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67章、泼皮无赖
    依着栏杆坐在窗边的天贵星,好歹也是修炼了华山派镇派绝学《紫霞神功》第一重。就算没有见识过同为华山九功的《混元功》、《抱元劲》。

    但看到封不平、丛不弃、成不忧三人行走间如同普通人一般的气息。天贵星双眸一缩,心中暗道“返璞归真么?看来这三个老家伙已经超过二流境界了..”

    诚如天贵星所料,封不平、丛不弃、成不忧三人达到了那踏雪无痕不畏寒暑的一流初期境界。

    天贵星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对着身旁侍奉着的心腹婢女吩咐道“小梅..客人既然来了,那么就该让那几个不怕死的泼皮无赖粉墨登场吧..”

    小梅自然也是从‘逍遥庄’出来的成员,听见天贵星发话,便恭敬的应道“属下这就去让那些泼皮们,好好招呼一下咱们的客人..”

    随着小梅拿出一条粉色手绢,走到另外一个雅间的窗边挥了挥。早已守候多时的七八名泼皮无赖便朝着封不平一行走去。

    在这凤阳城内,正统的江湖门派。不过是一个名叫‘凤阳铁剑门’的三流门派,门徒百余人,其影响力出了凤阳一地。估计没啥用。除此之外,还有四家经营数十年镖局。正因如此,潜藏在黑暗中的‘白狐苑’以及‘血狼会’说是一家独大也不为过。而封不平诸人之所以选择在凤阳城附近隐居。也正式因为凤阳一地。武林势力薄弱。这样便可免去不必要的是非。

    这七八名泼皮无赖,甚至连江湖中人都算不上。平日里混迹赌坊烟花柳巷。靠着帮商贾、地主追讨欠债为营生。

    赤.裸.着上身,故意露出那青龙、白虎纹身的七八名泼皮无赖,吊儿郎当走在人群中。

    时不时朝着路过的小娘子吹吹口哨,又或者仗着人多势众。从路边贩卖水果的摊贩扁担里。抢一两个水果。

    摆出一副横行无忌的七八名泼皮无赖,相互间嬉笑打闹。吹嘘昨晚自己在窑子里遇到的那个姐儿是何等娇羞。吹嘘自己昨晚在赌坊里是如何大杀四方。肆无忌惮的粗言秽语,自然让周围的寻常百姓远远避开。

    朝着往常出售皮货商行走去的封不平几人,作为江湖上为数不多的一流武者。自然早已发现了迎面走来的这群泼皮无赖。

    倘若是当年身属‘华山剑宗’行走江湖历练之时,看到这些故意调戏街边良家妇女,欺行霸市的泼皮无赖。出身名门血气方刚的封不平三人,或许上前教训一番。

    但是,随着二十多年前。华山派那场同室操戈中,‘剑宗’败北后。身负师门血海深仇,又经历了多年颠沛流离。封不平、成不忧、丛不弃三人。早已不是当初那血气方刚的愣头青。此时看到迎面走来的那群泼皮无赖。为了不想招惹麻烦,就算是提着一口百十来斤重野猪的成不忧也准备避开。

    可惜,拿了五十两纹银的七八名泼皮无赖。可不会放过封不平一行。就在这七八名无赖跟封不平一行人擦肩而过时,一名啃着苹果的无赖突然脚下一绊。整个人便朝着背着鹿皮的剑锋栽倒。

    虽然跟着封不平习武两年有余,但那少年心性。早已被着热闹的凤阳城吸引得目不暇接,始料未及的剑锋。被这突然朝着自己栽倒的泼皮撞得正着。

    绊倒后,迅速爬起身来的泼皮。恶人先告状厉声吼道“哪里来的土包子,竟敢撞你许三爷?今日不给你点颜色看。你这不长眼的土包子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说着,便抡起手掌。准备朝剑锋脸上抽去。

    剑锋虽然跟随封不平习武两年有余,但毕竟是十一二岁孩童罢了。眼见身前的大汉,突然恶人先告状就要抽自己。也被吓懵了。

    就在那汉子的手掌即将落在剑锋脸颊上时,背对着众人足有四五米,并且单手拎着一口百十来斤重野猪的成不忧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那名自称许三爷泼皮的身旁。两指探出,瞬间扣住了对方那即一巴掌扇在剑锋面颊的手腕上。

    形如铁钳般掐住对方手腕上的两根手指,竟然使得许三爷的巴掌如何也落不下来。

    一身粗布黑衣的成不忧冷声说道“这位兄台,得饶人处且饶人..小孩子不懂事。没必要如此!”

    被眼前这看似平常的汉子,以两根手指便扣住了自己手腕,使得自己无法动弹。并且对方另一只手中还提着一口个头不小的野猪。就算再笨,许三爷也知道自己今天遇见了真正的江湖中人。如果换做平时,习惯了欺软怕硬的许三爷绝对会借坡下驴。

    可是那五十两纹银,已经拿了。‘白狐苑’这三个字代表了什么,许三爷再清楚不过了。作为混迹凤阳城多年的泼皮无赖,许三爷心里清楚。倘若拿了五十两纹银,又办不成事。那么接下来的后果可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

    一咬牙,许三爷拿出平日里欺负、讹诈外乡人的手段来。大声吼道“瞎了你的狗眼!!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叫许三!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许三爷在这凤阳城,跺一跺脚。整个凤阳城也要颤三分!衙门捕头是老子拜把兄弟。衙门老爷是老子七舅老爷!他娘的!哪个王八羔子裤腰带没勒紧,把你露出来了!松开!!!”

    眼见许三爷使出惯用的伎俩,随同前来的那些个泼皮无赖们,自然使出浑身解数配合。

    “呔!哪里来的土包子,竟然敢得罪我们许三爷!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今日撞伤我们许三爷。不留下银钱,摆上十桌和头酒,休想离开!”

    “哼哼!!!小爷我的匕首,可是好几天没喝人血了。信不信小爷我在你们几个身上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扎上几个透明窟窿?”

    “我说..列位!我们许三爷也是这凤阳城有名有姓的人物,你们几位也不妨去打听打听!要不然,你们几个老的老小的小恐怕出不来这凤阳城!”

    有扮红脸恐吓威逼的,也有装出一副和事老模样和稀泥的。这些个泼皮无赖,往日里遇见那些个外乡人时。绝对是一唬一个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