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55章、留个好印象
    在这高度酒还未出现的大明皇朝,经过蒸馏的‘逍遥醉’一经出现,很快的便风靡整个大明。而作为掌握了独家技术的陈天启,说是垄断也不为过。

    同时,为了迎合士农工商每个阶层的消费者,陈天启在‘逍遥醉’推出时,也将‘逍遥醉’制定了五个档次,分别是特等、一等、二等、三等、四等。

    一坛十斤装的特等‘逍遥醉’,在大明皇朝各大‘逍遥酒楼’贩卖时的标价,乃是十两纹银。朱棣这位篡位之主开创的永乐年间,黎民百姓虽然生活富足。但寻常农户一年到头来,也攒不下五两银子。一坛特等‘逍遥醉’所需的十两纹银,足以满足寻常五口之家一年到头的吃穿用度。

    因此,这特等‘逍遥醉’则成为了那些达官贵人,大宴宾客时。体现主人地位、权势的代表。至于那一等‘逍遥醉’,一坛十斤也需五两纹银。二等、三等、四等则是三两、二两、一两纹银不等。

    根据天巧星这位驻扎云南大理的三十六天罡白狐管事收集的情报。祖辈皆以贩卖药材为生的东方一家子。家境还算殷实。东方豪每次让其长女东方白前来‘逍遥酒楼’所购买的也是那三等‘逍遥醉’。

    此时,大理城内的‘逍遥酒楼’二楼雅间内,陈天启正悠闲的品着杯中香茗。一脸甜美笑容的天巧星,以及白露、春分、立冬、秋分诸人,则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侍奉。

    没过多时,一只灰白色的信鸽。扑腾着翅膀,从窗口飞了进来。天巧星白皙的手指一召,温顺的信鸽稳稳的落在其手掌上。天巧星从信鸽腿上取下一张纸条,摊开一看。便朝着陈天启轻声说道“主上..东方白跟东方倩已经出门了。”

    陈天启点了点头,开口问道“地魁星、地煞星、地勇星他们三个到了么?”

    “回禀主上,地魁星、地煞星、地勇星三人已经各率本部一百零八名属下,共计三百二十四人,携带火铳潜伏在了天龙寺旧址周围。由于又有十来股响马加入,准备攻打王家的响马人数已经达到六千人..并且他们已经从属下这里购买了大理城防图。根据我们安插在内的眼线汇报,这群响马准备在今天下午城门换防之时攻打王家以及洗劫大理城。至于咱们在大理城内的当铺、粮行等买卖,银钱已经转移。”天巧星轻声应道。

    闻言,陈天启满意的点了点头。纵观华夏悠悠五千年,各大皇朝对于藩王、诸侯始终都有所戒备。毕竟皇位只有一个,为了那张龙椅,不知多少父子反目兄弟相残。正因如此,藩王诸侯,未得圣旨不得擅自出其藩地,乃是华夏每个皇朝的铁律。到了清皇朝时,为了避免像明皇朝那般所出现藩王佣兵作乱的局面出现。更是将一众亲王、阿哥、贝勒全部圈养在京城。正因如此,此时陈天启离开封地,乃是偷偷前来。所能调用的兵马仅有前几天接到命令后,连忙赶来的地煞星、地勇星、地魁星三部以及天巧星麾下散布在大理城内的百余名精锐罢了。

    这次那群响马准备对大理王家下手,以及洗劫大理城。陈天启自然不会放过这次的机会。而大理天龙寺便成为了陈天启的目标。原因无他,毕竟在这方《笑傲江湖》诸天世界之前,可是还有《倚天屠龙》、《神雕》、《射雕》、《天龙八部》等诸天世界存在。

    这大理段氏,不论是在《天龙八部》还是《射雕》这两个诸天世界之中,都可算是一方武林顶尖势力。《六脉神剑》以及《一阳指》这两部武学,可是名震江湖的绝学。

    当然,那《六脉神剑》已经在元朝开国皇帝忽必烈攻打大理之前,便已经失踪。陈天启自然也不会对这《六脉神剑》抱有多大希望。不过那天龙寺旧址中。或许还有大理段氏另一项绝学《一阳指》的存在。

    正当陈天启想着能否从天龙寺旧址中找到《一阳指》的秘籍时,身旁的天巧星轻声提醒道“主上..那东方白来了..”

