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385章、御物?
    今晚对于奇犽、刚.富力士这两个才刚开始‘念’能力修行的少年来说。绝对是一个无法平静的夜晚。

    夜幕下,宛如人形炮台一般的席巴.揍敌客。如同拥有无数弹药一般。肆意挥霍着那一颗颗威力巨大的能量球。

    而陈天启则是仗着那近乎音速的身法,在无数从天而降的能量球袭来时。总能巧妙的避开。宛如领养犄角般无迹可寻的玄奥招式。千锤百炼的身躯,恐怖的力道。竟然能够跟席巴.揍敌客打得不相上下。

    最后陈天启虽然输了一招。可是奇犽却深知。陈天启之所以败北。并不是战斗经验不够丰富,也不是速度、力量逊色于自己老爹。而是对于‘念’的沉淀,没有他老爹强悍罢了。毕竟陈天启才二十多岁。在‘念’的修行上,根据陈天启自己讲述。也不过是来到这‘天空竞技场’升入200层后才开始的。相比起在‘念’修行中浸淫三十余载的席巴.揍敌客。即便陈天启天赋非凡,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弥补差距。

    同样无法入睡的刚.富力士,看着坐在窗边发呆的奇犽,开口说道“奇犽..你说咱们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像你小姑夫还有你老爸那种程度啊?”

    往日里颇有主见的奇犽,此时却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或许十年,也有可能是二十年..不过,咱们现在才十二岁。有的是时间。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能..”

    说着,敏锐的奇犽发现刚.富力士眼中流露出的落寞,不禁了然一笑。“你这家伙,你是在担心自己挑战西索时能否击败他是吧?哎..除非你找我小姑要一枚‘穷人的玫瑰’。要不然..希望可是很渺茫呢..”

    刚.富力士嘴角抽了抽,嘟囔道“我是想堂堂正正的跟他打一场,然后把这个好牌还给他。我跟他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杀了他?”说着,刚.富力士好似下了莫大决心一般,自言自语道“即便不能击败他!我也要跟他打一场!让他知道,就算不依靠他的施舍,我也能成为职业猎人!”

    对于刚.富力士的执着一脸无语的奇犽笑道“那不就得了,只要进入200层。你就能挑战西索。早点睡吧..明天还有比赛。晚上还要去小姑他们那修炼呢..”

    与此同时,累得快虚脱的陈天启。在红后.揍敌客的搀扶下。返回酒店。

    一头倒在床上的陈天启苦笑道“还好这几天每日跟你‘双修’,要不然..我恐怕跟席巴.揍敌客交手时。顶不了那么长时间..这家伙将‘变化系’修炼到了巅峰。‘强化系’也被他练到了极致!想要击败他不容易啊..”

    红后宛如贤惠的妻子一般,替陈天启脱掉鞋袜。轻声安慰道“刚才最后那一拳,我能看得出席巴.揍敌客那家伙绝对受伤了。不过是死要面子死撑罢了。主人您也不用妄自菲薄。单论招数,席巴.揍敌客自然比不过您这位先天武者。可那家伙一身肌肉千锤百炼,使用‘变化系’施展出来的能量球,攻击力又那么强..您只不过是‘念’的积累上,比不过他罢了。原本只需给您十年时间,别说席巴.揍敌客,就算是艾萨特.尼特罗都不是您的对手。更何况..如今我又拥有了‘鬼道怨念’。根据我的预测。只要您天天跟我‘双修’。三年内必定能稳胜席巴.揍敌客!”

    原本累得跟死狗一般的陈天启挑眉一笑,打趣道“一天一日啊?这个任务有点艰巨哟..”

    妩媚妖娆的红后白了一眼,啐道“呸!人家说正经的呢..根据这段时间,我在咱们‘双修’时收集到您的各项身体数据。分析得出..只要我们零距离接触,便可以让彼此体内的‘生命能量’、‘鬼道怨念’相互影响..即使不需要激烈的运动..也可有相互增进互补的效果..就您这体格,我可没指望您能够一日一天!”

    “呃…怎么不早说啊。正好我现在累得半死,连动都懒得动了..就按你说的零距离接触来吧..”陈天启贼贼笑道。

    早已轻车熟路的红后,满脸鄙夷的坐了上去。

    …

    翌日,神清气爽的陈天启活动了一下筋骨站起身来。不得不说,在红后体内的‘鬼道怨念’牵引下,陈天启体内的‘生命能量’缓缓增长。并且《噬神诀》也跟着运转了起来。

    看了眼熟睡中的红后,陈天启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

    如果靠着闭门造车,即使拥有上等绝学。也难成一方强者。世间强者无不是通过一场场殊死搏杀的积累,奠定出来的。

    昨天跟席巴.揍敌客一战,无疑让陈天启在‘念’的修炼上有了更多的感悟跟启发。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撒入房中,经过一晚‘双修’,恢复如初的陈天启迎着阳光盘膝而坐。

    双眸微闭间,没过多时。陈天启便进入了空冥的状态。

    踏入先天之境后,再次进入寻常武者梦寐以求的空冥顿悟,对于陈天启来说。并不是多么困难。

    在陈天启进入这种空冥顿悟的状态后,其体内的‘生命能量’、‘噬神真气’也跟着运转开来。

    脑海中,抛开杂念的陈天启。尽量凭借着潜意识,去摸索着某样物体。

    拥有‘鬼道怨念’的红后跟陈天启多次‘双修’后。自然对于陈天启的‘生命能量’格外敏感。长长睫毛闪动,睁开双眸的红后。一眼便看到了那盘膝而坐的陈天启。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红后并没有去打搅。而是随手抄起一件薄纱睡衣披上,便在一旁观看。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一个上午的时间过去。当窗外的太阳升到最高处,正午的时候。

    一道暗紫色虚影从陈天启眉心遁出。

    一直守候在侧的红后定睛一看,那道从陈天启眉心遁出的紫色虚影,在陈天启释放而出的‘生命能量’、‘噬神真气’的滋养下。逐渐凝实。

    没过多时,逐渐凝实的暗紫色虚影。幻化成一柄两指长,柳叶一般薄如蝉翼。刻满古朴花纹的飞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