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所有权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所有权

 
    逄枭抱着小兔子原本心情是极好的,谁知秦宜宁进门来劈头盖脸就是讽刺。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脸色沉了下来,逄枭抱着兔子利落的站起身。

    “给你!接着!”

    秦宜宁诧异的很,目光落在小兔子身上。

    那只小白兔生的与寻常兔子不大相同,身体看起来略胖了一些,脸颊鼓鼓的,耳朵也垂在两侧,且整个儿身子只有巴掌大小,浑身雪白的毛,只有左眼有一圈黑眼圈,模样看起来竟说不出的好笑。

    高大的逄枭托着那么小的一只小兔子送到自己面前,让秦宜宁看的差点绷不住露出笑容。

    “逄小王爷这是什么意思?无功不受禄,我怎敢耽搁你扮嫦娥呢。”

    这蠢丫头根本就是在记仇!

    他昨儿是轻薄了他,可她也不想想,若不是他恰好在,今日她还能好端端站在这里与他斗嘴吗?

    他废了多大的力气才找来这么一只可爱的小兔子送给她,就是希望她能够消气,可她不但不领情,竟还出言讽刺!

    “给你的,你就收下。”逄枭黑着脸上前两步,就要将小兔子塞给秦宜宁。

    秦宜宁退后不肯接受:“我不要,您自个儿留着吧。”

    逄枭面色阴沉骇人,眼中聚集着风暴,点头道:“好,你不要是吧?那我就摔死它!”

    说着高举手臂,作势要将兔子扔地上。

    秦宜宁唬了一跳,忙去拉他的袖子,“你这是做什么!你简直无理取闹!”

    “是你敬酒不吃偏要吃罚酒!”

    逄枭将高举的手臂放下来,双手捧着胖墩墩的小兔子递给秦宜宁:“呐,还不拿去!”

    秦宜宁勉强接过来,入手是绵软温热的一小团,小家伙在她手心里挪了挪,黑眼睛望着秦宜宁,眼神十分纯净。

    秦宜宁就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软化了,禁不住露出个笑容,一手搂着它,一手摸了摸它的背。

    逄枭想了想,就从腰上解下玉佩,将上头的小巧红梅络子解了下来,走到秦宜宁近前。

    秦宜宁疑惑的退后,刚要问他做什么,却见他大手灵活的把小巧的红梅络子打了个结,系在了小兔子脖子上。

    他躬着身子,二人的面颊近在咫尺,他没有抬头看她,专注手上正在打的蝴蝶结,秦宜宁的角度却能看到他低头时好看的长眉和长长的睫毛。

    她不禁蹙眉别开眼。

    “它叫二白,是本王给你的信物,也是大周与大燕和谈的信物,你若是不好生养着它,亏待了它,今日和谈的一切本王就随时当做作废。”

    秦宜宁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瞪着逄枭:“王爷未免太幼稚了!”

    “随你怎么说。反正二白本王是交给你了,你看着办。”

    秦宜宁就想起这人曾经还说她长得像他们家大白。说大白是一条哈巴狗,他们家还有条看门的狼犬叫大黑。

    如今这小兔子叫二白……

    若不是场合不对,秦宜宁真想嘲笑逄家人取名的能力。

    可现在她只想骂逄枭无理取闹。

    不是说他是杀人如麻、用兵诡道的战神吗?

    为何她认识的逄枭与传言中的完全不同?这人根本就是个喜怒不定的疯子!

    低下头,看着脖子上戴了小巧红梅花络子的小兔子,小兔子在她手上挪了个舒坦的姿势,也用漆黑的大眼睛看着她。

    逄枭负手站在秦宜宁面前,旁若无人欣赏面前这一大一小软软的两只,面上便禁不住露出笑来。

    在他的眼里,她就和二白一样,又软又乖,只想叫人抱怀里好好的摸摸头顺顺毛。

    秦宜宁这厢无奈的看向一旁的秦槐远。

    而秦槐远和崔文庆也一直在看着秦宜宁这边的动静。

    秦槐远眼神平静,看不出在想什么。

    崔文庆则是满脸的了然之色。

    秦宜宁就知道这些人必然是误会了。

    有了逄枭几次三番霸道的自作主张,如今又送这种“信物”,她已被迫打上了逄枭的标签了。

    若是和谈能够顺利谈下,她即便能完好无损的回到京都,下一步等着她的,怕也是要被送给逄枭的命运。

    这种被人摆布的命运,真的是令她无可奈何。

    廉盛捷这厢见逄枭竟用个廉价的兔子来讨秦宜宁的喜欢,心里便觉一阵气闷。在看秦宜宁一身素色,领口是雪白的毛裘,白皙玉手上又捧着一只小白兔,那模样果真就如嫦娥似的,不免看的痴了。

    可惜,真真可惜,此番前来没有与美人**一度,是他最大的损失。

    他还待仔细的再多看几眼,逄枭却已走到了他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

    廉盛捷唬的差点从交椅上掉下地,他被逄枭打出了心理阴影,面上的肌肉都在抽搐,身上各处伤口痛的厉害的紧,恨不能用双手抱住头才能有一些安全感。

    可他到底也是兵部尚书。

    天知道廉盛捷用了多大的力气才稳住自己,没让自己出丑。

    逄枭似笑非笑的站在廉盛捷面前,气场全开,欣赏他那恨不能钻桌子下头去的丑态,半晌才道:“廉大人,已经谈好了吗?”

