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回家

第一百一十五章 回家

 
    冰糖和松兰听了秦宜宁将这几日的事情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不禁都呆住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㈠W?.81ZW.COM

    “这么说,那位姚公子就是大周忠顺亲王?就是传言中茹毛饮血的那个杀人狂魔?”冰糖瞠大双目。

    秦宜宁点点头,“不过看起来他并不是似传言中那般。”

    “天呐!我竟然有那么多机会可以一针扎死他!”冰糖原地打转起来,“难怪他气势与寻常人不同,还有那般高强的武技,只是奴婢不懂,秦太师分明是当年用离间计致死护国将军的人,算起来,您正是逄小王爷的仇人之女,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竟还对您如此特别,这说起来着实让人不明白。”

    松兰摸着秦宜宁抱着的小兔子,笑道:“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英雄难过美人关嘛,咱们姑娘生了这幅模样,莫说别人,就是我们每天在跟前伺候的,有时候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何况逄小王爷了,姑娘,您看逄小王爷多有心啊,还送您个小兔子来陪您,这小兔子真可爱。”

    二白似乎听得懂松兰夸奖似的,用小脑袋蹭了蹭松兰的手心,转而又扭着小屁股想跳下地。

    秦宜宁便弯腰将它放下地,就见二白一蹦一蹦的到了门口,一副想出去又没办法的样子。

    “它是要出去?”冰糖奇怪的上前去,帮二白推开了门,二白就扭着圆滚滚的小屁股一蹦一蹦的出去了。

    不过片刻冰糖就将二白抱了回来,笑道:“逄小王爷倒是会送,这小兔子成精了不成?竟还知道自己出去如厕。”

    又软又可爱毛茸茸的小动物自来惹人喜欢,不只是秦宜宁喜欢,冰糖和松兰也很喜欢二白,仔细的帮二白清理了一下,就抱来再度交到秦宜宁手上。

    秦宜宁抱着二白,看着它脖子上那个红彤彤的梅花络子,想起那个狂妄的人弯腰俯身堪称温柔的为小兔子系上络子时的模样,不禁秀眉微蹙,脸颊却染上了绯红。

    冰糖和松兰对视了一眼。

    冰糖笑道:“姑娘,您就别多想了,您不是说了吗,船到桥头自然直,咱们先前还觉得此番和谈前途黑暗,如今不是也有惊无险的过来了吗。更何况,奴婢说句心里话,您别恼奴婢。”

    冰糖说着,就在秦宜宁身边蹲下,一面用一根手指去摸二白的头,一面道:“奴婢觉得,逄小王爷那个人不坏,如今城中传的风言风语的,若是传您与姓廉的,那奴婢就恨不得去杀了那个色胚,可传您和逄小王爷的,奴婢倒是觉得您俩本来就是郎才女貌。”

    松兰也点头附和,“是啊,逄小王爷几次三番救了您,如今可并非只是在仙姑观救您性命这一遭了,在军营中若不是逄小王爷搅浑了水,不说您逃不过姓廉的魔爪,就是太师爷护着您,皇上也要怪罪的。被他那么一番闹腾,皇上自还怪罪谁去?”

    秦宜宁被他们说的脸上更红了。

    她们是没看到这人多过分,她又不能与人说逄枭是怎么言语轻薄她,又是怎么强\吻她的。那个人从前虽然嘴巴不好,总喜欢戏弄她,可到底行事还是君子所为。想不到到了军营之中,他就原形毕露了,真真是个混世魔王的模样。

    见秦宜宁红着脸不说话,松兰和冰糖也都识趣的不在多言。

    毕竟,这世道女子本就弱势,如秦宜宁这般身份的女子,未来也从来由不得自己做主,这会子多言挪了小姐的心性,万一将来命运还有其他的安排,岂不是空让人伤心?

    二人就吩咐人去预备热水伺候秦宜宁盥洗。

    秦宜宁推辞了刘知府设的晚宴,倒下便沉沉睡了,在军营之中提心吊胆,她连续几日都吃不下睡不着,这一次倒是睡的深沉,直睡到了次日天光大亮。

    而秦槐远和崔文庆商议了一番,决定还是不要在奚华城多耽搁,早早的命人回京送信,告诉了皇帝和谈成功的好消息,这厢只略作整顿就率众离开了奚华。

    离开时,百姓夹道欢送,更有人将“智潘安”的名号叫的雷动。

    秦宜宁和冰糖、松兰三人坐在马车里,也禁不住外头的热闹,好奇的将窗帘掀起一条缝隙往外看。

    冰糖低声道:“我们俩什么都没做,倒是能跟着老爷和姑娘沾光,尝尝被人爱戴的滋味儿,这就是狐假虎威。”

    秦宜宁闻言,轻轻地握住了冰糖的手。

    冰糖命苦,唐家人没有活下来。若是能够活下来,百姓对唐太医也会如此爱戴的。

    冰糖似乎明白秦宜宁在想什么,便对她开朗一笑。

    松兰那里一直看着外头,这会子却突然道:“姑娘,您看,外面那个是不是逄小王爷?”

