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98章、好奇害死猫
    当青城派正为了新五岳剑派一员后,令狐冲、陆猴儿二人自然不能像原本世界轨迹那般,将对方得罪后还故意报出名号。所以令狐冲、陆猴儿二人想着,暗中出手拖住候人英四人,好趁机将那个名叫东方不败的弱女子救走便罢。

    可谁曾想,当令狐冲、陆猴儿二人赶到时,却看到的是候人英、洪人雄、于人豪、罗人杰四人的尸体。

    倒在血泊之中的候人英、洪人雄四个,每人脖颈处都被一支利箭贯穿。眼看早已没了气息。而一旁的那个名叫东方不败的‘似水年华’花魁则愣愣的站在一旁。手中还握着一叠银票。看样子似乎被眼前的杀戮吓呆了一般。

    “大..大师兄,咱们赶紧走吧..现在‘青城四秀’全都被人杀了..要是怪在咱们头上可就糟了..”陆猴儿结结巴巴的说道。

    一脸凝重的令狐冲,却突然走到东方不败身前,轻声说道“这位姑娘,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曾看清是谁杀害了那青城派的四名弟子..”

    被陈天启强插一脚,破坏了原本属于令狐冲‘英雄救美’的戏码后。东方不败自然对仅有三流武者修为的令狐冲提不起多少兴趣。被打断思绪的东方不败回眸扫了眼令狐冲、陆猴儿二人,当看到其二人手中宝剑上刻有的‘华山派’三个字时,以及令狐冲那近乎审问的语气,顿时让高傲的东方不败心生厌恶。

    原因无他,既然中原武林正派。整日都宣传日月神教为魔教。如何杀人如麻如何作恶多端。那么身为日月神教教主的东方不败自然也将那些自喻正义的名门正派看作是道貌岸然之辈。

    在东方不败想来,青城派这个新近五岳剑派之一,其门中弟子都能干得出这等类似强抢民女的勾当。这华山派弟子又能好得到哪去?

    “怎么?这位少侠也是跟那四个人一样,准备强行让小女子陪您喝酒么?”答非所问的东方不败冷声说道。

    令狐冲一愣,连忙摆手说道“姑娘莫要误会,在下华山派令狐冲..那四位..四位也是我五岳剑派同门..因此..”

    “人不是我杀的..谁知道你们这些名门正派背地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被仇家寻上门来..如果令狐少侠想要抓小女子回去充当替罪羊或者拷问出是谁杀了那四位青城派的少侠悉听尊便..”东方不败冷笑道。说话间,宽大袍袖下一枚纤细的银针,已经被东方不败扣在指尖。倘若令狐冲胆敢阻挠自己离去,东方不败不介意将眼前这两名华山派弟子诛杀。

    毕竟没有了令狐冲挺身而出‘英雄救美’的戏码后,东方不败焉能会对其另眼相看?更何况,如今突然冒出了一个记忆中出现多年的陈天启这位好似谜团一般的贵公子。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东方不败甚至想要命令日月神教十万教众来探查陈天启的身份。

    令狐冲一愣,看出眼前女子必然是刚才被那‘青城四秀’冒犯后,对五岳剑派的弟子都有了戒备之心。当下无奈的叹了口气,拱手道“姑娘莫怪..在下并无此意。我华山派想来锄强扶弱秉承公义..五岳剑派当中虽然有些不法之徒,但毕竟是少数..此地发生人命。姑娘还是快些离去吧..”

    东方不败冷哼一声,便转身离开。当东方不败跟令狐冲擦肩而过时。不知为何,令狐冲心中突然有种莫名的失落感。好似生命之中最重要的某样东西被别人夺去一般。

    与此同时,坐在那辆奢华马车内的陈天启嘴角却勾勒起得意的笑容。因为此时此刻,‘诸天掠夺系统’那冰冷的奖励提示音,再次出现在陈天启脑海中。

    “叮..恭喜1级‘掠夺者’陈天启,破坏本诸天世界主角令狐冲同东方不败的邂逅..获得3000气运值..”

    奢华马车中的陈天启攥紧拳头,心中暗爽道“干!老子当年不远千里跑去大理跟东方白见一面..这颗种子终于生根发芽了..没想到光是破坏令狐冲跟东方不败的邂逅,就能弄到3000气运值..啧啧啧..弄得老子都有点忍不住现在就像将令狐冲干掉了..”

    对于陈天启真能成功的在令狐冲与东方不败初次邂逅上,强插一脚。‘掠夺者钱包’特殊空间内的风林寺美羽如释重负的长出一口气“呼..总算成功了,刚才天启君你跟东方不败喝酒时,我真担心东方不败不按常理出牌突然对你出手..”

    一旁的栉滩美云则了然一笑,“傻丫头..每一方诸天世界都是真实存在的不是么?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刚才小主人装的这个13很到位,足以挑起东方不败的好奇心..当然,这也得益于咱们这些年来的铺垫。要不然想要破坏令狐冲这位诸天世界主角跟东方不败之间的邂逅可不容易呢..小主人..接下来你就继续装13吧..记住,装得忧郁一点可怜一点..最好能引起东方不败的母爱泛滥..”

