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枭首

第一百二十二章 枭首

 
    此时虽未到戌时落钥,府里却已灯火通明,宫灯高悬,将阴影处照映的更加阴暗。?  八?一中?文 W?W?W?.㈠8㈠1?Z㈧W?.㈧C?O㈧M

    二门外的仆役听闻消息都聚集在门前,男子力气倒也比秦宜宁大,还有家丁护院也得到消息匆匆赶来的。

    可秦宜宁是秦槐远的嫡女,府里的正经主子,这些人就是长了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小姐出手,也只能围在秦宜宁周围不敢动作。

    秦宜宁此时已是柳眉倒竖,樱唇紧抿。才刚与丫鬟婆子斗了一场,这会子鬓松钗迟、热汗直流,若是与这些人耗下去,等内宅里再有人追出来,她怕不会占上风。

    “让开!否则我告诉父亲你们意图对我不敬!”

    “四小姐,小人们也是奉命行事,老太君说不许您出去。”护院苦着脸。

    秦宜宁面色稍缓,声音依旧严厉:“主子之间的事你们也敢搀和?就不怕带累家小吗?你们让开,我自会与我父亲说明,老太君年岁大了,只合适管理内宅之事,外头的事她也管不了,何况这个家里是谁当家做主,你们难道不知道?”

    众人面面相觑,终于犹犹豫豫的给秦宜宁让开了一条路。

    秦宜宁看准时间,提裙摆快步跑了出去。

    内宅里的丫鬟婆子这时才稀稀落落的追到了门前,气喘吁吁扶着墙的,叉着腰大喘气的,口干舌燥的指着秦宜宁的方向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个四小姐,也太能跑了,没见怎么使劲儿,抬脚就甩他们老远。

    眼看着人都已经没影儿了。这群外院的仆役们还傻戳着,丫鬟婆子们也很是没辙,只能回去给老太君复命。

    老太君听说秦宜宁竟闯出去了,气的又了好大的一阵脾气,屋里摆着的整套青花瓷茶具砸的一个完好的都没剩。

    老太君脾气时,秦宜宁已到了府外,就见钟大掌柜、冰糖和松兰正在街角处一辆马车旁,伸长了脖子往府门前探看。

    见秦宜宁出来了,忙向着她招手,冰糖更是提着裙摆跑了过来,扶着秦宜宁道:“姑娘,您没事吧?多亏了松兰姐姐来叫我,我们俩趁着没人注意溜出来了,才刚瞧见好多人都奔着二门处去,我们还担心姑娘不能闯出来。”

    “放心,他们也不敢动我分毫的。”

    说话间,秦宜宁已到马车跟前。

    “钟大掌柜,咱们先上车,边走边说。”

    “是。”

    秦宜宁对钟大掌柜感激一笑,让冰糖和松兰都在外头与驭夫坐在一处,留了钟大掌柜在马车中说话。

    马车便飞快的往皇宫方向赶。

    马车里,钟大掌柜还有些拘谨。

    秦宜宁笑道:“钟大掌柜是长者,我也就托大与大掌柜说说话。”

    一句“长者”点醒了钟大掌柜。

    年纪上他们都能够做爷孙了,何况又是主仆,也没谁可以诟病的。

    钟大掌柜便放开了,正色道:“宫里的事我已命人打听了。的确是说尊府上大夫人与皇后娘娘正面冲突,被皇后娘娘一怒之下赐死,这会子人还没有行刑,应该是关在了某处。要等皇上的意思才成。”

    秦宜宁拧眉道:“果真确有此事?”

    “东家是对此事有所怀疑?”

    “起初的确是怀疑的,皇上即便再糊涂,也是要面子的,我父亲才刚为他和谈成功归来,他怎能转眼就杀功臣的妻子?”

    钟大掌柜摇了摇头,低声道:“咱们皇上行事素来无法以常人作风来推断。”

    为了自保,皇上脸都不要了,残害忠良的事做的难道还少?

    秦宜宁眉头都快拧出疙瘩,焦急的道:“钟大掌柜,咱们有没有法子能救我母亲一命?宫里是否有人脉?”

    “东家只管吩咐,但凡有能力去办的,老朽不会推辞。况且昭韵司的人脉本就是东家的人脉。”钟大掌柜说到此处笑了起来,“来之前,听说了宫里的事,我便猜到东家不会袖手旁观,必然要想法子营救夫人的。是以已经安排人去买通守门的侍卫,到时候咱们弄身内监的衣裳,想法子进去将大夫人偷出来。”

    秦宜宁看着钟大掌柜带有皱纹却笑得十分慈爱诚恳的脸,鼻子酸,眼泪险些流下来。

    钟大掌柜是外人,尚且能因为她当初的举手之劳而不顾自身安危的为她想办法

    老太君与母亲相处了近三十年,竟还如此冷心冷情。

    那府里的冰冷,已经出了秦宜宁的想象。而有了对比,才越能看得出到底谁亲谁疏,谁靠得住。

    马车狭窄,可秦宜宁依旧给钟大掌柜行礼:“大恩不言谢。”

    “东家切不可如此!”钟大掌柜连忙搀扶,道:“当初若不是东家,这会子我们一家怕早已经被清流那些人报复,折腾到家破人亡了,说不定老朽坟头草都长出一尺高了,哪里还能坐在这里与您说话?有恩不报,不是老朽作风,东家往后再不要与我如此客气。”

    秦宜宁用袖口沾了沾眼角的泪,道:“好,往后我不多提。”

    “东家救了人又做何打算?”