    “本官才是平南主帅,才是此番和谈的主事人,你,你……”

    对上逄枭威慑十足的眼神,廉盛捷后头的话便不自觉的咽进嗓子里去了。

    “廉大人此番耽搁皇上大事,和谈之中屡次推三阻四,本王必定要狠狠参你一本。”

    “你竟反咬一口!”廉盛捷怒道:“分明是你殴打本官在先,你又名什么要弹劾本官!”

    “本王殴打你?谁瞧见了?谁能给你作证?分明是你自己行为不检,调戏良家女子不成,反而被人家的父兄追着打,廉大人好歹一大把年纪了,也要顾全自己家里人的名声才是,丢人都丢到人家燕朝来了,你不怕臊,你儿女还活不活了?”

    “你放屁!那天本官的副将分明瞧见了!”

    “是吗,那随你。现在先用印吧。”

    逄枭施施然在一旁落了坐,悠哉的端起一盏茶品了一口。

    廉盛捷气的浑身抖,半晌才反应过来,这几日他身边的副将怎么都没出现过?

    想起逄枭素日的行事风格,廉盛捷背脊上汗毛都竖了起来。那副将该不会是被……

    如今是在前线,冤死个把人回去都好交代,他若是被弄死了,恐怕逄枭都能给他找出各种能让圣上信服的理由来。

    若是旁人,恐怕会有所忌惮。毕竟自己位高权重有功高震主之嫌,做事还不肯收敛,那不是等着做出头鸟么?

    可是逄枭不同,他做事根本就不按着常理出牌。性子又诡谲多变,时而稳重,时而狡猾,能充的起文雅之士,也能做的了地痞无赖,这人根本就是个让人摸不透的滚刀肉啊!

    廉盛捷心里冒着寒气,手上的动作就不再迟疑,在和谈的条约之上用了自己的私印和官印。

    眼瞧着一式两份的条约上双方都用了印,秦槐远和崔文庆心里都松了好大的一口气。

    逄枭也笑了,翘着二郎腿道:“如此甚好,往后咱们就不打仗了,恢复通商和邦交,过太平日子。”

    回头又对秦宜宁歪着半边唇角坏坏一笑,“这样一来,本王就可以去你们大燕逛一逛,也见识见识大燕富庶之乡到底什么模样。”

    秦宜宁被他笑的脸上红,心里暗骂:说的是人话,可那表情是人的表情吗!根本就是个纨绔!

    秦槐远站起身来,与廉盛捷和与逄枭客套了一番,两厢相互寒暄,随即便相互作别。

    逄枭看了看秦宜宁,道:“你可好生对待二白啊。”

    秦宜宁白了他一眼,低头摸着小兔子道:“取了个什么名字,一穷二白一穷二白,都没听过么。”

    逄枭闻言一愣,竟抱臂思考了起来:“经你一说,是不大好听,那你说叫什么好?”

    秦宜宁觉得这人简直无聊透顶,不但给兔子绑络子,还给兔子取名。

    转而又觉得自己也是多事,竟会跟逄之曦这种笨蛋计较兔子的名字。

    秦宜宁抱着兔子转身就走:“算了,就叫二白好了。”

    逄枭笑着追了两步,“唉!你也觉得本王取的名字好?”

    回答他的是秦宜宁头都懒得回的背影,还有周围虎贲军那看怪物一般的眼神。

    逄枭这才回过神来,又恢复了往日的神色,吩咐人拔营。

    虎子跟在一旁,早已忍笑忍的快内伤了,这会儿也不敢笑出声,就低着头跟在逄枭的身后走远了。

    大燕人这厢听说和谈已成,一时间欢声雷动。

    一行人准备拔营,秦槐远、崔文庆则是先带着秦宜宁启程回城。

    来时抱着一死的决心,心情沉重。归时人人雀跃的笑着,比过年还喜庆。

    秦槐远早命人回来传信,是以众人才到了城门前,王辉将军和刘知府就已带着人大开城门,百姓们听说了和谈成功的好消息,这会子都宛若赶庙会一般冲了过来,夹道欢迎,大声欢呼。

    而逄小王爷对秦太师之女一见钟情的消息,竟长了翅膀一般迅传遍了奚华城。

    所有人都知道,秦小姐跟着秦太师去了军营,被逄小王爷一眼相中,廉盛捷那个色胚根本就没机会靠近秦小姐半步。

    原本担心的名节受损并未避免,只是对象变了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