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强吻

第一百一十二章 强吻

 
    夜晚的野风吹的旌旗猎猎作响,虎贲军的军旗上,狰狞的金绣虎头在火把的映衬下亮出尖锐的獠牙。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㈠.81ZW.COM

    秦宜宁裹紧披风,长在脑后飞舞着,穿过空旷的广场,直走向对面营地中间那座贵气的营帐。

    她事先打探过,廉盛捷因是主帅,军中地位最高,是以住在最为奢华的营帐中,此人不但好逸恶劳、贪图享受,还每晚都要有美人作陪。

    这个时辰,寻常兵士都已入睡,只有巡逻和站岗的士兵还在值守,是以中间那座最为贵气华丽的帐篷也成为唯一一个有灯光的所在。

    站岗的虎贲军早已现了秦宜宁的身影。她一身玉色的锦绣披风,在夜色下闪着淡淡的光,衬的她白皙的脸蛋如玉一般无暇。

    军队里老鼠都是公的,有个女子,还是如此美貌的女子,他们自然要大饱眼福一番。

    是以守职站岗的兵士看秦宜宁来了,也不阻拦,就只顾着欣赏。

    秦宜宁察觉到数到目光的注视,浑身犹如针刺,背脊汗毛直竖。可她不能退缩,不能惧怕,不能让父亲为了护着自己而丢了性命。

    思索之间,她已站在帐篷外。透过明亮的灯光,她能看到帐篷中摆设之物投射过来的影子。

    两名站岗的虎贲军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有些犹豫。

    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大晚上的站在帐篷外,分明就是投怀送抱来的。

    他们是不拦呢,还是不拦呢,还是不拦呢?

    两人交换了一个彼此都懂的眼神,并未开口。

    秦宜宁涨红了脸,抿了抿红唇,才道:“小女子秦氏,求见大人。”

    帐篷之中一片安静。

    就在秦宜宁紧张又尴尬的浑身冒汗时,才听里头传来一声:“进。”

    秦宜宁握紧了袖中的匕,定了定心神,这才缓步上前,撩帘而入。

    站岗的两个虎贲军再度对视,都露出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帐中燃着四站绢灯,左手边放着一张条案,上头整齐的摆放着书籍舆图等物,条案背后是一把交椅,交椅后头的帐壁上挂着一把宝剑。

    右侧铺着红地毡,一架屏风挡在中间,外侧放着一张行军床,上头被褥整齐的叠放。

    屏风里侧似乎燃着一盏灯,将屏风上投出了一个浴桶的轮廓,浴桶之中有个人影,看得出正在沐浴,淅沥沥水声传来,秦宜宁看到那人影正在撩水的手臂。

    秦宜宁的脸一下就红透了。

    再如何坚强她也只是个未出阁的少女,只要一想到廉盛捷那年老肥胖的身躯,她就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战粟起来,一阵阵恶心在胃里翻滚。

    看来,来时想的再明白,待到真正面对时,她也不可能完全无动于衷。

    秦宜宁行礼道:“小女子秦氏,见过大人。”

    那头传来一个低哑的男声,以缓慢的语说道:“秦小姐,那天不是不待见本官吗,今日漏夜前来,也不怕本官把你吃了?”

    这话说的露骨,秦宜宁听的又羞又恼,却不能作,只能低声道:“大人是明白人,今日小女子前来的目的,大人应该明白。”

    “哦?那你说说,你有什么目的?”

    秦宜宁听着对方那轻佻的语气,便恨不能干脆一刀捅死他,可和谈之事少了这人的印章又办不成,便知能道:

    “大人若肯在已谈好的合约之上用印,小女子自当满足大人的要求。”

    “哈哈,你这小女子,倒是懂得什么叫国家大义,竟肯为了你们那个昏君献身了?”

    秦宜宁不想理会廉盛捷的讽刺,缓缓的握紧了手中的匕,又道:“大人答应吗?”

    “我若是不答应,你又打算如何?”

    水声哗啦作响,秦宜宁看到屏风上映出个男人的身影,她羞得连忙低了头。就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衣料声,随即就敏锐的感觉到有放肆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一股陌生男人的气息越来越近,低垂的视线中出现一双男子光着的大脚,那双脚的脚背上是筋骨突出,一看就十分有力。

    秦宜宁握紧了匕,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谁知下一瞬,那自己却被一双铁臂环住,牢牢地贴在了一个火热的怀抱中。

    她猛然抬头,正对上逄枭那张英俊的脸。

    “你,你……”

    他长高挽,梢滴落的水落肩头单薄的雪白的衣料上,就有一块布料变成透明。秦宜宁的双手用力抵住的是他温暖的胸膛,她甚至感觉得到掌心下那柔中带刚的结实肌肉,和肌肉之下心脏有力的跳动。

    “怎么是你!”秦宜宁双眼瞪的溜圆。

    “不是我,难道你希望是廉老狗?”

