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原委

第一百二十七章 原委

 
    秦宜宁觉得自己像一尾沉浮在水中的小鱼,被阳光晒过的河水温暖清澈,她抛开所有烦恼,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游来游去,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要游向何处。八?一?中文 W㈠W?W?.㈧8?1㈧Z㈧W?.COM

    不知几时,水越来越清浅,有一双大手将她捞了起来。

    那人挑着半边唇角,凤眼清澈的将她捧在面前。

    耳边仿佛能听见有人在叫她——小溪,小溪,小兔子,小兔子。

    秦宜宁忽然生起气来。

    她是叫小溪,可她现在已经叫秦宜宁了,小兔子又是谁?

    骤起的怒气让所有记忆重回脑海,想起法场上的母亲,秦宜宁忽然张开眼,蹭的一下惊坐起来。

    “母亲!”

    “姑娘,您醒了?”

    “宜姐儿,你觉得好些了吗?”

    秦宜宁望着坐在床畔抓着自己手的母亲和一脸关切看着自己的父亲,再看看有些陌生的房间,一时没反应过来眼前的状况,人便已经被孙氏一把抱住了。

    “宜姐儿,你总算醒了,你可知道你昏睡一整天了。”

    “母亲?”秦宜宁缓缓抬起双臂搂住了孙氏,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她的母亲对她冷淡的时候居多,又何曾对自己这般温柔过了?

    秦宜宁将脸靠在孙氏的肩头,如果是梦,那就让这梦再长一点吧。

    她那不可置信、小心翼翼又格外珍惜的模样,看的一旁的秦槐远和逄枭一阵心酸。

    逄枭皱着眉,暗想孙氏这个亲娘,到底是给过这个傻丫头多少气受?

    秦槐远大手不自禁的摸了摸她的头。

    秦宜宁越觉得不对。

    梦中的触觉怎会如此清楚?母亲的怀抱那般温暖,落在自己脖颈上几滴温热的泪已经转凉,父亲的手碰触她额头的手温暖又真实。

    还有一旁含笑看着自己的逄枭、冰糖、松兰和虎子。

    她回过神来,惊喜的道:“母亲,您没事了!”

    “没事了,没事了。”孙氏摸了摸秦宜宁的脸颊:“你可觉得好些了?”

    “我没事,自来也没什么事的。”

    “那就好,看你晕过去了,可将我吓坏了。”

    “母亲才将我吓坏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秦宜宁说着,眼泪便已在眼圈里打转。只是她强笑着,并未让眼泪滑落流下来,望着秦槐远道:“一定是父亲赶来救了母亲。”否则监斩官要斩杀犯人,即便逄枭在也还是会动手的。

    秦槐远惭愧的道:“是逄小王爷救了你母亲。为父的一直与皇上在宫中,并未得机会出来,还是后来皇上听说逄小王爷亲自来了,才带了为父赶来的。”

    秦宜宁惊讶的看向逄枭。

    她想起来了。

    逄枭嚣张的与监斩官说过叫皇帝来说话。以昏君的性子,见了逄枭还不吓尿了裤子?自然是逄枭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这么说,真的是逄枭救了孙氏?

    加上从前逄枭仙姑观对她和母亲、外祖母的救命之恩,在奚华城对自己的维护之恩,还有今次法场上救下孙氏,他已经救过她三次了。

    秦宜宁掀了被子起身下地,在逄枭面前双膝跪下就要叩头。

    她脸白的如雪一般,身子也虚弱,逄枭哪里舍得让她行礼?忙伸手去搀扶:“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秦宜宁不肯起身,但被他扶着手臂也不能叩头,只得感激的仰望着躬身的他。

    “王爷多次相救,此番又救了我母亲性命,我无以为报,往后王爷但有吩咐只管开口,小女子必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谁舍得要你万死?

    逄枭近距离看着秦宜宁的俏脸,耳根子都热了,双手微微用力,便将人扶了起来。

    “秦小姐不必如此。本王只是顺便而已。”

    一旁的虎子闻言,嘴角禁不住抽了两下。

    明明在仙姑观住的好好的,得了精虎卫的密报就快马加鞭赶来了,在正主面前不知道讨个巧,竟还鬼扯什么“顺便”,这样如何能讨得美人的欢心?简直急死他了!

    “天下哪有如此轻易的顺便。”秦宜宁笑道:“王爷身份特别,能在大燕走动已是不易,我不是那不知好歹的人,虽然王爷说话有时……离经叛道了一些,但是王爷做的事我却是看在眼里的,我说会报答,就必定会报答。”

    逄枭闻言,对她的欣赏更增了一层。

    他知道她是个明白人,果真,她没有辜负他的喜爱,她总能聪慧的拨开表象去看事情的本质,她虽不喜欢他说的那些话,但也不会抹杀掉他为她做过的事。

    逄枭摆手道:“秦小姐不必放在心上。既然你没事,本王就告辞了。”

    秦宜宁想他必定还有事做,就敛衽屈膝:“王爷慢走。”

    逄枭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带着虎子出去。

    秦槐远则是起身相送。

    秦宜宁这才拉着孙氏的手道:“母亲,您受苦了。我回家后现您不在府中,听说您是随着曹氏入宫去的?他们有没有苛待您?”