    陈天启白了一眼毒舌性子不改的栉滩美云,吐槽道“老子是泡妞不是找妈好不?还母爱泛滥..老子可不缺乏母爱..”

    “呸!鄙视你..如果小主人你不缺乏母爱的话,为什么对老娘这对大宝贝如此着迷?美羽也被你调教成这般宏伟!睁眼说瞎骗鬼呢?”栉滩美云鄙夷道。

    陈天启嘴角抽了抽,竟然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而看到陈天启吃瘪,风林寺美羽脸上笑意更甚。

    没过多时,陈天启所乘坐的那辆奢华马车,便在白露、谷雨四人的一路护卫下,驶入安康城外一个雅致的庄园中。

    与此同时,并不知道自己跟令狐冲的初次邂逅,被陈天启破坏的东方不败。竟然也没有如同原本世界轨迹一般,返回日月神教在安康城中的据点。而是运起轻功,鬼使神差的尾随而至。

    毕竟身为这方诸天世界当中,除了风清扬这个老怪物以外的第二名先天武者。以东方不败的轻功,想要追上陈天启一行。简直易如反掌。

    看到陈天启身旁的侍卫,都不过是二流武者修为罢了。东方不败也仅是隐藏了一下自己的气息,脚尖清点虚空横渡。稳稳的落在了庄园中的一颗大树树梢上。

    好歹陈天启也是一流武者,并且东方不败仅是隐藏了一下自己的气息。白露、谷雨等二十四侍卫或许感觉不到。但身为一流武者的陈天启,却察觉到了端倪。眼神中阴谋得逞的笑意一闪而逝。连忙朝着白露、谷雨二人使了个眼色。便拎起一坛子‘逍遥醉’朝着庭院中走去。

    对着月色,陈天启仰头朝嘴里灌了口醇香的烈酒。

    一旁的谷雨、白露二人顿时露出一副担忧的神色。谷雨踌躇一番,便开口劝道“侯爷..酒多伤身..您..您别喝了..”

    “是啊侯爷..今日王管家来信崔您快点回去了..毕竟咱们出来也有些时日了。要是让布政使傅明察觉..到时候说不准就会上奏天子弹劾您了..而且侯爷您的婚期..”白露也跟着低声劝道。

    装出颓废模样的陈天启苦笑道“弹劾?那就让他上奏弹劾本候好了..私离封地,本就是死罪..死了也好,总比活着跟坐牢一般强!”

    白露、谷雨二人连忙装出一副惊恐的模样,赶紧单膝下跪。

    “侯爷您本是先皇血脉,天潢贵胄..何须轻言生死..”

    “是啊侯爷..忍一时风平浪静,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侯爷您这般消沉,岂不是让九泉之下的老夫人寒心?如若被那傅明抓住机会上奏折参您一本..不正是合了那些卑鄙小人之意?”

    看着一副忠心为主模样的白露、谷雨二人,陈天启心中暗赞。不过一想到东方不败就在不远处观察着。陈天启自然要将这出戏演完。

    拎起酒坛,一股脑儿全部灌入口中的陈天启突然放声长笑“天潢贵胄?哈哈哈..天潢贵胄..本候随母姓..本候姓陈!不姓朱!!为什么本候都随母姓了,他们还不放过我!!告诉我为什么?婚期?哈哈哈哈..让本候去娶一个知府家的庶女,而且还是个瘸子?这等侮辱,你们让本候如何忍!!”

    “侯爷三思..”

    “侯爷三思..”

    惊恐不已的白露、谷雨二人苦声劝道。

    “三思?哼..正是本侯思虑得太多,这才然他们觉得本侯软弱可欺..先皇刚走,他们便一个个急不可耐的跳出来。想要向当今天子表明心迹..算了,你们二人退下吧。本侯没事..本侯没事..本侯知道你们所言所说都是为了本侯着想..你们退下吧..让本侯一个人静静..”陈天启苦笑着挥了挥手。

    待到白露、谷雨二人离开后,装出一副失意公侯模样的陈天启,对着寂静的夜空自斟自饮。就差没有吟诗一首了。

    装出借酒消愁模样的陈天启心中暗道“靠..老子该演的也演得差不多了,东方不败这个家伙既不现身也不离开?到底几个意思..”

    殊不知,此时此刻隐藏在树梢上的东方不败正神情复杂的注视着陈天启。当年那场家破人亡的惨剧下。失去双亲又弄丢幼妹的东方不败无比自责。那一天的记忆,如同无法忘怀的梦魇。午夜梦回之时。幼妹的哭声、周围人群的惨叫、那些响马癫狂的笑声。时常能令东方不败从梦中惊醒。哪怕当年那二十余股响马早已被东方不败斩杀殆尽。可依旧无法摆脱这无休无止的噩梦。

    随之而来的,便是陈天启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逍遥醉酒楼’东家的身影。也时常出现在自己记忆当中。

    “原来真如他所说,这世间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牢笼..当年你赠我一坛酒,这份恩情我记下了..”说着,身轻如燕的东方不败脚尖一点,整个人消失在夜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