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一十章 原来是他!

第一百一十章 原来是他!

 
    秦槐远上前一步,将秦宜宁挡在背后,随即疑惑的看向正盯着自己的老者。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他并不认识这个人,不懂为何对方会用这般饱含怒气和怨恨的眼神看着自己。

    郑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慈眉善目的笑着道:“这位大人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智潘安’秦太师了?”

    秦槐远拱了拱手,“那不过是一些百姓的谬赞罢了。敢问这位先生是?”

    “在下忠顺亲王帐下一名谋士,姓郑。”

    一听忠顺亲王的名号,秦槐远和秦宜宁一瞬都明白这人为何会有如此敌意了。

    秦槐远毕竟是当年设离间计的人。这位郑先生的年纪,或许曾跟随过逄中正。

    “原来是郑先生。真是失敬。”秦槐远四处看了看,笑着道:“这位神采非凡的大人,想必便是兵部尚书廉大人吧?不知逄小王爷是否也在?”

    廉盛捷已伸长了脖子,放肆的目光又在秦宜宁身上来回转了好几圈,听到秦槐远说到自己,心里便一阵得意,然他紧接着问起逄枭,又觉得不喜,当即沉下脸道:

    “本帅如今掌管平南大军,奉我皇旨意主持和谈事宜,逄小王爷如今不过是个虎贲将军,在与不在有何不同?”

    秦槐远挑眉,微笑道:“说的也是。”

    郑培早将秦宜宁打量了一番,心里暗骂又一个祸国殃民的妖精,面上堆笑问:“敢问这位女公子又是贵国的哪一位官员?”

    一句话,说的大燕人脸上都有些热。

    大燕素来没有女官,人尽皆知。

    廉盛捷好色成性,也不是秘密。

    大燕和谈的队伍中,带着一位绝色美人,目的已是很明显了。

    郑培这般问,便是将大燕的尊严踩在脚下狠狠践踏。

    秦宜宁对这位郑先生已是没什么好感了。

    秦槐远却依旧微笑着,道:“这是我的嫡女。我没有嫡子,膝下只有这么一颗明珠,将来有心委以重任,是以走到哪里都喜欢带着她,让她长长见识,开开眼界。”

    大燕人吁了口气,觉得被踩在脚下的面子又一次找回来了,心中赞扬起秦槐远的机智。

    大周人则是暗自鄙夷,要献美人还找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真不要脸!

    “原来是秦太师家的女公子,真是失敬。”郑培依旧在笑,只是眼里充满了嘲讽。

    若真是个寻常的闺秀,在廉盛捷放肆的目光和郑培嘲讽的笑容下,怕早就要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可秦宜宁只是平静的站在秦槐远身后,真的如同个跟随父亲出来长见识的嫡子一般。

    “既如此,咱们便帐中说话吧。”大燕礼部尚书崔文庆笑着道:“我已命人预备下酒菜,咱们边吃边聊,边吃边聊。”

    “请。”

    “请!”

    和谈的主要人员进了主帐,秦宜宁自然是跟随在秦槐远的身旁。

    帐篷是纯白色的军用粗帐子,地当间燃烧篝火,上头架着个铁锅正在烧水。地上铺了鲜红的地毯,再往里去,两侧各摆了三张条几。

    廉盛捷与一名副将、郑培,三人坐在了左手边。

    秦槐远、崔文庆坐在右边。

    秦宜宁则是拿了个交杌,坐在了父亲的身后。

    廉盛捷与秦槐远面对面而坐,一抬眼就能看到秦宜宁那张俏脸,早已是心潮澎湃,淫\心大起。

    和谈之事他虽是主持的官员,可心思都放在了美人身上,其中商定了什么,竟都没往心里去。

    亏得大周还有郑培这个稳重又敏锐的,与秦槐远和崔文庆唇枪舌战、明褒暗讽、讨价还价,这才没有落了下风,没叫大燕言语上占了便宜。

    这谈判,一谈就过了四个时辰。

    可许多地方,如纳贡,割地等事都没打成共识。

    大周人狮子大开口,要的是利益的最大化。

    秦槐远则是咬死了不松口,力图将损失降到最低。

    道华灯初上,帐中有兵士点燃灯火,众人早已说的口干舌燥,就连酒菜也都冷了又热,来回了几次。

    廉盛捷看了一下午的美人儿,脑海中早已翻腾了无数花招。

    听了秦槐远不同意赔款五千万两白银之事,皱着眉佯作思考道:“这五千万两白银作为赔偿我大周将士的损失费用,着实不多。不过呢,也不是不能商量的。”

    郑培见状,刚要开口,廉盛捷就沉着脸道:“郑先生忙了一下午,是不是也该让本官说几句了?”

