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封诰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封诰

 
    皇帝紧张的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堆笑道:“忠顺亲王说的哪里的话。?  ?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和谈是燕、周两国都期待的大好事,朕哪里会有什么不满。”

    “若无不满,大燕圣上今日摆开这么大的阵仗又是何意?若非本王恰好遇到,恐怕贵国太师夫人都要身异处了。本王是不在乎贵国杀几个人,可贵国杀的偏是主持和谈官员的家眷,这就不得不让本王沉思了。本王是个粗人,分析不出其中的弯弯绕绕,少不得要上疏我国圣上裁断。”

    逄枭是手上真正见过血的人,厉起眼来威风自然不同。

    皇帝被人捧惯了,又没见过这种敢对自己释放杀意的人,哪里还受得住?当即唬的满身冷汗,里衣都湿透了,腹中更是一阵咕噜,隐隐觉得想出恭。

    皇帝那怂样让逄枭看的不屑,嗤笑了一声。

    “大胆!”

    尉迟燕忍无可忍,大步上前沉声道:“阁下不过是个亲王,在我大燕皇上面前竟也如此猖狂!我燕朝人做事,轮得到外人置喙?”

    “啧啧,太子倒是满身傲骨,你如此咄咄逼人,看来也是贵国皇帝的意思了?”

    逄枭抱臂,居高临下斜睨几人:“本王的确只是个亲王,无法置喙贵国残害忠良的做法,但本王的虎贲军总轮得到本王指挥!”

    威胁!这是明晃晃的威胁!

    尉迟燕白皙的脸气的涨红,还要争论,就被皇帝恶狠狠打了一耳光。

    “大胆!朕还在此处,轮到你说话吗?”转而又对逄枭赔笑道:“这都是误会,忠顺亲王不必在意。”

    尉迟燕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皇帝,眼中满是受伤与愤怒。

    围观的百姓看到这一幕,也义愤填膺,纷纷低声交头接耳起来。

    逄枭挑眉看了尉迟燕一眼,哼笑了一声。

    皇帝见逄枭不言语,自己已当众如此服软,对方还不肯给他个台阶下,再听着百姓嗡嗡的说话声,竟觉得自己像是被扒光了衣裳游街一般,不免恼羞成怒,可对逄枭这样的人又毫无办法。

    皇后懂得皇帝的心意,适时地娇笑道:“忠顺亲王有所不知,其实今日之事……”

    “滚开!本王问你了吗?你又是什么东西!”

    皇后不可置信瞪大眼,美眸中盈满了泪水,委屈的看向皇帝。

    皇帝脸色已经极为难看,仿佛解释,又仿佛斥责的道:“这是朕的皇后曹氏。”

    “牝鸡司晨,惟家之索,贵国已经没男人了?竟让后宫女流上蹿下跳!”逄枭不屑的道。

    皇帝当即气的脸色青,却因惧怕而强作不在意。

    围观的百姓,虽看不惯逄枭如此嚣张狂妄的做法,但他斥责昏君的话,又莫名戳中他们爽点。

    逄枭将他们想说又不敢说的一气儿都说了,能看到昏君和妖后敢怒不敢言的嘴脸,真真是大快人心!

    皇帝深吸了一口气,才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陪笑道:“其实今日之事,是朕对秦爱卿和他夫人的一场考验,秦爱卿与孙氏伉俪情深,如今朕与皇后看的都很是欣慰,更觉得他们夫妻情深着实令人感动,正好,忠顺亲王也在此处,就给朕做个见证吧。”

    皇帝转回身,看到孙氏竟还被五花大绑着,怒斥道:“还不给秦夫人松绑!”

    立即有人快步上去,将堵住孙氏嘴的破布拿了下来,又割断了绳子。

    秦槐远则是将自己的深灰色披风披在孙氏肩头,理了理她的头,叹了口气。

    孙氏伸长脖子看向逄枭身后,见秦宜宁还昏迷着,担忧的眼泪直流,“老爷,宜姐儿她……”

    秦槐远食指在唇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她稍后再说。

    孙氏点了点头,便跟着秦槐远来到皇帝面前,行了跪拜大礼。

    皇帝满意的道:“秦太师和谈有功,与夫人伉俪情深,朕心甚慰,今日便封秦太师为安平侯,世袭罔替,秦夫人赐封为一品安平夫人。”

    “臣(臣妇)谢皇上隆恩。”秦槐远与孙氏一同叩头。

    而百姓也都议论起来。

    皇帝到底是要做什么?先是要杀人家的老婆,还说是为了试探人家夫妻的感情?简直是狗屁不通!

    如今畏惧强权,怕人家逄小王爷怕的都快跪了,又紧忙封秦槐远一个世袭罔替的侯爵。这听起来是很大的恩典,可世人皆知秦槐远如今尚无嫡子,还有人传言秦槐远子嗣上怕是无望,什么世袭罔替,罔替给谁?若真想抬举,还不如封个国公呢!

    老百姓们满心腹诽,低声叽叽咕咕。

    那嗡嗡的议论声皇帝听不清,却也觉得不是什么好话。

    今日的计谋全被面前这莽夫给搅合了,偏偏他贵为九五之尊,还不能表现出任何不满来。

    皇帝憋了一肚子的火无处泄,还要堆笑面对逄枭。

    “忠顺亲王到来,朕已命人设宴……”

    逄枭摆手打断了皇帝的话,“不急,秦小姐因心焦她母亲的生死,都吓晕过去了。本王不放心,看她好起来才有心情做别的。”

    皇帝被噎的面皮紫涨,不敢作,就只能点头,干笑道:“应该的,应该的,果真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哈哈!”

    逄枭懒得理会尉迟老狗,回身去看秦宜宁的状况。

    秦槐远和孙氏也与皇帝行礼告辞。

    皇帝给秦槐远使了个眼色。

    秦槐远会意的上前:“皇上有何吩咐?”

    皇帝低声道:“那个煞胚若喜欢,你知道怎么做。”

    秦槐远惊愕的看向皇帝,焦急的道:“皇上,臣当年设计害死逄中正,与忠顺亲王有仇,他又百般纠缠臣的女儿,谁知他安的什么心!臣怎能将爱女送到仇人的手里?”

    “你想抗旨!?”皇帝听了秦槐远的话,倒是将他通敌叛国的怀疑打消了。

    “臣……不敢。”秦槐远行礼。

    皇帝这才满意。带着委委屈屈的皇后回身上马车。

    而将一切听了个真切的尉迟燕,看着皇帝的背影,再看满面愁容的秦槐远,在百姓们的议论声之下,只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

    “太师,这,本宫先回去了。”尉迟燕尴尬的转身就走。

    “秦槐远待帝后与太子走远,才收起方才焦急又无奈的表情,站直身,平静的凝望着圣驾离开的方向。

    孙氏这时已经跑到秦宜宁身前,一把将昏倒的女儿搂在怀里,呜咽着道:“宜姐儿,你可别吓唬母亲啊,我一直在对你摇头,我想告诉你他们不是真要杀我,可他们堵着我的嘴啊!宜姐儿,你醒醒啊!”

    逄枭在一旁闻言便挑了挑眉。看来尉迟老狗此举大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