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56章、城门失火
    没有问出那句‘请问姑娘芳名’的俗套对白,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也并未留下。只是像霸道总裁处理了自家店中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后,便转身离去的陈天启相信。东方白绝对会记住自己。

    原因很简单,再过几个时辰。那五六千响马就会攻打王家同时洗劫大理城。一个大理王家虽然号称‘王半城’,但在这个时代中,大理的商人无法同晋商相比,家中存银更是不多。一个王家的富贵,如何够五六千人分?洗劫大理城内的商户,绝对是必然的。

    这一天,绝对是东方白一生中最为记忆犹新的一天。这一天内所发生的事,所遇到的人。绝对会无时无刻出现在她的记忆中。不论是家破人亡的痛楚,还是在兵荒马乱之时,将幼妹弄丢的自责。东方白在未来几年中,一定会时常想起今时今日所发生的事情。

    而一脸温和笑容的陈天启,定然会时不时的出现在对方记忆当中。

    此时,离开了‘逍遥酒楼’后。陈天启一行人便朝着天龙寺旧址赶去。大理段氏皇朝,在宋辽交战之时。靠着险要的地势,坚实的城墙偏安一隅。可惜,最后不论是拥兵百万的大宋,还是那坐拥燕云十六州能征善战的大辽,到了最后却都败在了成吉思汗手中。偏安一隅的大理段氏王朝,那坚实的城墙。最终也无法抵挡忽必烈的元军铁蹄。

    按照元军一贯的作风,抵抗的越凶猛。破城之后,十倍还之。当段誉、一灯等段氏皇族高手故去,兵少将寡常年未有战事的大理皇族,除了一些在旁系子弟在天龙寺内避过一劫外,其余皇族十去其九。

    数百年来,举国信奉佛教的大理段氏皇朝中,天龙寺便拥有特殊地位。这一点单从《天龙八部》诸天世界里头,大理皇帝段正明都要管天龙寺内的枯荣大师称一声师叔便可看得出。

    陈天启一行人沿着小路,快马疾行来到了一片密林中。

    早已守候多时的地煞星、地勇星、地魁星三人见到一袭朱紫的陈天启时,连忙从密林中走出来,单膝跪地异口同声喊道“见过主上..”

    翻身下马的陈天启,看着眼前这三名面容刚毅,身材壮硕的黑衣汉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辛苦你们三个了,地煞..天龙寺内情况怎么样?”

    “回禀主上..根据天巧提供的情报,以及我们核实后,天龙寺内共有僧侣三百七十二人。武僧六十名..武功最高者为天龙寺方丈无相,其修为达到了二流武者..其余人不足畏惧..”地煞星恭敬的应道。

    “仅有一名二流武者么?看来攻入天龙寺应该没有什么难度..”陈天启呢喃自语道。

    毕竟王福本身就是二流武者,并且还是一名卡在二流境界十余年的二流武者。将体内真气贯通三条奇经八脉跟贯通四条相比起来,虽然仅有一线之隔。但却挡住了无数人。想要晋升一流境界,天赋、资源、根骨、乃至功法。可以说缺一不可。这也就是为什么江湖之中,能够称为一流武者之人,仅有那些名门正派之主罢了。而一流武者跟二流武者,除了体内真气强弱的差别外。最明显的划分,便是二流武者无法做到真气外放。

    这次为了趁火打劫天龙寺寻找那有可能存在的《一阳指》心法,陈天启可是下令地煞星、地勇星、地魁星三人,率领各自麾下成员悉数前来。并且还带着火铳、手弩,有这数百把火铳、手弩在,对付一名无法真气外放的二流武者,绝对不是问题。

    当陈天启一行人潜入密林中,等待着城外那群响马攻打大理城时,准备趁机动手的时候。不知灾厄即将降临的东方白拎着那壶十斤‘逍遥醉’朝家走去。

    一路上,少不更事的东方倩还在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姐姐..姐姐..刚才那个大哥哥是什么人啊?”

    “那个大哥哥好厉害啊..他说让那掌柜的从新给咱们打十斤酒..那掌柜的就从新打了..”

    “姐姐..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大哥哥啊..”

    十五六岁豆蔻年华,试问这个时候那个少女不怀春?手中那坛十斤三等‘逍遥醉’可是价值三两纹银。自己的父亲东方豪。虽然贩卖药材,日子过得殷实。但也不舍得一次购买十斤‘逍遥醉’。对方既然是‘逍遥酒楼’的东家,那么其身份必然非富即贵。对方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过问。想来自己在对方眼中,不过是平常女子罢了。一脸无奈的东方白耐心说道“姐姐并不认识那位公子..对了,待会回家别跟爹娘说今天的事情。”

    一脸懵懂的东方倩咬着手指轻声说道“那..姐姐,待会爹爹看到你打回来的是十斤酒..那..”

    “这个好办,待会咱们找个瓶子。装满一斤就成了,剩下的就藏在我房中..明日在拿出来给爹爹..”东方白狡黠的笑道。

    “啊?娘说过骗人不是好孩子..”东方倩纠结道。

    “傻妹妹..你不是一直想要东街的糖人么?明日爹爹再让咱们打酒时,姐姐就用那钱,给你去买糖人好不好?”东方白笑道。

    在糖人的诱惑下,东方倩很快的便将母亲往日的教导抛之脑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临近下午时。三四百名衣着打扮各异,驱赶着牛车、马车挑着担子的精壮汉子,来到了大理城南门。

    这群好似南来北往的行脚商人堵在大理城南门准备入门时,一阵吵杂的声响从长长的队伍中传来。

    “呔!好你个黑脸汉子..你怎么赶的马车?撞翻了我的货。你要赔我!!!”

    “瞎了你的狗眼,明明是你自己绑得不牢靠!货物自己掉了下来。我的马儿挨都没挨到你!!真当爷好欺负不成?”

    “哎呀!你还敢跟爷耍横?也不打听打听..这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我虎爷的名号?今日若敢不赔钱?小心爷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两队行脚商人之间的吵闹,自然引来了大理城南门守城官兵的注意。就连前面排队准备通过的马队也有不少人故意停下来看热闹。

    眼看两队行脚商人吵得愈演愈烈,一名守城将官模样的军官,领着七八名兵丁朝这边走来。

    一手按在腰间朴刀上的军官大声喝道“都给老子闭嘴!信不信本军爷今日不让尔等入城?”

    那位自称虎爷的汉子,刚才还吵得面红耳赤,眼见守城的将官进前时,连忙换上一副赔笑的面孔,“这位军爷您来评评理!这瞎了眼的突兀汉子,撞翻了小人的货物。小人的货可都是瓷器..他还不肯赔钱..”说话间,一手朝着怀中摸去。

    原本板着一张脸的守城将官看到这个动作,顿时以为眼前的汉子是准备给自己掏钱孝敬。正准备如同往日一般,收受一些碎银子上前几步时,那自称虎爷的汉子突然面色一凌。从怀中拔出一把一寸长短的锋利匕首。

    未等那名守城将官反应过来,近在咫尺间的虎爷,已经将手中匕首狠狠刺入对方脖颈。

    “动手!!!”一刀得手的虎爷大声吼道。

    颈动脉、喉咙皆被扎穿的守城将官,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双手急忙捂住脖颈的伤口。但颈动脉被划破,喷涌而出的鲜血焉能用手堵住?在这名倒霉的将官一头栽倒时。堵在南城门这数百名看似南来北往商贩模样的汉子,纷纷从马车底下、所挑的担子中拔出早已藏好的兵刃。没到一盏茶功夫,驻守这南城门的四五十名兵丁,便全部被砍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