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96章、装深沉
    不论是随时任君采折的二十四侍卫,还是亲手调教出来的那各具风情的三十六天罡白狐。来到这方诸天世界后,身为‘安顺候’的陈天启从来不缺女人。

    更何况在‘掠夺者钱包’特殊空间内,还有身材火辣到爆。好似永远都喂不饱的栉滩美云,以及两小无猜的风林寺美羽二人在。陈天启见到美艳脱俗,眼神中略带邪气的东方不败时,自然不会流露出一副猪哥模样。

    在举手投足间流露出贵气逼人的陈天启,随着‘似水年华’中最出名的花魁东方不败走上楼梯时。

    自然引来了无数人羡慕的目光。当然,在一众羡慕的目光中,也有候人英、洪人雄、于人豪、罗人杰这四位青城派余沧海坐下四大弟子‘英雄豪杰,青城四秀’那嫉妒、怨恨的目光。

    原因无他,这些年来。随着青城派代替恒山派成为新五岳剑派之一后。青城派的地位在武林之中更是水涨船高。而作为青城派掌门余沧海坐下四大弟子。这些年来奉命下山历练。四处惩奸除恶可是创下了不小名声。如今江湖中谁人不知‘英雄豪杰,青城四秀’的‘威名’?

    奉命一路北上来到了这安康城后。不少武林中二流门派、三流武林世家的子弟。纷纷巴结过来。

    这种众星捧月高人一等的感觉,不正是血气方刚一腔热血的‘青城四秀’们,向往的江湖生涯么?

    俊朗不俗的样貌,加上青城派那名门正派的背景。再此风尘青楼中,哪个女子不是趋之若鹜?可是今晚,这家‘似水年华’中。那个敢自称‘东方不败’的花魁,竟然对自己等人不屑一顾。反而看上了那名一袭奢华锦衣的男子。这令候人英、洪人雄、于人豪、罗人杰等‘青城四秀’情何以堪?

    更何况,刚才在那些二流武林门派、三流武林世家子弟的吹捧中。候人英四人可是早就认为,即将出场的‘东方不败’绝对会看上自己。谁曾想竟然让一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公子捷足先登。

    顿时间,感觉脸面大失的罗人杰顿时一掌拍在桌面上唤来老鸨。

    不提那浓妆艳抹却身具二流武者修为的老鸨如何安抚候人英这一桌江湖少侠。此时的陈天启已经随着东方不败走入‘天’字号厢房中。

    古画屏风别致,红色沙曼中香烟袅袅。房中一切摆设无一不是价值不菲。缓步走入这‘天’字号厢房内的陈天启心中暗道“看来独霸苗疆后,日月神教在东方不败的带领下。获得了不少财富呢..这摆设都快赶上老子的‘安顺候’府了..”

    心情复杂的东方不败,回眸瞟了眼四处打量着的陈天启。轻声笑道“公子请坐..”

    陈天启点头一笑,随手拉了一张凳子便在桌前坐下。

    为了弄清当年到底是哪一方势力,竟然敢借助日月神教的名头。将恒山派灭门除派。随后又不留半分痕迹。东方不败便率领一众心腹来到了当年恒山派定闲、定静、定逸三人死前所在的安康城内。为了便于调查跟收集情报。心血来潮的东方不败便让手下开了这家名曰‘似水年华’的青楼。

    仗着日月神教独霸苗疆的财力,以及随同前来的一群心腹不俗的武功。短短时间内便在这安康城内站稳脚跟。

    像这般闲来无事找一些看得顺眼的公子哥或者富商大豪、江湖侠客来到厢房内打探消息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出现过。但每次这些个自喻风流的富家公子、江湖侠客。一到房中后,哪一个不是猴急的想要把自己往床上撵?可这些人的结果。无一不是命丧黄泉。

    可是今日眼前这位‘逍遥醉酒楼’的东家,却平平常常的坐在桌前。对房中摆设也不过是好奇的打量几眼。这不仅让心情复杂的东方不败内心踌躇。

    待到陈天启坐下,东方不败想了想开口笑道“不知公子贵姓?”

    “免贵,姓陈..”

    “哦..原来是陈公子..看陈公子贵气逼人,相比陈公子应该身份非凡吧..陈公子是想听曲还是想让奴家陪您喝一杯?又或者是想要品评香茗?”