    “宫里若丢了人,必定会彻查,我只能安排我母亲逃走。至于我,却是不能走的。到时候少不得是一场分离。”秦宜宁有些低落,但转眼就打起精神来,“不过无论如何,只要有命在,就还有见面的日子。”

    钟大掌柜闻言点头,对秦宜宁危难之际不离不弃,又坚韧不拔的心性十分佩服。

    说话之间,马车已到了昭韵司旗下距离皇宫最近的“归林楼”。

    这个时辰,归林楼中还有许多的食客,秦宜宁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露面,就先去了后院暂且等消息。

    谁知不多时钟大掌柜竟面色严肃的带回个更加令人绝望的消息。

    “东家,咱们的人刚打探到,说是您离开秦府不久,宫里的人就又去传话,大夫人的事闹大了,从毒酒赐死,改为明日午时午门外枭示众了。”

    秦宜宁闻言脑子里轰的一声,白瓷青花盖碗从她玉白的手中掉落,落在了她腿上,将热茶泼了满腿,又掉落在地,出一声破碎的尖响。

    “姑娘!”冰糖和松兰连忙上前来,为她检查裙摆,生怕她被烫伤。

    幸而是冬日里,穿的厚实,否则这一碗热茶倒在腿上,可不是要烫伤。

    钟大掌柜叹息道:“东家,您别太难过。”

    秦宜宁深呼吸几次,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声音略带颤抖的道:“钟大掌柜可听说到底是为了什么吗?”

    赐毒酒这种死法,对外还可以宣称人是暴毙而亡,还算是保留了死后的尊严。

    可是午门外枭示众这种刑罚,连遮掩的机会都不给了。

    枭与斩不同。

    斩只是砍头。

    枭却是将砍下的头颅高高挂在木杆之上示众。

    这是对付大奸大恶之人的刑罚。

    孙氏又犯了什么错?

    钟大掌柜道:“据说是夫人辱骂皇上是昏君,说皇上专门残害忠良,怎么不早死早托生……”

    秦宜宁捂住了额头,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她就是再坚强,到底也只是个还未及笄的少女,即便见识过再多人情冷暖,面对这种大事,依旧是难以抉择,手忙脚乱。

    “我父亲呢?我父亲这会子可回府了?”父亲必然有办法能够救人!

    钟大掌柜摇摇头:“还没听说秦太师回府的消息。”

    难道父亲被牵累,被关起来了?

    秦宜宁眼神直直望着忽明忽暗的烛火,撑着额头定定的出神。

    冰糖和松兰这会子虽焦急愤怒,却不敢胡乱出言干扰了秦宜宁,就只在一旁跟着干着急。

    片刻之后,秦宜宁眼神坚定下来。

    “无论如何,我不能眼看着我娘去死。她即便骂了昏君,有犯上的嫌疑,也不过是因为耿直说了实话罢了,定国公府败落的本就冤枉,昏君这么做,是被骂的臊了才恼羞成怒。只是他越是这样做,骂他的人只会更多。”

    “是,夫人的确没有骂错。”钟大掌柜低声道:“可东家您能怎么办?”

    “无论如何,也要尽力一试,不过后头的事钟大掌柜也不好参与了。您就只帮我去道上打听打听,咱们出大笔银子,是否有道上的兄弟愿意为我母亲冒险一次。我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只要银子给的够,应该会有看不惯昏君作为的侠士出手。”

    “您是要劫法场!”

    “对。”秦宜宁点头。

    钟大掌柜沉思片刻,颔道:“咱们昭韵司别的不多,就是有人脉,我立即去打听。东家就暂且休息,咱们尽力而为,您也不要太过劳神了。”

    秦宜宁感激的道:“这次的事你要小心,不要亲自出面将自己也牵累了,有什么你只管往我身上推便是。等人雇佣来,你就不要在参与这件事,只管安安分分的做你的昭韵司大掌柜。”

    “姑娘说的哪里话,我老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大掌柜的人品我知道。可您不是一个人,您还有一家子人呢。听我的,这件事千万不要多插手,只管多吩咐几层人,绕着弯的去雇人来。”

    钟大掌柜张了张口,最后还是将话咽了下去,重重的点头,快步出去了。

    冰糖去寻了一条裙子来,服侍秦宜宁换上。

    “姑娘,您不要担忧,暂且歇下吧。不论明日要做什么,您也要养精蓄锐才有力气不是?”

    秦宜宁抿着唇点头,半晌方道:“你们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ps:

    宜宁:我滴亲娘,实话怎么能乱说!

    逄枭:想小兔兔,伐开心!

    二白: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