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50章、想发展先弄钱

第50章、想发展先弄钱

    作为一个参加过高考的八零后来说。高考就如同午夜梦回的梦魇。在人生道路上留下一段永远无法磨灭的记忆。陈天启当年之所以选择文科。主要原因便是数理化这三科成绩称不上理想罢了。

    在那个年代,‘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可是教职工中者们必喊的口号之一。这跟现今那些收礼频繁,时常打着补习口号捞钱的老师来说,绝对是天差地别。

    好在陈天启当年也还算努力,靠着死记硬背。虽然在数学分数上,只算勉强及格。但却在文综上拿了高分。本身又是琼岛考生,还有转换分在内。这样才能考上河北的一个二本大学。

    随着‘天赋’属性从原本的3点暴增至13点后,在记忆力、学习能力、理解能力方面,可都是质的飞跃。稍微回忆一下,当年高考时所看过的华夏地理课本,如同重现眼前一般。

    安顺作为贵州历史上最早开发的区域之一,最早可以追溯到先秦时代。元代时,安顺被称为‘阿达卜’。明太祖朱元璋登基称帝时,在洪武年间便将‘阿达卜’正式定名为‘安顺府’。由于其战略地位凸出,自古以来便有‘黔之腹,滇之喉,蜀粤之唇’的称呼。

    除了这四通八达险要的战略地位外,安顺也蕴含着丰富的天然资源。除了煤矿、石灰石、硫铁矿外,还有金矿的存在。而陈天启想要培植属于自己的势力,没有金钱的支撑如何能办得到?

    翌日,陈天启便让人找来王福,详细询问了一下属于自己这个‘安顺候’到底有多少家底。

    这些年来,王福作为‘安顺候’府的大管家。有的是机会贪墨钱财。可王福却感恩当年陈天启‘母亲’的救命之恩,一直对陈天启忠心耿耿。

    拿着账本的王福,慢条斯理的说道“侯爷..咱们‘安顺候’府,除了每年朝廷播下的俸禄跟您的食邑外。在这‘安顺府’内,有良田六千亩、粮行八间、当铺四家、酒肆、客栈各三家..还有七家青楼每个月都会给咱们送来孝敬..这些年来,老奴擅自做主。还在贵阳府、平越府、都匀、黎平、思州、思南、铜仁、镇远、石阡等地,置办了些产业..”

    听到王福的介绍,陈天启不禁眼前一亮。看得出,自己这个文皇帝的私生子。在这天高皇帝远的苗疆之地。不敢说富可敌国,但也可算是富得流油。

    耗费200功勋值兑换而来的‘身份带入卡’无疑给陈天启将来的谋划,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陈天启沉吟半晌,缓缓说道“很好,但是还不够..咱们这‘安顺府’周围山林密布,水网纵横。前段时间不是有人盛传,在那些瀑布下游,发现了赤金么?”

    自从昨天陈天启向自己所要内功秘籍开始,王福便猜到。陈天启这位‘安顺候’再也不想当原来那个安安稳稳逆来顺受的‘安顺候’了,当即明白了陈天启想法的王福低声说道“侯爷是准备开矿?这样的话..光是咱们自己‘安顺候’府想要成事恐怕不容易啊..”

    根据‘身份带入卡’提供的记忆,布政使傅明跟都指挥使刘仓二人。虽然对自己这位‘安顺候’在贵州境内行事,一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二人,却是朝廷册封的封疆大吏。一文一武相互监督制衡。想要开挖金矿,以陈天启现在的势力。还无法将这二人一脚踢开。这时,陈天启不禁想起了那日月神教,用来控制教众的‘三尸脑神丹’来。倘若能将傅明、刘仓二人控制。那么自己将来在这贵州发展,可就畅通无阻了。

    想了想,陈天启开口说道“天下熙熙皆为名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千里当官,哪个不爱财?既然无法踢开傅明、刘仓二人单干。那么就想法将他们拉进来就好了..谁都有油水捞,大家都有好处拿..他们自然会乖乖闭嘴的..这件事就由福伯你亲自去办,从傅明、刘仓二人的家小下手,拉他们入伙。”

    “对了,咱们‘安顺候’府自己的情报网络也要建立起来。明日福伯你去那买些身家清白,十岁左右的孤儿回来。福伯你原来曾经行走江湖,在江湖情报这方面也要重点关注,尤其是日月神教跟五岳剑派的消息。”

    “还有就是将府中所有锦衣卫安插进来的眼线名单列出来。找个借口,将其打发到当铺、客栈中去,当然..平日里的薪俸翻倍..”

    听着陈天启这详尽的安排时,王福不禁对眼前这位自己看着长大的侯爷另眼相看。心中感慨道“小姐..侯爷已经长大了..您放心,老奴哪怕拼上这条性命。也要护得侯爷周全..”

    想罢,王福正色说道“由于侯爷您的身份,因此锦衣卫所派遣潜伏在咱们侯府之中的密探,不过都是一些三流武者罢了..这些人老奴早已注意许久。傅明膝下有六女一子。因此对其子傅栋梁宠溺极深。在‘贵阳府’内,这傅栋梁着实是个贪杯好色的纨绔。想要拉他入伙定然不难..至于那刘仓,其三子刘源甚是好赌..也可寻他下手。从人伢子那里买些孤儿到是好办。至于情报网的建设,没个三年五载。无法看出成效来..还望侯爷耐心等待..”

    陈天启点了点头,“恩..福伯,世上本侯唯一信任的人,只有你。这些事情就交给你去打理吧..买回来的孤儿,全都由本侯亲自训练..”

    “老奴遵命..”王福正色道。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王福这位‘安顺候’侯府大管家便开始忙碌了起来。

    最开始的时候,便是一些平凡的人员调动。比如‘安顺府’内的粮行、当铺原本的掌柜被调往‘贵阳府’、‘平越府’掌管新开张的粮行、当铺买卖。随后又从‘安顺候’府内,‘提拔’五名‘老实’的家丁。担任这些买卖的掌柜。

    作为锦衣卫安插在各大王侯府中的密探,每个月可是都有一份薪俸。不过也就三四两这样子罢了。但这份薪俸如何比得过当掌柜每个月二十两纹银的薪俸?反正陈天启那尴尬的身份,在这大明的贵族中,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被封为侯爵后,可以说陈天启已经失去了坐上皇位的希望。既名不正言不顺,想要谋反?更是难上加难。更何况又是这天高皇帝远的苗疆之地。那五名锦衣卫安插在‘安顺候’府内的密探相互一商议。干脆便将自己被调职的事情暂时隐瞒了下来。

    几天后,老成持重的王福,又以‘安顺候’府缺少仆役的名义,从人牙子手中。购买了三百多名十岁左右的男女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