    “我不是……我是来……”

    “你是来给廉老狗投怀送抱的?还是说……”他一直大手猛的抓住她一直手腕,一使巧劲儿,她袖袋中的匕就落进了他的手里。而她身子转了个方向,被他一只大手牢牢扣住了纤腰,背部贴着他的胸膛。

    他将下巴枕在她肩头,嗅着她间和颈部的馨香,喃喃道:“还是说,你是来行刺的?”

    秦宜宁哪里想得到主帐里住的竟然不是廉盛捷?又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一个男子,她脑子快成一锅浆糊了,只顾着用力挣扎。

    “你放开我!”

    “不放。”

    “逄之曦,你放开!”

    “不放!老子就不放!怎么,你能来伺候廉老狗,就不能给老子抱抱了!”

    “你流氓!”

    “我流氓?你来主动献身还怪老子流氓?”

    逄枭也不知自己哪来的那么大火气,低沉的声音中满含着压抑的怒气,大手狠狠握着她的腰,呼吸着她身上微甜的少女气息,恨不能一把拧断她的脖子!

    他不敢想象,如果今日他没将廉老狗一脚踹出营帐,夺来这主帐自己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会经历什么!

    “你说,要是今日你碰上的是廉老狗,你要做什么!你是要献身,还是要行刺!”

    “你管不着!放手!”

    秦宜宁感觉到身后之人掩藏不住的怒气和杀意,脑海里警钟大作,浑身都因本能的恐惧而汗毛乍起,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来挣扎。

    她觉得若是不逃开,这人怕是一把就能掐死她!

    秦宜宁的力气很大,可她碰上的却是逄枭。

    逄枭感觉到她出常人的力气,觉得她是对自己厌恶至极,火气更加忍不住了!

    他废了多大的力气才能忍住自己不要伤害她,可她根本都没感觉到!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蠢女人!”

    逄枭牙缝里挤出一句,握住她肩膀强迫她转身,将她压向自己,俯身狠狠的咬上她的红唇。

    起初他的确是想咬她,可柔软甜蜜的触感让他沉醉其中,想下口也舍不得了,啃噬变作吸允,大掌改为按着她的后脑,另一手掐着她的下颌,迫使她张开樱唇方便他的侵犯。

    秦宜宁只听见脑子里轰的一声响,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居然敢亲她!

    那日在营帐里,他霸道的不顾她的感受就说出“老子的女人”这种话来,她还勉强可以解释他这是在为她和秦槐远解围,免得让大周皇帝误会秦槐远不肯将她献给廉盛捷。

    可现在这算什么?

    这人隐瞒身份在她身边,救她性命,与她相交。

    枉她还当他是个朋友,真心相待,还想着报答他救命之恩。

    他现在却趁机轻薄!

    秦宜宁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开始手脚并用的挣扎,喉咙里出小动物一般委屈的呜咽声。

    逄枭的怒火早就被这一吻熄了,她现在的模样又软又乖,在他看来就像个炸毛的小兔子,让他忍不住要搂搂哄哄,移开唇,一吻霸道的落在她的额头,亲出了一声响来。

    “好了,不闹了,乖!”

    “你算什么东西,你怎么能这样!”

    秦宜宁捂着嘴唇,又改而用手背去蹭额头,眼泪扑簌簌的往下落。

    “我算什么东西?!”刚消的怒意再度燃起,逄枭冷着脸骂道:“老子是你男人!你说我算什么东西!你是宁肯陪廉老狗那个混账睡也不要老子是不是!”

    “你滚开!我不想看见你了!”

    秦宜宁用力推开他,趁他不备转身就跑。

    逄枭被她那句“不想见你”说的愣在原地,竟然听见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又是愤怒,又是委屈,百般滋味搅合在一起,最后变成说不出的苦涩,深吸了两口气,才举步追了出去。

    “你给我站住!”逄枭一声大吼。

    而帐子外的虎贲军,本来看到秦宜宁跑了都有些呆愣,这是投怀送抱没成功?还是他们家王爷被嫌弃了?

    谁知逄枭只穿着中衣赤着双足就这么追了出来。

    他一声大吼,虎贲军就都警惕起来,巡逻的虎贲军立即抽出兵刃追了上去。

    而营地对面的大燕士兵也都听见了逄枭的声音。

    眼见着对方的虎贲军挥着明晃晃的兵刃冲了过来,他们还当大周人是要反悔劫营,都慌乱了起来。

    “快起来,抄家伙!大周人劫营了!”

    秦槐远和崔文庆闻声也都赶忙披上衣裳跑了出来。严阵以待的大燕士兵也都抽出兵刃应了上去,与追来的虎贲军形成对峙的场面。

    秦宜宁这时已跑到了秦槐远身边。

    一看到女儿满脸泪痕,秦槐远就是心中一跳,忙拉住了秦宜宁:“宜姐儿,你没事吧!”

    逄枭在心里骂了一声“蠢女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穿着中衣,衣衫半敞露出结实的肌肉,赤足叉腰站在虎贲军的队伍前,指着大燕人高声道:

    “蠢女人!今儿个老子暂时放了你!你等着,你早晚是老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