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岳母

第一百二十三章 岳母

 
    这一夜注定无眠。?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  W≤WW.81ZW.COM秦宜宁闭上眼便能看到孙氏身异处、满地鲜血,头颅被放入木笼高悬于杆头的惨状,那刺鼻的血腥气仿佛就在鼻端,她如何还能安睡?

    秦宜宁盯着浅蓝的素纱帐子出神,帐外一盏烛火映在帐上,形成朦胧的“十”字光晕。

    大风将窗棂吹的颤巍作响,烛光也跟着明明灭灭,好像听得到女子的哭声。

    秦宜宁心头一惊,撩帐起身,呆立在脚踏之上,哭声又消失了。

    满室陌生的摆设,阴影处漆黑一片,似藏了只猛兽,随时都能扑来将她吞食入腹。

    秦宜宁揉着疼的额头,疲惫的坐回床沿,将头抵着床柱闭上眼。

    “吱嘎”一声,冰糖端着一盏灯推门进来,担忧的道:“姑娘怎么没睡?”

    “什么时辰了?”

    “已是寅正了。”冰糖将灯放在桌上,屋内立即明亮了起来,藏在黑暗中的猛兽也都被光亮驱逐的无影无踪。

    “姑娘必定是焦心的一夜没睡吧?”

    “生这样大的事,我如何睡的着。”

    冰糖三指搭在秦宜宁寸关尺上,诊过双手脉象后道:“姑娘身子上并无大碍,回头我给姑娘预备一些清火的小菜,再多喝一些水,两天就没事了,只是姑娘今日是否腹痛?”

    秦宜宁点头:“的确是腹痛,手脚也冷的厉害。”

    “姑娘从前受过寒,如今初潮将至,自然会腹痛,不过姑娘别担心,往后我来帮姑娘调理身子,不出一年从前落下的寒症便可解了。姑娘身体底子好,定不会影响生养的。”

    秦宜宁闻言赧然:“说的什么话。”

    冰糖见秦宜宁终于眉头舒展,故意打趣道:“天道人伦,自然礼法罢了,又不是什么坏话。咱们学医的人看透了这些,可不是那些假道学。”

    “就你贫嘴。”秦宜宁都快忘了冰糖其实是与她同龄的女孩了。

    “姑娘先躺一会儿吧,奴婢去去就来。”

    “有劳你了。”秦宜宁感激的笑了。

    原本这些事都是该母亲来告诉她,而她却是在詹嬷嬷和金妈妈那里听过一些,如今又是冰糖在照顾她。

    她很庆幸这时身边还能有冰糖和松兰陪伴,若只有她自己,她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不多时松兰和冰糖便一同回来了,服侍秦宜宁更衣盥洗,整理妥当,又端来温热的粳米粥和几样小菜服侍她用了。

    腹中有了温热的粥水,秦宜宁觉得好受了一些,脸色也不再如霜雪一样白。

    “东家可起身了吗?”

    门外传来钟大掌柜的声音。

    秦宜宁忙快步去开门。

    “钟大掌柜。事情办的怎么样?”

    钟大掌柜进了门,看起来也是一夜没睡的憔悴,但是面上却有笑容:“东家,幸不辱命,已经雇佣到了四个好手,答应咱们必定将人救出来,我许了他们事成之后每人五千两银子的酬劳。”

    “如此甚好,有劳钟大掌柜了。”秦宜宁悬了一夜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她一夜辗转,怕的是再多的银子也买不来人手。

    如今有了人手,她又开始担心行动失败。

    松兰察言观色,扶着秦宜宁坐下道:“姑娘别担忧,咱们出其不意,夫人定然会逢凶化吉的,这会子时辰尚早,您该安排的也已经安排了,能尽力的也都尽了,您先进屋去歇息片刻,养足了精神才能应付午时的事啊。”

    道理秦宜宁都懂,只是做起来难。

    冰糖见秦宜宁这样,不免想到了当初的自己,鼻子就有些酸。可惜这个时候,他们做奴婢的也只能尽力照顾好秦宜宁,其他竟是什么都做不到。

    秦宜宁就这般枯坐到了巳时初刻,着实已是等不及了,便吩咐了钟大掌柜进来。

    “劳烦钟大掌柜给我预备车马,就按着我平日用的那般就行。”

    “东家今日还打算去法场?”

    “成与不成,我都要亲眼看着结果。若成了,我便回府去,继续不动声色的做我的秦家小姐,若不成……”秦宜宁声音哽了哽,才强作镇定的道:“若不成,我也回去继续做我的太师嫡女。”只是后面要做什么,谁也都拦不住她了。

    钟大掌柜闻言叹息着点了点头。

    事突然,秦宜宁能在最快的时间做好部署,想好对策,还能稳住自己不冲动行事,不因担忧和怨恨就牵扯上整个秦家。与秦宜宁的做法相比,孙氏此番无端惹来的灾祸,就显得更加愚蠢。

    钟大掌柜心里腹诽着,面上却不好当面去评价东家的母亲,就按着吩咐去做事。

    秦宜宁穿戴整齐,忍着小腹的坠痛苍白着脸上了马车,一路往午门而去。

    秦太师才刚和谈成功,还大燕百姓太平日子,皇帝却眨眼就杀功臣的嫡妻,这消息早已传遍京都,许多百姓都早早的去为太师夫人鸣冤。

    只是圣旨赐死,且太师夫人还辱骂了皇帝,“有不臣之心”的大帽子扣着,谁敢轻纵?

