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89章、栽赃嫁祸(3)

第89章、栽赃嫁祸(3)

    在并未刻意掩饰之下,安康城内的‘白狐苑’所在,自然轻而易举的被左冷禅、岳不群诸人打听到。

    翌日,左冷禅、岳不群、天门道人、莫大这四位在中原武林中,名动一方的人物。便登门拜访。

    雅致的庭院中,一袭白色衣裙,脸上带着面纱的天速星。表现出一副坦荡的模样,亲自接待了左冷禅、岳不群诸人。

    四名侍女奉上香茗后,便欠身退下。一脸笑意的天速星虚手一引,轻声问道“今日左盟主以及岳掌门、莫掌门、天门道长亲临。寒舍蓬荜生辉..不知四位掌门想要寻我‘白狐苑’所为何事?”

    ‘白狐苑’、‘血狼会’之流,虽然不像日月神教这般被誉为邪魔外道。但在左冷禅、岳不群这些自持名门正派武林正义的人眼中。不论是‘白狐苑’还是‘血狼会’,都不过是三教九流罢了。当然,不可否认,这些年来。神秘的‘白狐苑’以及‘血狼会’都从未失手过罢了。

    如果将各大名门正派跟日月神教比喻成黑和白的话,那么这‘白狐苑’以及‘血狼会’便是混迹在黑与白之间的中间地带的灰色。

    只见,左冷禅、岳不群、天门道人、莫大四人,谁都没有端起桌上的香茗。

    看到这一幕,天速星不由得心中暗道“不愧是老江湖,警惕性还真高啊..当日干掉恒山派一行,倘若不是主上谋划得天衣无缝。恐怕光是拿下恒山派定静、定闲、定逸三人,至少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这时,左冷禅瞥了眼坐在对面的天速星。虽然对方带着面纱,但是可以看得出,绝对是姿色出众的女子。沉吟半晌,开口说道“江湖传闻‘没有‘白狐苑’弄不到的情报,没有‘血狼会’杀不了的人。’,此次我等前来,想必你‘白狐苑’也心知肚明!开个价吧..是否是魔教对恒山派下的手?”

    白色面纱遮面的天速星耸肩一笑,优雅的端起桌上的香茗,稍微掀起面纱抿了一口。轻声笑道“四位都是武林中成名多年的前辈,怎能不知江湖传闻大多是言过其实罢了。小女子不过一介弱质女流,一群姐妹都是流落风尘的苦命人。有时听得某位江湖豪侠酒后多说了几句江湖秘闻,便拿来糊弄一下寻常人罢了。至于那句‘没有‘白狐苑’弄不到的情报’?一句戏言罢了,当不得真..”

    在江湖之中,像是‘穿山豹’、‘过江龙’、‘开山手’、这个无敌、那个刀王等等江湖名号称出不穷。但以左冷禅这些老江湖来说,那些个名号响亮之人又有几个是有真本事的?

    但‘白狐苑’不同,在江湖中。这‘白狐苑’本就是以贩卖情报起家的。多年来未曾有过偏差。这才使得‘白狐苑’在这以武为尊的江湖中有了一席之地。

    如今眼前这名‘白狐苑’管事,竟然不惜砸了自家招牌也要推脱。其中原由,无疑让左冷禅、岳不群、天门道人、莫大四人皱起眉头来。

    这很明显,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而是‘白狐苑’不想参入五岳剑派跟日月神教的这趟浑水。选择明哲保身。

    往日里以一副谦谦君子示人的岳不群拱了拱手,朗声说道“我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恒山派上下七百余人。虽是女流,但皆是心怀天下忠肝义胆之辈。攻打日月神教,为的乃是天下武林正道兴衰。如今我恒山派的定静、定闲、定逸三位师妹生死不明。还望姑娘行个方便。好让我等找出真凶!好告慰五岳剑派历代先辈。姑娘大恩,岳某人铭记于心!”

    天速星放下手中香茗,装出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最后叹了口气沉声说道“恒山派定静、定闲、定逸三位前辈嫉恶如仇。确实令人钦佩。但我‘白狐苑’不过皆是一群苦命人罢了。不想、也不敢去参与正邪之争。还望岳掌门理解小女子的苦衷。关于恒山派的是否是被日月神教所屠的情报,小女子确实没有能力卖给诸位。但..小女子听闻,恒山派诸位师傅在出了安康城后,沿着官道赶回恒山派山门时,途径距离安康城外五十里的那处小树林后,便再也没有出来..”

    左冷禅、岳不群等四人相视一眼,心中一沉。同时确定了这‘白狐苑’是不愿意开罪那日月神教,所以不敢贩卖关于恒山派的情报罢了。

    岳不群拱了拱手“多谢姑娘如实相告。他日如有所求,只要不违背江湖道义。岳某义不容辞!”

    天速星摆了摆手一笑“岳掌门说错了,小女子不过是道听途说。没有收诸位的钱财,便没有贩卖任何消息给诸位。至于诸位想要知道恒山派诸位师傅是从那里离开的,大可去询问守城门的兵丁..”

    岳不群身为华山派掌门,他的一个人情。寻常江湖中人谁不想要?可是眼前这名蒙着面纱的女子,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不由得令岳不群对‘白狐苑’这个神秘的组织高看几分。并且更加确信,谋害恒山派的幕后黑手,就是日月神教无疑。既然获得想要的情报,这‘白狐苑’又摆出不愿意参与正邪之争。岳不群便轻声笑道“姑娘说的是..今日我等前来不过是品茶罢了..”