    “喝酒吧..来到这种地方不就是喝酒的么?”

    “呵呵呵..酒是色之媒,难道陈公子想把奴家灌醉?”

    说话间,东方不败那深邃的双眸,眼波流转。白皙的锁骨下,双峰半露。恐怕世间男子都抵挡不了这种诱惑。可是陈天启知道,成就先天武者的东方不败。可以说是这方诸天世界当中,跟那隐居华山不问世事的风清扬一般的绝对强者。虽说陈天启已经是一流武者,但真动起手来。陈天启自问绝对不是东方不败的对手。心中暗道“小样..竟敢诱惑老子?哼..等你戴上‘从者之戒’后,看我怎么调教你..”

    想罢,陈天启装出一副无奈的笑容,“姑娘混迹风尘,想必酒量自然胜我..今晚我只想找个人陪我喝酒..”

    东方不败一愣,忍不住端详起眼前这位时常出现在自己记忆里的男子。‘逍遥醉酒楼’东家这个身份,想必非富即贵。当年一别,以为原本没有机会再次遇见。可谁知今日竟然再次遇见了。可今时今日的东方不败早已不是当年的当初的东方白。而是魔道魁首,麾下坐拥十万教众,独霸苗疆能凭一己之力跟整个中原武林正道抗衡的日月神教教主。

    但从对方的表现来看,似乎根本认不出自己。东方不败淡淡一笑“既然陈公子想喝酒,奴家舍命奉陪便是..不知公子想喝那一种酒?”

    “逍遥醉吧..我喜欢这个名字..特等逍遥醉,不知道你们这里有么?”陈天启轻声问道。

    “陈公子稍等片刻..”说罢,东方不败拍了拍手。守在门外的侍女便走了进来。待听到东方不败吩咐后。没过多时便端着一坛十斤装的特等逍遥醉走了进来。

    揭开酒坛泥封,亲自给陈天启斟满一杯酒后。东方不败鬼使神差的问道“陈公子既然喜欢喝这逍遥醉,可知这‘逍遥醉’的酒坛为何要用竹条编成的竹篓来绑着?”

    举杯一饮而尽的陈天启呼出一口酒气,轻声笑道“因为竹条比麻绳结实..”

    当陈天启说出这个答案时,东方不败眼中笑意更甚。似乎想要更加了解眼前这个时常出现在自己记忆中的男人,东方不败一边替陈天启斟着酒一边问道“还真是呢..竹条确实比麻绳结实..听陈公子口音,似乎不是本地人士。来此安康城不知公子是经商还是访友?”

    “算是经商吧..顺便出来透透气..”陈天启说话间,再次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公子器宇轩昂,想必身份不凡。听公子语气似乎有心事?嘻嘻..难道是家有悍妻,吓得公子不敢归家?”东方不败打趣道。

    连续灌了几杯酒的陈天启,装出一副醉眼迷蒙的模样,无奈的说道“悍妻么?谁知道呢..不过‘家’么?一个牢笼罢了..出来透透气..话说回来,对于我来说。这大明皇朝两京十三省何处不是牢笼呢?只不过是从一个牢笼去到另一个牢笼里罢了..”

    在这种奇妙的氛围下,陈天启、东方不败二人就好似久别重逢的朋友一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两坛特等‘逍遥醉’没过多时便被二人喝光。

    就在这时,楼下的侯人英、洪人雄、于人豪、罗人杰四个闹得越发不可开交。那身具二流武者修为的老鸨儿,倘若不是有这么多客人在场。定然出手将眼前这四个不知死活的‘青城四秀’击杀。

    而随着楼下的吵闹声传来,正给陈天启斟酒的东方不败面色一凌。正想找个借口下去看看时,却听见陈天启说道“不喝了..酒入愁肠愁更愁..就算醉了,明天还是要面对这一切..依旧改变不了什么..”

    说着,陈天启便站起身来。随手从怀中掏出一匝银票,看也不看便扔在桌上。便在东方不败错愕的目光中走下楼去。

    看着桌上那叠银票,东方不败失神的呢喃自语道“酒入愁肠愁更愁..世间就是一个牢笼么?陈公子..你还真是个特别的人呢..”

    当东方不败走到楼梯时,便看到陈天启出了‘似水年华’的大门,并且登上了一驾奢华的马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