    是以民众的请愿和百姓的求情此时一概无用。

    午时降至时,一身雪白中衣,头散乱,被五花大绑并以破布堵着嘴的孙氏就被侩子手推了过来。

    见人来了,围观的百姓一片哗然,有人推搡着往前拥。

    若不是有五城兵马司和刑部的人早就安排妥当,围成了一圈阻拦着,人怕都要冲到里头去。

    秦宜宁带着冰糖和松兰,就站在人群最前头。

    一看到孙氏那张脏污的脸。

    秦宜宁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母亲!”

    少女的嗓音清脆,加之真情悲切,凭空便传出很远去。

    老百姓现自己身旁的竟是秦太师的嫡女,就都有意往一旁让了让,似是怕拥挤到她。

    而四周之人早已将秦宜宁的容貌看的清楚。

    此时所有人心中无不感慨:

    难怪昏君吩咐秦太师带着嫡女去和谈。

    秦小姐不愧是“智潘安”之女。

    可秦家未免也太惨了!

    不论秦小姐被大周什么人看上,秦太师都是为了和谈赔上了女儿,结果回国后,不但遭遇刺杀,昏君还要杀了秦太师的嫡妻!

    这简直是没天理,没人性啊!

    百姓们更加群情激奋,七嘴八舌的叫嚷起来:

    “秦夫人犯了什么罪!何至于要枭示众啊!”

    “秦太师于社稷有功,皇上难道不该网开一面!”

    “就是,看在秦太师面上,也不该杀他妻子啊!”

    ……

    孙氏跪在台上,看到不远处被五城兵马司的兵卒阻拦着的秦宜宁,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一面挣扎着,一面连连冲着秦宜宁摇头,似乎有什么话要告诉秦宜宁,却因被嘟着嘴而不出声,只能焦急的落泪。

    秦宜宁一看母亲如此,一时也顾不上理智了,奋力的推开面前兵卒就要往前冲。可这里毕竟是法场,秦宜宁即便力气大,也不过是女流之辈,被人那兵卒一把扯了回来丢进人群,跌坐在地上。

    “秦小姐,我等敬重秦太师,还请秦小姐三思而行!法场重地,岂是你能乱闯的!”

    秦宜宁咬着牙扶着冰糖和松兰的手站起身来。

    这么多的军兵,她才找到四个人,能成功吗?

    就在这时,围观的人潮再次涌动起来,仿佛后方有什么人在推挤,拥的前头的人往前进了好几步。

    秦宜宁这才现自己周围多了几个高大的男子,这些人都是寻常百姓打扮,模样看着平凡,可身材却很精壮。

    秦宜宁不仅暗自疑惑起来。

    难道这几个是她雇佣来的?不对,他们并不知真正的雇主是谁,根本不会到她的身边来。

    “午时已到,行刑!”监斩官一声高呵,场面一瞬寂静。

    孙氏连连摇头,涕泪横流,呜呜哭泣。

    侩子手抽去犯由牌往地上一丢,便高高的举起了鬼头刀。

    秦宜宁一颗心都悬在了嗓子眼儿,四顾寻找她雇佣而来的人。

    而人群中最前端,已有十几个汉子准备冲出去了。

    正当千钧一之际,忽然凭空传来一声尖锐的破空声!

    只听“叮”的一声脆响,鬼头刀被一直羽箭断为两截,侩子手跌坐在地。那羽箭去势不减,正钉在监斩官背后支撑帐篷的圆木之上,没入木中,只留了个箭尾。

    监斩官大惊失色,惊起大吼:“什么人,胆敢作乱,快给本官拿下!”

    那十几个打算动作的汉子停了手。

    “把本王的旗帜亮出来,让他们看看老子是什么人。”

    听闻熟悉的声音,秦宜宁惊愕的回头。

    就见一身绚紫蟒袍,身披玄色貂绒领子披风的逄枭,端坐在一匹毛色黑亮的高头大马上,率领十余名虎贲军推山分海一般走向人前,两旁的百姓呼啦啦退散开来,红底黑字的“逄”字大旗和虎贲军的黑底金虎旗,嚣张的迎风招展着。

    秦宜宁、冰糖和松兰被那几个高大的男子护着随人群往两边退去,为忽然而来的队伍让开一条路。

    逄枭策马踱步上前,手中挽着一把大弓,眼中是睥睨天下的狂傲。

    “怎么,刚和谈就敢杀老子的岳母!去问问你们皇帝是不是还想开战?嗯?”

    ps:

    逄枭:见到小兔兔啦!好开心!

    蠢月:提前写完了,就提前更新啦!大家元宵节快乐!

    逄枭:你是作者?(摸下巴)你几时安排本王和兔兔洞房  ?

    蠢月:您好,我现在有事不在,一会在和您联系。

    逄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