    秦宜宁奇怪的俯身随着松兰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车队的后面,两个男人牵着马不紧不慢的缀行,穿的都是寻常的细棉布的棉斗篷,脸也被毛领子遮住了一半,仔细一看,那身形样貌,不是逄枭和虎子是谁?

    这俩人又要做什么?!

    似乎察觉到秦宜宁的视线,原本一直冷着脸的逄枭看向马车,与秦宜宁眼神相对的一瞬,忽然露齿一笑。

    秦宜宁被他笑的心里颤动,一把就放下了暖帘。

    逄枭摸了摸鼻子,又冷下了脸。

    他对着铜镜练了半天的笑,不会这么丑吧?

    马车里,松兰道:“他们这般乔装跟着出城,是要去京都的?这样怕是不好吧。”

    秦宜宁无意识的一下下摸着二白,给它顺着毛,半晌方平稳了心跳,道:“如今和谈成功,大周撤兵出关,两国恢复了邦交,他们就是随便在大燕朝的土地上走动,也没人会挑出半点不是的。”

    冰糖道:“许只是顺路呢,姑娘不要放心上,只要他们对姑娘没有恶意,就不怕。”

    松兰闻言,便也点了点头。

    车队离开了奚华城,便加快了度。秦宜宁几次观察,现逄枭和虎子并未跟上队伍,虽有些奇怪他们两人的度竟然这么慢,但不过只略一想就丢开了。

    来时觉得前途坎坷,路程漫漫。回去时人人归心似箭,就连脚步都轻快了许多,是以来时走了两天的路,回去只用了一天半,到了二十九这日的晌午,车队便来到了京都城外。

    皇帝知道了和谈成功,众人正在归程,早已安排了内侍在城门前等候着。

    见了秦槐远一行,身着铁灰色太监服的内监就恭敬的行了大礼,陪笑道:“秦太师,崔大人,皇上的口谕,说是暂且请大人一行人在城外扎营安置一夜,明儿个一早,皇上要举办个迎接仪式,会亲自带领众臣出城相迎。”

    秦槐远笑着道:“是,有劳公公替本官回皇上的话,皇上一番苦心,臣感佩五内。”

    “秦太师是皇上肱骨之臣,皇上重视您也是应当的。”内监又看向了队伍后头那辆马车,笑道:“皇上还有旨意,请秦太师安排秦小姐先行入城,毕竟明日仪式之上人多口杂。”

    皇帝这是怕人背后嚼舌他用个女子去和谈?

    不过秦槐远巴不得先将秦宜宁送回去,免得女儿被至于众人各种怀疑和揣测的目光之下。

    是以秦槐远笑着道:“到底是皇上思虑周全,臣是万万想不到的,如此臣立即就命人将小女送入城中去。多谢这位公公。”

    内监恭敬的给秦槐远和崔文庆行了礼,就告辞回宫去复命了。

    秦槐远和崔文庆命人在城外扎营,又安排了十来人护送秦宜宁先回府去。

    “见了老太君多安慰安慰她老人家。就说为父明日参加完仪式,就回府去了。”秦槐远嘱咐秦宜宁。

    “女儿知道,不会让老太君担心的。”

    秦槐远点头,又道:“和谈中的一些事,有些事能说的,有些不能说,你自己留心。”

    “女儿有分寸,不会乱讲的,毕竟这是朝中机密之事。”秦宜宁笑着应下。

    秦槐远知道秦宜宁聪慧的很,便放心的笑了笑:“幸而咱们都平安回来了,往后的日子好生去过,还有盼头。”

    “是。”秦宜宁看着秦槐远笑了,自己也禁不住笑,这一次和谈出行,秦宜宁对秦槐远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对父亲的孺慕之思也更重了。

    与秦槐远说了几句话,秦宜宁就登上马车,带着人进了京都城。

    路过踏云客栈,秦宜宁先下车去见了钟大掌柜。

    钟大掌柜看秦宜宁回来,欢喜的当场跪下给满天神佛都磕了一遍头,“姑娘回来我就放心了!”

    秦宜宁扶起钟大掌柜,笑道:“这些日子烦劳你了,我不在京都的这十几天,京都可有生什么大事?”

    “其余的倒是没有,就是听说太子与宁王大吵了一架,宁王气的将太子赶出了王府。咱们的人也都是听那些酒客私下闲谈的,不知事情的真假,反正大家都在说太子爷脑子不清楚,就那么一个靠山,居然还自己闹的不可开交,往后可拿什么与妖后争。”

    秦宜宁想起出行之日太子的荒唐,在一结合此言,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禁不住道:“也难保宁王从前就靠得住。”

    钟大掌柜也是精明人,一句便懂了,笑着点了点头,又正色道:“还有一件事,是您府上的。”

    “哦?什么事?”秦宜宁疑惑的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