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76章、田伯光
    “凭什么不卖给老子特等‘逍遥醉’!!!凭什么!!!”

    “老子有钱!!!老子有的是钱!!!”

    “凭什么看不起我!!!”

    “如月看不起我!你们这群狗眼看人低的混蛋王八蛋!!也敢看不起老子!!”

    “说好的等老子拿钱赎身!!!竟然嫁给一个糟老头子!!!你们都是骗子!!都是骗子!!!”

    “今天老子要拆了你们这家破酒楼!!!”

    “来啊!!不怕死的就来啊!!!老子今天就要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一名浑身酒气的男子,挥舞着手中单刀。在‘逍遥酒楼’一楼大厅内叫嚣着。

    周围满是破碎的碗碟座椅,十几名‘逍遥酒楼’内的寻常伙计。正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

    能在这‘逍遥酒楼’消费的宾客,虽然都是南京城内有名有姓的富商。可见到眼前这名江湖汉子,拿着刀借着酒劲在‘逍遥酒楼’内闹事。并且将十余名店中伙计打伤。自然知道接下来的必然是刀光剑影。哪里还敢久留?纷纷留下银钱便赶紧离开了。

    自从被陈天启派到这南京城后,天闲星已经两年多未曾见到陈天启。今晚费心费力特地弄了一坛‘梅花酿’,不就是想让陈天启在这留宿么?好事被打搅的天闲星面如寒霜。

    一同走下楼的陈天启也较有兴致的看着那挥舞着钢刀发酒疯的江湖汉子。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样貌还算俊朗。看似喝了不少酒。但手中钢刀一直稳稳攥着。这不禁让陈天启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对着天闲星轻声问道“南京城内什么时候来了一名用刀好手?”

    建立‘白狐苑’的初衷便是为了监视江湖、朝堂,充当自己的耳目。而作为南京‘白狐苑’管事,天闲星自然知道自己的职责。盯着那叫嚣着要拆了‘逍遥酒楼’的男子看了一会,回忆了一下这段时间来南京城内所有江湖情报后,天闲星轻声说道“回禀主上..如果属下没有记错,此人名叫田伯光。师承西域第一刀客西域黄沙万里门门主陈奇通。刀法不错..修为在三流境界。四个月前来到南京城,哪知却看上了飘香楼的花魁如月。仗着万里门的独门轻功‘万里独行’,在城内做了几起案子。盗了不少钱财后,可不到一个月功夫便将盗来的银子全部花在了如月身上..今天好像是江南的一个富商替如月赎了身..想来是因为这般。这胆大包天的田伯光才来我‘逍遥酒楼’放肆..主上难道您想将这田伯光收入麾下?”

    不得不说,如今的‘白狐苑’已如地底的深根一般,遍布大明皇朝两京十三省。江湖中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法逃过‘白狐苑’的耳目。

    听到天闲星如此详尽的将对方师门武功全部说出,尤为要紧的是‘田伯光’这三个字时,陈天启嘴角已经勾勒起一丝冷笑。如今看来,自己这趟南京之行。居然碰到了那仗着卓越的轻功以及刀法,初出茅庐。还未从一介飞贼蜕变成江湖中人人喊打的采花大盗的田伯光。

    “既然改变了东方倩的命运,使得未来的恒山派不再有依琳这个小尼姑都能夺取不少气运值..那么这将来会屡次相助令狐冲的田伯光身上应该也有一定数量的气运值吧?”想罢,陈天启摆手一笑“招揽他?不用了..一个三流武者罢了。先清场吧..我‘逍遥酒楼’的招牌可不是那么好砸的..”

    天闲星闻言,会心一笑。原本以为陈天启看中对方的武艺起了招揽之心。可如今看来,陈天启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逍遥庄’里头的主上。天闲星回头朝着自己的贴身丫鬟吩咐道“小颖..将二楼厢房内的客人全部请走..从后门送出。就说我‘逍遥酒楼’今日招待不周..今日一切费用全免..”

    “属下这就去办..”小颖连忙领命而出。

    没过多时,坐在二楼厢房内的宾客已经全部被请走了。天闲星打了个响指,七八名店中伙计连忙将‘逍遥酒楼’的大门合上。

    借着酒劲,嘴里依旧大言不惭叫嚣着的田伯光丝毫没有理会已经被关上的大门。跟随被誉为西域第一刀客的黄沙门门主陈奇通门下学艺十余载。一身精悍卓绝的《狂风刀法》在西域武林年青一代中难逢敌手。

    原本想来到中原行走江湖,讨教各方用刀高手。可在这秦淮河畔却邂逅了那飘香楼花魁如月。

    此时的田伯光只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少年郎罢了。情动初开的他,还不是后来那个游历花丛,女干淫上百良家妇女,甚至连恒山派这等江湖名门的女弟子也不放过的采花淫贼。

    一见如月那美艳的面容,情动初开的田伯光自然一见倾心一发不可收拾的堕入情网。

    十里秦淮河,六朝金粉地。飘香楼作为秦淮河畔最著名的青楼之一。如月这个头牌花魁的价码可不低。哪怕是想要单独听如月的一曲琵琶。没个两三百两银子可下不来。

    这两三百两纹银花出去,也只是听听曲罢了。周围还有不少丫鬟、老妈子侍奉着。想要一亲芳泽根本不可能。

    更何况,每一家青楼之中。能够称得上头牌花魁的女子。可都是经过悉心调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比起那些官宦人家的闺阁小姐来丝毫不差。最重要的还必须是处子之身。这可是为了等将来拍卖初.夜或者被某个达官贵人看上后,替其赎身时能够卖个好价钱。

    正因如此,田伯光在南京城内。仗着黄沙门独门轻功《万里独行》来去无踪盗取的几千两纹银哪里经得起飘香楼这销金窟的花销?

    不到一个月时间,被如月迷得神魂颠倒。跟对方许下海誓山盟的田伯光。已经将所有银两全部花光。

    但堕入风尘的女子。早已见惯世态炎凉。年轻貌美的如月,虽然对血气方刚样貌俊朗的田伯光颇具好感。但如月也深知,像田伯光这等来自西域的江湖中人。过的都是刀头舔血的日子。并且对方手中银钱的来路,必然不正。如月可不想跟了田伯光后,还要过那种三更穷五更富,颠沛流离的日子。自然选择了那年纪都可以当自己爹的江南富商。虽说跟了对方后,不是做妾,就是被养在外面当外室。可终究衣食无忧不是?作为一个流落风尘的女人,如月做出了自认为正确的选择。

    诚然,如果没有陈天启的出现。如月并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将会使得血气方刚的田伯光,从一介刀法不俗,想要挑战中原武林各路刀法高手,心怀大志的西域刀客。变成了中原武林人人喊杀的采花淫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