    听到这话,陈天启转头看向窗外。只见,一名身穿淡蓝色长裙,年方十六的少女。领着一名看起来十岁左右的女童,正朝着‘逍遥酒楼’走来。

    此时的东方白在陈天启这个老司机的眼中,虽说眉宇中带着点英气,但更多的则是小家碧玉的娇羞。没有经历家破人亡的痛楚,此时的东方白,无疑只是个普通药材商贾家中的小姐罢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年方十六却并未修炼过半点武功的东方白,却能够看到独孤傲这位为了修炼《葵花宝典》而追求武道极致的高手所发出的飞针。在栉滩美云的分析下,东方白的天赋属性,绝对超过30点。

    看到东方白领着妹妹走入‘逍遥酒楼’后,陈天启回眸瞥了眼天巧星,轻声问道“都安排好了么?”

    “一切都安排好了..主上..”天巧星恭敬的应道。虽然不知道陈天启这位主上为何大费心思要去接近平平无奇的东方白,但经过多年培训洗脑,早已将陈天启视若神明的天巧星,绝对会拼尽全力去完成。

    脸上挂着温和笑容的陈天启起身朝楼下走去。当陈天启走下楼梯时,柜台内的伙计正将装好三等‘逍遥醉’的酒壶,递到东方白手中。

    绑在酒壶上,那早已动过手脚的麻绳。根本承受不住装满一斤‘逍遥醉’后,酒壶的重量。

    在东方白接过酒壶瞬间,绑在酒壶上的麻绳,瞬间断裂。

    ‘乒..铃..乓..啷’一壶装满三等‘逍遥醉’的酒壶,应声而碎。

    “糟了糟了..姐姐..爹爹知道你弄撒..一定会责罚我们的..”年幼的东方倩带着哭腔说道。

    少不更事的东方白整个人也傻眼了,平日里也没少替父亲来这‘逍遥酒楼’打酒回去。怎想今日这般倒霉?原本结实的麻绳,竟然会断开?

    正当东方白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袭朱紫贵气逼人的陈天启缓缓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怎么回事?”

    未等东方白开口,刚才那负责给其打酒的伙计便抢着说道“东家..小人刚才给这位姑娘打了一斤三等‘逍遥醉’,递给这位姑娘时,是她没拿稳..自己摔了酒壶。不关小人的事啊..”

    “不..不是这样的..是麻绳断了..并不是我没拿稳..”东方白连忙看着一身朱紫的陈天启结结巴巴的辩解道。

    虽然东方白仅是一贩药商贾之女,但也知道这‘逍遥酒楼’在大理城中的生意是如何好。而那店中伙计既然称呼眼前的华服公子为东家。东方白就算再傻也知道,眼前之人非富即贵,可不是自己一家能够招惹的。辩解了一句后,东方白便沉默了下来。心中已经做好了回家后,被父亲责罚的准备了。

    就在这时,缓步走下楼梯的陈天启径直来到低着头的东方白跟前。弯腰捡起了地上那断裂的麻绳,端详一番后。开口说道“确实是麻绳断了,孙掌柜..再给这位小姐从新打一壶..往后就别再用麻绳拴酒壶了,改用竹条吧..”

    有了陈天启发话,‘逍遥酒楼’内的掌柜连忙从新打了一坛子十斤三等‘逍遥醉’送了过来。

    陈天启接过孙掌柜递来的‘逍遥醉’,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转身递给了东方白。“姑娘..这是你的酒..”

    虽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但东方白可从未跟其他男子有这般近在咫尺的接触,低着头的东方白偷偷抬头,看了眼一脸温和笑容的陈天启。顿时面色秀红,接过对方递来的酒壶时,面色秀红的东方白小声说道“公..公子..我刚才没有买那么多..只买了一斤..”

    “没关系..就当本店弄湿姑娘裙子的赔偿吧..拿好了,可别在打碎了..”说罢,陈天启不理会愣神的东方白,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