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79章、初到京城
    周身要害被二十一柄利剑刺穿,未来那个纵横中原武林,令不少武林正道高手都要为之头疼的万里独行采花淫贼田伯光变成了一具尸体。

    诚如陈天启所想一般,当死不瞑目的田伯光栽倒在地时。‘诸天掠夺系统’那冰冷的提示音再次传入脑海中。

    “叮..恭喜1级别‘掠夺者’诛杀青年时期田伯光,掠夺此诸天世界气运3000点。”

    嘴角勾勒起一丝笑意,陈天启心中暗道“3000点气运值?没想到田伯光这个家伙身上的气运值。竟然跟东方倩身上的气运值一样..还真是造化弄人啊..没有了未来的恒山派小师妹依琳。也没有了田伯光..不知道令狐冲还能否被罚上思过崖从而学到五岳剑派那些失传的剑法以及从风清扬手中学来《独孤九剑》呢?”

    就在这时,天闲星捧着三本染有鲜血的秘籍来到陈天启跟前。好似献宝一般说道“主上..没想到田伯光这家伙身上,竟然带着黄沙门的镇派武学..您看..”

    陈天启瞥了一眼,心中暗道“打怪掉装备啊?没想到田伯光这家伙身上,除了有3000点气运值外,还有三本秘籍..”

    想罢,陈天启也不顾及这三本古朴的秘籍上还染有田伯光的血迹。直接翻看了起来。

    作为西域黄沙门陈奇通的嫡传弟子,田伯光身上的这三本秘籍。自然不是大路货色。分别是黄沙门镇派刀法《狂风刀法》、独门轻功《万里独行》,以及黄沙门的独门内功《狂风劲》。

    翻看时,‘诸天掠夺系统’那冰冷的提示音,并未再次出现在脑海中。这时陈天启便知道。手中这三部名为《狂风刀法》、《万里独行》、《狂风劲》的武学秘籍。并未达到《紫霞神功》的级别。因此无法获取气运值。

    不过即便如此,陈天启看得也十分认真。毕竟将来成为中原武林臭名远扬的‘万里独行’采花淫贼的田伯光。可是能够跟华山掌门岳不群这位一流中期武者过招。并且屡次逃脱的人物。就算遇到了一流初期的青城派掌门余沧海。田伯光也可仗着那黄沙门独门轻功《万里独行》,以及刚猛凌厉的《狂风刀法》拼个百十来招。由此可见,这三部秘籍的不凡之处。

    就在陈天启专注的翻看着手中秘籍时。田伯光的尸体,也被天闲星麾下的成员处理掉了。

    半晌后,陈天启对着天闲星缓声说道“这部《狂风刀法》以及《万里独行》可算精妙,但《狂风劲》就比不上《紫霞神功》了..你可抄录一份自行修炼..”

    刚才跟田伯光交手间,对方竟然以高明的轻功。在半空中那种看似无法借力的情况下。再次跃升拔高。天闲星早已对田伯光施展的黄沙门独门轻功《万里独行》眼馋不已。如今陈天启将这三部秘籍让自己抄录一份。天闲星如何不欣喜?

    “谢主上赏赐..主上..那梅花酿还温着呢..不如属下服侍您品评一番如何?”天闲星小声说道。

    这么蹩脚的理由,陈天启如何听不出弦外之音?脸皮早已厚如城墙的陈天启,一脸玩味笑容的走上楼去,至于那三部秘籍这交给了一旁的王福。

    王福则慧心一笑,自顾自的翻看起这三部秘籍来。毕竟,在那部《一阳指》残本的帮助下,卡在二流境界多年的王福。终于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迈入让无数武者梦寐以求的一流初期境界。这个时候多涉猎一些其他门派的镇派绝学。自然不是坏事。这就好像多年后的岳不群。虽然已经是一流中期武者。放在江湖上也是难得一见的高手。但依旧对那《辟邪剑谱》痴心不已。为了能达到一流后期。甚至不惜自宫练剑。

    看着一脸得意笑容的天闲星屁颠屁颠的跟上楼去。白露诸人纷纷投去戏虐的眼神。

    又是一个放荡的夜晚,卖力配合的天闲星变着花样肆意讨好。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完全没有隔绝‘掠夺者’跟‘从者’之间灵魂感应的风林寺美羽、栉滩美云二人,再次看了一场惊艳的现场直播。

    同样晋级一流初期境界的栉滩美云,干脆翘着二郎腿点评起来。

    翌日,陈天启一行再次上路赶往大明皇朝的新皇都北平。至于还在凤阳城的封不平、成不忧、丛不弃三人。陈天启现在暂时还没有聊一聊的打算。原因无他,虽然现在的‘安顺侯’府中,有了王福这位新晋一流初期武者坐镇。‘掠夺者钱包’特殊空间内又有栉滩美云这张外人不知的底牌。但封不平、成不忧、丛不弃三人。毕竟晋升一流初期境界,已经有一段时间。陈天启可不想,在自己还未晋升一流境界之前。跟对方谈什么。毕竟江湖中人,以实力为尊。虽说陈天启那‘安顺侯’的身份,绝对能令封不平三人忌惮。但单凭王福一人,还无法压制封不平三人。

    当然,凤阳城还是要走一遭。毕竟天贵星成功将封不平三人拉拢入‘白狐苑’,焉有不赏之理?

    现实世界之中,过了多年北漂生活的陈天启,对于北平自然不会陌生。诚然,作为茫茫北漂大军中的一员。梦想败给了京城的房价。赤.裸.裸的现实给陈天启好好的上了一课。也是因为如此,无奈的陈天启在父亲病危时回到了家乡琼岛。从而造就了现在的陈天启这位‘诸天掠夺系统’的‘掠夺者’。

    进入河北地界后,一袭朱紫头戴金冠的陈天启不在骑马,反而坐上了马车。马车虽然减慢了速度。但王福这位‘安顺侯’府大管事却露出由衷的笑容。

    自古以来,历代帝王对于藩王诸侯那既防备又监视的态度从未改变过。尤其是到了大清皇朝。所有皇子皇孙贝勒贝子全部居住在紫禁城内。没有封地只有俸禄。这样一来,可以说是绝了某位皇子拥兵自重谋朝串位的可能。

    一个帝王可以允许藩王、诸侯、勋贵在各自的封地内为非作歹。可以容忍他们欺压良民掳劫民女。只要不是弄得天怒人怨或者起兵造反。其他一切可以说都不是问题。

    正因如此,每一个帝王绝对不会愿意看到一个发愤图强将封地治理得井井有条一心尚武的藩王诸侯。反而是那些碌碌无为,日子过得骄奢淫逸的藩王、诸侯,更加令人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