢董公子救命之恩..在下陈天启没齿难忘..”

    自称‘董方白’的东方不败点了点头,转头看到医馆内的郎中,竟然迟迟没有过来时。不由得低声喝道“还不过来救人!倘若这位公子有个三长两短。你这医馆也别开了!”

    行医多年的郎中,一眼便认出一袭锦衣气度不凡的陈天启,身上伤口皆是刀伤。而从那位自称董方白的公子举止气度上,更是流露出江湖中人的本色。

    那郎中只能将正在问诊的病人交托给自己的徒儿,连忙命人取来药箱。上前先替陈天启诊治起来。

    挨了三刀的陈天启,背后上有两道深可见骨,长约一尺的伤口。外翻的血肉狰狞无比。但奇怪的是,这伤口明显就是不久前刚刚造成的。但却没有持续出血。

    这颇有见识的郎中心中更加肯定,定然是那位自称董方白的公子,以高明的点穴手法。封住要穴替其止血了。

    “伤口太深了..寻常金疮药难以奏效。只有用针线将伤口缝合才可..”老郎中小心翼翼的说道。

    东方不败瞪了一眼,“那还不快点施针诊治?”

    老郎中犹豫了会,尴尬的说道“这位公子..针线缝合伤口之术,老朽到是懂的。不过缝合之时,疼痛常人难忍..老朽这家医馆店中可没有那‘麻沸散’啊..”

    刚才对陈天启还和颜悦色的东方不败不由暗怒,冷声喝道“没有不会去找吗?你可是郎中,要是医不好这位公子。我唯你试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