    说罢,左冷禅、岳不群、天门道人、莫大四人,便领着门下精锐弟子一同离去。在出城门时,左冷禅诸人花费了点碎银子,便从守城的兵丁口中获得了想要的答案。当下便马不停蹄的朝着城外五十里处的那片树林赶去。

    其实那些守城兵丁,实际上根本就是‘白狐苑’潜伏在官府之中的情报人员。而左冷禅、岳不群诸人,来到安康城后。也是按照江湖中人的习惯,在市井之中打探恒山派的下落。毕竟江湖中人不比寻常百姓。试问哪一位真正的江湖中人,手上没有染过几条人命?这样一来,江湖跟官府之间,自然泾渭分明。所以哪怕左冷禅诸人再安康城内打探多日,一直未果的情况下。都选择从‘白狐苑’这个江湖势力哪里购买消息。而并不会劳烦官府中人。而心思缜密的天速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让自己的栽赃嫁祸计划更加完美无缺。

    多年来,‘血狼会’负责暗杀,‘白狐苑’除了贩卖情报的同时,也会替‘血狼会’毁尸灭迹处理收尾。像是伪造现场这些事情,对于天速星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

    当左冷禅、岳不群诸人来到那处隐约可见打斗痕迹的小树林时,一个个面色阴沉。命令弟子四处寻找一番后。很快的便发现树林中有一处地的泥土明显有被人翻挖过的痕迹。

    “找东西,将这块地挖开!”左冷禅沉声说道。

    随行前来的八十余名嵩山、华山、衡山、泰山派弟子,纷纷找来树枝、石块挖了起来。当挖了有三四尺深后,一股恶臭传来。

    虽然已经猜到,定闲、定静、定逸等恒山派诸人,多半已经遇难。左冷禅、岳不群、天门道人、莫大四人心头一紧。

    紧接着,在那八十余名四派弟子的奋力挖掘下,一具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呈现在眼前。

    虽然腐烂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分辨不出。但身上的衣着,以及那些尸体旁断裂的兵刃,都乃是恒山派所用之物无疑。

    愤怒得双目通红的天门道人,看到一具尸体脖颈上插着一枚细如发丝的钢针时,怒喝道“果然是魔教下的手!这‘黑血神针’乃是魔教独门暗器!这群天杀的魔头!竟然..竟然这般残忍!左师兄!咱们还等什么?如此大仇焉能不报?我等这就各归山门,再次出征魔教黑木崖!这次不把黑木崖夷为平地誓不罢休!!!”

    五岳剑派同气连枝,眼见恒山派一众惨死,莫大这位衡山派掌门自然也是怒火中烧。不过相比起脾气火爆的泰山掌门天门子,莫大显得要冷静得多。手中攥着那把藏有利剑的二胡,冷声说道“魔教妖人,当真歹毒无比!竟然在咱们离开后,对恒山派痛下杀手!定静、定闲、定逸三位师妹的大仇不能不报!可是我等攻打日月神教总坛黑木崖后,各派弟子皆有死伤。”

    作为五岳剑派盟主,左冷禅此时更是面色阴沉。跟少林派同处河南地界内的嵩山派,最为清楚。倘若不是百余年前五岳剑派结盟。嵩山派成为了五岳剑派当中一员。在河南地界内,嵩山派恐怕永远都要矮过少林派一头。

    随着华山派当年那场同室操戈的内乱,嵩山派趁机发展实力。坐上五岳剑派盟主的宝座。这才使得嵩山派跟少林寺能够平起平坐。多年来,正因为五岳剑派结盟。使得原本江湖中,以少林、武当这两大巨头为尊的格局改写。成为了少林、武当、五岳剑派三足鼎立的局面。

    如今号称五岳剑派同气连枝的北岳恒山派,惨遭日月神教灭门。这无疑是对五岳剑派整体实力的打击。倘若处理不当,左冷禅这位五岳剑派盟主,将会失去前段时间。跟日月神教前教主任我行战成‘平手’的威信。

    一心想要振兴华山派,重夺五岳剑派盟主宝座的岳不群,此时心中却暗自盘算了起来。自古以来,打仗哪有不花钱的?上次攻打日月神教总坛黑木崖。光是一众华山弟子沿途开销,以及死伤弟子的安葬、救治。就花费了数千两纹银。

    如今日月神教教主,已经换成了东方不败。虽未曾交过手。但能坐上魔教教主宝座。其实力不言而喻。倘若此时为了替恒山派报仇,再次攻打日月神教总坛黑木崖的话。必然又是一番两败俱伤的结局。而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元气的华山派,自然无法承受这般损失。

    想了想,摆出一副同仇敌忾模样的岳不群开口说道“左师兄,我等应当将魔教罪行公诸于众!”

    莫大、岳不群二人的话语,无疑让左冷禅暗自松了一口气。这时候,如果衡山掌门莫大、华山掌门岳不群,也如脾气暴躁几乎不顾后果的泰山掌门天门道人一般,叫嚣着再次攻打魔教的话,左冷禅这位五岳盟主就下不来台了。

    平心而论,上次五岳剑派联手,五派精锐齐出。都未能攻下日月神教总坛黑木崖。左冷禅深知此时恒山派已经被灭门了。就算嵩山、泰山、华山、衡山四派打着为恒山派复仇的名义,再次攻打日月神教。最终还不是落个两败俱伤的结局?到时候说不准嵩山、泰山、华山、衡山四派,将会沦为二流门派。这一点,莫大、岳不群二人明显要比脾气火爆的天门道人看得更加清楚。

    左冷禅点了点头,叹气道“定闲、定静、定逸三位师妹的大仇不能不报!但此时我等四派,刚刚经历了围攻魔教黑木崖的大战。现将魔教罪行公诸于众!待到我等派中弟子恢复元气。在寻上黑木崖,替恒山派讨回公道。以告慰恒山派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