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还愿(上)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还愿(上)

 
    屋内灯光明亮,精巧的走马灯悬在承尘下,上头八仙过海的图样儿栩栩如生,鲜艳生动的人物图缓缓转动着,将淡淡的光晕洒在曹雨晴脚下,让她禁不住驻足看了片刻。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这里是兴宁园正厅,是秦槐远除了外院书房之外停留最久的地方。

    而且还是和另一个女人。

    曹雨晴垂下长睫,半晌方穿过落地罩到了侧间。

    秦槐远和孙氏一左一右坐在临窗的如意雕花罗汉床上,秦槐远悠然吃茶,孙氏戴了青玉镯子的左手把玩着碟子里的炒南瓜子,雪白腕子上的玉琢与矮桌出轻微的碰声。

    秦宜宁看得出孙氏的不悦,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头,随即站在孙氏身侧,大大方方的欣赏起美人。

    浅绿色素面褙子勾勒曹雨晴匀称的身段,鸦青长挽成堕马髻以一根金镶玉蝴蝶步摇固定着,行走之间莲步轻盈、裙摆旖旎、腰身款款、耳铛摇曳、嫣唇含笑、水眸含情,若娇花映水一般明艳动人。

    据说她已经三十岁。

    可岁月仿佛对她格外优待,并未留下任何晨霜之色,只为她沉淀下的成熟女人的气质,鼎盛的容貌加上满腔柔情,秦宜宁相信很少有男人能够逃得过这样一个美人的柔情。

    客观的说,曹雨晴看起来就像秦宜宁的姐姐,已到中年的孙氏与曹雨晴看起来就像娘俩。

    孙氏自然意识到这一点,手紧握着罗汉床的雕花扶手,一再告诉自己要镇定、要有城府,要适时地忍让不能再继续放纵自己的情绪,如此告诫了自己数遍,才强自镇定下来。

    曹雨晴盈盈下拜:“婢妾见过侯爷,见过夫人。听闻夫人身子不适在外养病,婢妾这些日很是挂念,如今能见夫人无恙,婢妾也可以放下心了。”

    举手不打笑脸人,又有秦槐远坐镇,且曹雨晴的礼仪与言谈举止并无错处,孙氏也只能扯出个尚算得上温和的笑容。

    “曹姨娘有心了。金妈妈,看座,采橘,上茶。”

    “多谢夫人。”

    曹雨晴再度行了一礼,才由贴身服侍的婢女扶着站起身。

    “曹姨娘请坐。”金妈妈端来绣墩,在上面铺了柔软厚实的浅蓝色锦绣褥垫。

    曹雨晴对金妈妈微笑道谢。

    她生的本就媚骨天成能,笑起来眼儿弯弯,叫金妈妈看的都险些恍神。

    秦宜宁下意识去看秦槐远脸色,却见秦槐远只端着茶碗小口啜着,垂着眼观察茶汤中一点嫩绿叶子的沉浮,似乎面前根本没有这么一个风华绝代的大美人。

    秦宜宁不禁为父亲的人品和定力心生敬佩。

    但是她也越的疑惑了。

    秦槐远从前是有妾室的,也并不是不去妾室房里过夜的。可为何秦槐远对这位可以名正言顺拥有的大美人毫不上心呢?

    曹雨晴与妖后都是能倾人城国的容貌,虽然秦宜宁不觉得秦槐远就会如昏君那样不爱江山爱美人,但送到口边的肉也没道理不吃啊。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秦槐远与曹雨晴根本就没有圆房,秦槐远只是好吃好用好住养着曹雨晴,给她可以在这个福利生活最大的便利,却不肯碰她一指头。

    难道只因为曹雨晴的父亲是曹国丈?

    秦宜宁沉思之时,曹雨晴已与孙氏闲聊了几句,随即说明了来意。

    “前些日子婢妾曾在仙姑观许了愿,求斗姆元君保佑老爷和四小姐平安归来,一切顺利。如今一切困难都解了,婢妾是想着明儿个去仙姑观还愿,顺带给府中人再打几天的平安醮,婢妾想来问问夫人,您与四小姐是否一同前往?”

    孙氏闻言,险些一口就应下了。

    她已有月余没有见过母亲和嫂子他们了。不知道定国公府的女眷们在仙姑观住的可还习惯。

    只是孙氏猛然想起,自己可是正在“病中”,若是立即活蹦乱跳的就去了仙姑观,岂不是让秦槐远一眼看出自己是装病在耍弄老太君?

    秦槐远虽已经原谅了秦宜宁,可那是因为宜姐儿太可爱,又是秦槐远的亲生女儿,与秦槐远年轻时候又那般相似。秦槐远对秦宜宁寄托厚望,又一同和谈同甘共苦过,他对自己的骨肉自然什么都可以原谅。

    而孙氏  却是不同的。她是妻子,还是无所出的嫡妻,在美妾面前,家世上已经全无胜算,若在不能以贤德取胜,又要如何让秦槐远有理由护着她?

    是以孙氏虚弱的扶着额头道:“曹姨娘真是有心了。只是我虽然有心同往,可身子到底不舒坦,恐怕车马劳顿若再复了少不得还要出府避疾,不如宜姐儿代我走一趟?”最后一句是看着秦宜宁说的。

    秦宜宁心疼的望着孙氏。

    母亲能够短时间内改变了性子,等于是遭受了一番番灾难的洗礼才成长起来的。在旁人眼中,孙氏是四十多岁依旧跋扈的人。可在秦宜宁眼中,她不过是被保护的太好了而已。

    秦宜宁欢喜于孙氏改变,可也心疼孙氏改变的原因。

    “好。”秦宜宁柔柔的道:“母亲放心,女儿一定去好生给斗姆元君磕头,求斗姆元君保佑咱们全家人平平安安。”

    曹雨晴笑看向秦宜宁,“还是四小姐有心。”

    秦宜宁便想起了秦慧宁还是曹雨晴的义女呢,她如今可不想与这些人打交道,她怕自己压不住脾气,万一在外头打了秦慧宁,秦慧宁鼻青脸肿事小,她打人动手也是蛮累的。

    “那明日我便与姨娘同往,仙姑观毕竟是清净之处,咱们便轻车从简,也不要带上别人了。”秦宜宁开门见山,并非询问,而是陈述。

    曹雨晴一眨眼就明白秦宜宁说的是秦慧宁,连忙点头道:“四小姐说的是,婢妾也正是这个意思。”

    站起身来,屈膝行了一礼:“既然如此,婢妾就不多打扰侯爷和夫人了,明日一早再见。”

    秦宜宁也还了半礼:“那么就依姨娘所言,明日再见。”

    “婢妾告退。”

    曹雨晴缓步退下。

    临出门前看向秦槐远,见他依旧品茶,甚至没有正眼看她一眼,曹雨晴的就觉得心里一阵刺痛。

    秦宜宁见父母都沉默着,想来自己也不该再多留,就也告辞回了硕人斋。

    见了秋露等人,自然是一番契阔,沐浴过后,秦宜宁抱着软绵绵毛茸茸的二白躺在了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下了。

    次日清早用罢了饭,去给老太君问了安,秦宜宁就与曹雨晴带了几名护卫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