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气昏

第一百二十四章 气昏

 
    逄枭嗓音低沉悦耳,并未见他用力叫嚷,可声音却依旧凭空传出很远。?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㈧W㈧W㈧.?8?1?Z㈠W㈧.㈠C?O?M他最后一个“嗯”字带着浓浓的威胁意味,唬的在场之人噤若寒蝉。

    方才还人声躁动的午门外此时安静非常,只听得到旌旗被风吹的猎猎作响的声音。

    百姓们畏惧的往后退去,空出很大一块地方。

    秦宜宁身旁那几名汉子像是完成保护任务一般隐没在人群中。

    带着两个婢女的娇俏姑娘站在一群老百姓前头,就显得鹤立鸡群。

    逄枭先是看了秦宜宁一眼,冲着她挑眉一笑,随即再度看向监斩官。

    监斩官已带着部下快步到了近前,声音干涩而沙哑的问:“你是大周忠顺亲王?”

    话音方落,逄枭便一马鞭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鞭梢正撩在监斩官的肩头,将他抽的“哎呀”一声痛呼。

    “你算什么东西,轮得到你来与本王说话?叫你们皇帝来!”

    逄枭翻身下马,随手将大弓和马鞭往后一丢,虎子连忙接住了。

    监斩官捂着淌血的肩头,疼的直吸气,忙叫人去回话。

    逄枭则是大步流星走向秦宜宁。

    百姓们见他如此嚣张,都敢怒不敢言,看逄枭的眼神皆带着隐忍的愤怒。

    就算他们大燕的皇帝是昏君,也轮不到大周人欺负到他们的地盘上来啊!

    逄枭却仿佛很是享受这种目光,挑眉看了那监斩官一眼。

    监斩官吓得再度后退,慌乱的摔倒在地,狼狈的叫人不忍直视。

    逄枭愉快的朗笑出声。

    老百姓们也觉得自己国家的官员太怂,低声议论起来。

    逄枭走到秦宜宁跟前,将肩上的黑貂绒毛领子披风摘下披在秦宜宁肩头。

    “看你冷的,吓坏了吧?”声音含笑,眼神关切。

    “不敢劳王爷挂心。”秦宜宁抬手就要将披风取下,却被他大手按住了。

    “你才回来几天,就憔悴成这样儿了?看来当初就不该放你回来。”好个尉迟老狗,老子的女人也敢欺负!老子都舍不得动一指头的人,回了京都没几天,就被欺负成这样儿了!

    秦宜宁拧眉抬眸,对上他尚未褪去野性和杀意的眼神,不免唬的身上一抖,连忙挣脱他的手掌,后退了两步,将带有他气息的温暖披风摘下来丢给他。

    “小女子不记得几时与王爷这般相熟过。忠顺亲王还请自重!”

    连续两次被她拒绝,逄枭面色便冷了下来。

    他快马加鞭的赶来,就是怕她受欺负,她可倒好,对他这般冷言冷语,好脸都不给一个,她把他当成什么了!

    剑眉紧蹙,眼神含冰,逄枭强压脾气瞪着秦宜宁,怒气几乎要爆而出。

    秦宜宁被他看的浑身紧,就如被野狼盯上一般,她毫不怀疑逄枭随时都能一把拗断她的脖子。

    可这个时候她不能示弱。

    她虽感激逄枭几次三番相救,却也气恼他胡说八道轻薄于她,还将她攀扯上了他的关系。

    皇帝多疑,若是给秦槐远扣上个叛国的帽子,秦家怕就要步孙家的后尘了。

    她又怎么敢表现出心甘情愿?

    何况他们之间,本来也是逄枭一直霸道的强取豪夺!

    她抿着唇,毫不退缩的瞪着他,就像在瞪一个冒犯了自己的登徒子。

    逄枭一看她瘦的巴掌大的小脸,还有明明很虚弱还偏要梗着脖子跟自己叫板的模样,就什么脾气都没了。

    他再度上前,沉着脸将披风围在秦宜宁身上,大手在领口打了个蝴蝶结,咬牙切齿的道:“再敢不识好歹,本王就立即把你抢回去!”

    他的声音不大,却也叫周围之人都听的真真切切。

    何况他一身绚紫色蟒袍在阳光下鲜艳夺目,俊朗的面容压抑着愤怒,微躬高大的身材屈就她的身高,那双拿着兵刃取人性命的大手,如今竟在帮个小女子系披风。

    这画面太养眼,也太诡异。

    老百姓的议论之声更大了。

    “你!”

    秦宜宁被人盯的如芒刺在被,原本就苍白的脸色被气的更加苍白,嘴唇都颤抖起来。

    “你什么你?本王也是有脾气的,你不要仗着有几分姿色就挑衅本王的底线!”

    这说的都是什么话!

    她清清白白的姑娘家,又不曾勾引他,他却当众这么说,真是让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秦宜宁被他气的脑子嗡嗡作响,眼前阵阵黑,一夜未眠,又急又怒,加之葵水方至正是疼痛难忍之时,几项夹攻之下,自以为是铁打的身子的秦宜宁竟眼前一黑软倒下去。

    “你怎么了!”逄枭被她忽然晕倒吓了一跳,忙展臂去接,将她拥在怀里,大手拍了拍她冰凉的脸颊,又覆在她微冷的额头,焦急的问冰糖:“你们家小姐怎么了?”

    冰糖气的狠狠瞪了逄枭一眼,压低声音骂道:“把人气昏了,还好意思问!”

    逄枭低头去看靠在自己肩头的人,不免有些愧疚。她的脸在黑貂绒和紫色蟒袍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苍白,长睫在眼下投出阴影,整个人又软又乖,看的他一颗心都软了下来,更没脾气了。

    早知如此,方才就不对她凶了。

    正当此时,不远处有错杂的车马声传来。

    逄枭小心的将秦宜宁抱起,放在虎子铺设在地的行军毡毯上,交给冰糖诊治,转而负手望着来人。

    一身明黄的皇帝,带着皇后、太子,以及秦槐远,正在宫人的簇拥之下快步而来。

    百姓们都呆住了。

    想不到,人家大周的王爷一句话,他们大燕朝的皇帝就真的带着妻儿,屁颠屁颠的赶着来了!

    百姓们对昏君失望透顶,却不得不行大礼,三呼万岁。

    皇帝眼里并无其他人,只看到了那个一身气势凛然如出鞘利刃的青年。那青年的眼神刀子一般,割的他浑身冷,皇帝素来高大英武的身材,在逄枭面前都佝偻了几分。

    “这位便是大燕圣上?本王这厢有礼了。”逄枭拱了拱手,态度敷衍至极。

    皇帝却浑不在意,笑道:“忠顺亲王威名远播,便是朕在京都也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果真传言不虚。怎么今日忠顺亲王有空来大燕帝都走一走?”

    逄枭冷笑道:“和谈成功,周、燕交好,本王原想着往后不必打仗,两国也该好生来往,谁料一进京都,却看到这么一场大戏。敢问大燕圣上可是对和谈不满,才会眨眼就诛杀贵国主持和谈官员之妻?”

    如此狂妄,如此直接的一番话,将皇帝问的额头上冷汗都冒了出来。

    小剧场:

    逄枭:好像惹兔兔生气了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