    “入宫小住倒是没什么人会苛待我,只是面对皇后那种人,我很紧张。”

    秦宜宁点了点头,又问:“那日您又为何要冲撞了皇后与皇上呢。”

    孙氏被问的一愣,惊讶的道:“我几时冲撞了皇上和皇后?”

    秦宜宁见孙氏这般模样,心中疑惑更甚了。

    才刚孙氏好端端坐在面前,她便有所怀疑。

    孙氏并非是个胆大的人,她才刚差一点就被杀了,这会儿应该受了惊吓,很是虚弱才是,怎么瞧着竟然并无大碍。

    “母亲没有冲撞皇上和皇后?可我在外头听说,皇后要将皇上两位宫嫔赐给父亲做妾,您不同意,当殿与皇后顶撞起来,辱骂了皇后,才会先被赐死,后来皇帝来劝说,您又骂了皇帝是昏君,皇上一怒之下,才判了您枭示众。”

    孙氏听的脸色煞白,连连摇头:“你当我疯了吗!即便再大的仇恨,我也是知道事情轻重的,我有多大的胆子去骂皇上是昏君?若说我因为皇后赐给妾的事顶撞,那就更不可能了,我又不是那等妒妇……好吧,虽然我不喜欢你父亲纳妾,可也绝不是不允许纳妾之流,我何至于当面顶撞皇后?”

    “这么说,您都没做过?那您怎么被押送法场的?”

    孙氏摇头道:“我疑惑呢,我正在宫里休息的好好的,便被一位嬷嬷叫了出来,那嬷嬷只说不是真的杀我,也不解释,就将我的嘴堵上,绑了我押赴午门了。”

    孙氏话音方落,便听见”吱嘎一声门响。

    秦槐远缓步走了进来。

    秦宜宁便疑惑的看向了秦槐远。

    孙氏的话,秦宜宁相信。孙氏不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扯谎。

    那么,一个好好的在宫中小住的官员嫡妻,如何有宫人敢将人从被窝里挖起来,堵上嘴押送法场的?

    皇家虽然威严,可这种事若是完全不与父亲交代,父亲又怎么会一点怨言都没有?皇上的确是可以抬起手就灭了秦家,但是秦宜宁也相信,父亲绝非那种可以任由人捏扁搓圆的软柿子。

    所以只有一个结论。

    这件事,父亲知情。

    “父亲?”秦宜宁疑惑的道:“您知道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秦槐远在临窗的圈椅落座,垂眸把玩着手中的盖碗,叹息道:“我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皇上将我留在御书房,说要与我闲聊,并不放我回去,至于法场上的事,也是我赶到了才知道。”

    “所以,所谓的宫宴也并没开?”

    秦槐远摇头,垂眸不去看秦宜宁。

    秦宜宁便蹙眉沉思起来。

    皇帝这是利用他们秦家人,做了一个局。

    可皇上为的是什么呢?

    好端端的,绑了她母亲要押送法场,还扬言要枭示众,这一看便是下了一个大圈套,倒像是要考验什么人。

    秦宜宁思及此,倏然一惊。

    皇帝不是真的要杀了他母亲,若是她安排的人真的去劫法场了,会怎么样?

    皇帝一定已在暗中增派了人手。她只找到四个人,能否成功逃脱都是两说,这四个人若是被捕,被皇帝的人查问出背后主使者竟然是她,那整个秦家,或许都……

    秦宜宁被吓出了满背脊的冷汗。

    这时的她无比的感激逄枭及时赶到,搅了这个局。否则她这一次冲动之下怕是真的要给秦家惹出大祸了!

    还有父亲……

    秦宜宁惊恐的看着父亲,喃喃道:“父亲,您,您此番和谈之后,皇上对您的态度是否有变?咱们是不是要收敛锋芒了?”

    皇帝这一次做法,还有可能是为了试探秦槐远。也许是在怀疑秦槐远有叛国之心?

    秦槐远复杂的看着秦宜宁。

    有些话,他不能告诉她和孙氏,就只能任凭秦宜宁自己去乱猜。

    秦槐远觉得对不住秦宜宁和孙氏,可是一些事,说了怕会惹来更大的祸事。

    他就只能轻叹一声,道:“宜姐儿不必担心,这些事为父会处理好的。如今你醒了,咱们回京之后,我还没有回家,不如就收拾一番,启程回府吧。”

    秦宜宁知道秦槐远必定是有苦衷,便也不在追问。

    想到老太君的嘴脸,秦宜宁摇了摇头,“父亲可以先回府去。我却不会这么轻易就与我母亲回去的。”

    秦槐远一愣,疑惑的问:“宜姐儿,这是什么意思?”

    秦宜宁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父亲,我不想言长辈的对错,父亲回府之后一问便知生什么了。宜姐儿并非不孝,只是为了往后我与母亲在府中能过的好一些,这会子请您理解女儿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