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95章、是他?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得了陈天启的打赏后。那浓妆艳抹的老鸨儿,殷勤的将陈天启安排在最靠近中央的位置。末了还找来三名姿色不俗的女子,陪在陈天启左右。

    花丛老手的陈天启,自然不会有半分拘谨,享受着身旁三名‘似水年华’中普通花魁的服侍。

    在以实力为尊的江湖中,如今先天武者已成传说。一流武者自然是被世人认为最强的存在。

    身为一流武者,除了能将体内真气外放,形成护体罡气、剑芒、刀罡以外。一流武者不论是听力、感知力、视力都超乎常人。可以说方圆百米内风吹草动,皆逃不过一流武者的感知。正因如此,想要暗杀、伏击某位一流武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三名姿色不俗的花魁服侍下,悠闲喝着酒的陈天启。自身周围方圆百米内所有情况,自然了然于胸。

    陈天启瞥了一眼三点钟方向,二十米外那一桌坐有十二名看似器宇轩昂的少年侠客。他们相互攀谈间,流露出‘青城派’、‘新五岳剑派’等字眼。让陈天启确定,那一桌当中的四名衣着打扮差不多的少年侠客,就是当今中原武林中,风头正盛的‘青城四秀’。同桌上的其他青年,也都是出自一些二流武林门派或者武林世家。除了这一桌以外,其余还有八桌客人。也都是一副武林人士的打扮。

    不过在陈天启眼中,这些所谓的武林人士里头。修为最高也不过是身具三流武者修为的‘青城四秀’罢了,其余人甚至连十二正经都未曾全部贯通。

    没过多时,两名样貌俊朗的少年。在那老鸨儿的殷勤带领下走来的少年。则引起了陈天启的注意。原因无他,这两名俊朗的少年手中佩剑上,清晰可见‘华山派’三个字眼。陈天启心中暗道“令狐冲?青城四秀?今晚要上演的戏码看来是英雄救美么?希望这么多年过去,东方不败还记得我..”

    就在这时,那浓妆艳抹的老鸨好似主持人一般,站在了舞台上。一番激情的演讲后。悠扬的琴声突然变得高亢。穿着一袭奢华长裙,香肩半露的东方不败,宛如轻盈的雨燕般,一手拽着红色秀带从天而降。轻盈的身姿,踩着悬挂在半空中的几条红色彩带开始翩翩起舞。这等惊艳绝伦的舞技,岂能是那些秦淮河畔的头牌花魁可比的?

    但这一幕落在陈天启眼中,却是另一番神采,陈天启心中暗道“这就是先天武者么?好高深的轻功..想来就算达不到达摩老祖的一苇渡江般神奇,也相距不远了..”

    在陈天启的细微观察中,那面容冷艳非凡的东方不败,看似踩着悬挂在半空中的彩带借力。实际上那些被她踩过的彩带竟然丝毫未动。由此可见,已经《葵花宝典》修炼至大成境界后,东方不败的轻功是何等高明。这一点,别说陈天启。就算是身具一流中期修为的栉滩美云这位栉滩流柔术达人都做不到。

    半空中翩翩起舞东方不败,那深邃的双眸扫过场中众人时,原本想要搜寻一名江湖认识。弄清楚他们如何谋划对付自己时。不经意间却看到了那目光清澈的陈天启。

    一时间,东方不败为之一怔。当年为了复仇而跟随独孤傲上了黑木崖。当年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东方白再其心中,随着那四座坟墓也已经埋葬了过去。换上了一身男装后。东方白变成了东方不败。近乎疯狂的修炼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大仇得报。

    但每当午夜梦回时,被尘封的记忆如同梦魇般反复出现在脑海中。幼妹离别时的哭喊声,难以言喻的后悔自责。等等一切如同一个无法抹去的诅咒,刺痛着东方不败的心神。

    第二天醒来,为了忘记这一切。东方不败只能用近乎疯狂的修炼来麻木自己。而陈天启这位‘逍遥醉酒楼’的东家,那和善的笑容,自然也曾多次出现在东方不败的记忆之中。

    而大仇得报后,又费尽心机扳倒任我行。登上日月神教教主宝座。不过是东方不败为了麻木自己,而找的另一种手段。

    此时,再次见到陈天启时。这一刻似乎有勾起了东方不败内心深处最不愿面对的记忆。那个充满叫惨叫声,弥漫着血腥味的午后。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幼妹祈求不要抛下她的哭声。顿时让东方不败原本平静的心,再起波澜。

    一时间,鬼使神差的东方不败。手中握住的丝带松开。整个人宛如轻盈的柳叶般。稳稳的落在了陈天启那一桌跟前。

    深邃的双眸打量着一袭白色锦袍的陈天启。与此同时,脸上装出有些错愕表情的陈天启也盯着突然落在眼前的这名美艳的少女。

    东方不败嘴角缓缓勾勒起一丝浅笑。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换上女装恢复女儿身后。东方不败深知,随着《葵花宝典》修炼至圆满境界,时间男人没有几个能够抵挡自己的魅力。就算是年过半百的曲阳这等一流高手。见到自己时都会失神。而来到此‘似水年华’中寻欢作乐的男子。哪一个看到自己的眼神,不是充满赤.裸.裸的色.欲?尤其是那些达官贵人,他们的眼神似乎恨不得将自己占有一般。

    而眼前的这位‘逍遥醉酒楼’的东家。看到自己时,那清澈的双眸虽然也在打量着自己。但却流露出一丝欣赏的意味。这就好比世人对美丽事物的向往。犹如赏花、赏月一般而已。

    当东方不败落在陈天启身前时,那浓妆艳抹的老鸨儿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哎哟喂..这位公子爷,能得到我家花魁东方姑娘的垂青..今晚您就是她的入幕之宾..”

    殊不知,当陈天启的到来。却让某个成为东方不败目标的‘江湖人士’躲过一劫。

    而此时,陈天启心中自然得意非凡。暗道“果然没有白费老子当年不远千里跑去大理一趟..”

    听到陈天启这般自吹自擂的话语,身处‘掠夺者钱包’特殊空间内的栉滩美云、风林寺美羽二人相视一笑。身为女人,自然知道当一个女人对某个男性产生了好奇心之时。距离沦陷也就不远了。但一想到东方不败此时已经是先天武者的修为。毒舌的栉滩美云不禁鄙夷道“我说小主人..待会您可别露出马脚。也不要猴急哟..要是万一让东方不败知道,当年就是您手下的‘白狐苑’将大理城防情报卖给那些响马的话..恐怕咱两加一块都未必是东方不败的对手..”

    “行啦..我有那么傻么?老子待会就安安静静的装一个有故事的男人就好了..”陈天启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