    郑培是逄枭的幕僚,在虎贲军中有“军师”之称,却无实际的官衔和军衔,他今日能坐在这里,完全是靠逄枭的提拔,逄枭不在军营,虎贲军必须出个代表,廉盛捷才不敢当面对他如何。

    可廉盛捷摆出官威,郑培也是毫无办法。

    见郑培不说话了,廉盛捷站起身来,佯作活动筋骨伸展手臂,在地当中溜达了两圈,最后就走到了秦槐远身旁。

    他俯身去看秦宜宁白皙的脸,眼神满是垂涎,话却是对秦槐远说的:

    “当然了,和谈,和谈,便是要一同谈论嘛!本官最爱饮酒,听闻秦太师将嫡女当做嫡子一般的培养,想必女公子的酒量也不差,若是女公子能陪本官喝两杯,那些条件也还是可以商议的嘛!”

    终于来了!

    秦宜宁闭了闭眼。

    秦槐远的双手渐握成拳,面上微笑着,心里却在愤怒和无奈中挣扎。

    秦宜宁不想秦槐远为难,便站起身来屈膝一礼。

    “廉大人是盖世英雄,性情豪爽,小女子佩服的紧,如此,小女子便借此良机,敬大人一杯。”

    说着便端起酒坛来,为廉盛捷满满的倒了一大海碗,自己则是端起了小巧的白瓷酒盅。

    廉盛捷接过美人儿递来的白瓷酒碗,眼里都是对方欺霜赛雪的肌肤,脑里全是那些旖旎心思,哪里还反应的过来自己喝的是什么?

    眼睛盯着秦宜宁一口喝干了一碗,腹中尝到一阵辛辣烧灼,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灌了一大碗烧刀子!

    廉盛捷有些醉意上头,也不生气,笑了起来。

    “哎!这美人恩最难消受,美人倒的酒味道都格外的好。”

    “是吗,那大人在吃一碗。俗语说三碗不过岗,大人的英勇,当吃三碗才是。”说罢干脆的又倒了一碗,眸光晶亮的看着廉盛捷。

    廉盛捷这会子酒劲儿已经上来了,虽不至于晕头转向,但也是酒壮怂人胆,最是激动的时候,他也顾不上旁人在不在场,大手便去抓住了秦宜宁柔若无骨的小手,将人往怀里带。

    “美人儿,你这是要灌醉我?跟你说,我老廉最怕的就是美人儿的温柔,你若肯伺候好了我,咱们的和谈怎么不好商量呢?我这里稍微松松口,我国圣上天高路远的,也要听我的回报才是嘛。美人儿是通透人儿,我也看出来了,咱们来一段露水姻缘,也不算辜负了这天赐的缘分,你说是不是?”

    秦宜宁浑身僵硬,面色已是紫涨,睁圆的杏眼中含着屈辱和愤怒,但是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她今日来的目的,不就是做这个吗?

    露水姻缘?她是不是该庆幸老天爷至少没安排这位廉大人要将她带走?

    秦槐远额头青筋暴起,忍无可忍的站起身来,一把将秦宜宁拦在身后。

    “廉大人,我带小女来不过是为了多走走看看,长长见识罢了,咱们还是谈正经事要紧。”

    秦宜宁眼含泪光的看向秦槐远挡住自己的高大背影。

    她的父亲,到底还是护着她的。

    虽然圣命难违,不得不带着她来,但是关键时刻,还是父亲护着她!

    可是,她能如此心安理得的由父亲护着吗?万一和谈失败,皇上怪罪下来呢?

    廉盛捷脸色一下就黑了,酒劲儿上头,他说话声音也极高。

    “怎么?你们知道老廉我好这一口儿,带了个大美人儿来不就是给我享用的吗?如今我肯给你面子,那是给你们脸!你这会儿后悔了,早干什么去了!五千万两白银,外加十五座城池,一点都不能少!”

    刚才还只要五座城池呢,现在竟然就地起价了!

    秦宜宁咬着唇,不想让秦槐远为了她而坏了正事。只要父亲心里护着她,她便已经知足了。

    秦槐远也在天人交战之中,一时间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廉盛捷得意的笑着,推开秦槐远,再度抓住了秦宜宁的手就要将人往外带去。

    他料定了秦槐远不敢再阻拦!

    谁知正当此时,帐帘忽然被呼的一下撩开,一个高大的身影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这人宽肩乍背,猿臂蜂腰,一身玄色的战袍显得人面如冠玉,只是那人修长入鬓的剑眉下上挑的凤眼中,此时正酝酿着风暴!

    秦槐远回头,见了此人便是一愣。

    秦宜宁更是惊讶,“姚之曦……”

    她心思电转,只当这人是闯来救自己的,心里一时间百感交集,眼泪险些落下来,慌乱的劝他:“你快走,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

    逄枭却是不管不顾,抡圆了臂膀,二话不说就一刀砍了过去!

    这一刀直奔廉盛捷面门,若真劈中,廉盛捷脑袋都要开花。

    一旁的郑培吓的一声大叫:“小王爷,不可!”

    秦宜宁一愣,随即瞠目,猛然看向逄枭。

    廉盛捷吓的酒醒了一半,“妈呀”一声倒退了两步,一屁股跌坐在地,险险的躲开了那一刀,慌的冷汗都下来了,抖着手指着逄枭大叫:

    “逄之曦,你做什么!”

    “我\操\你姥姥!敢对老子的女人动手动脚,我他\妈劈了你!”说着又是一刀,虎虎生风的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