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零九章 豪情天纵

第一百零九章 豪情天纵

 
    大燕和谈的队伍一到,便被等候多时的王辉将军和刘知府率人接进了城中。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见随行的还有一位容姿绝色的姑娘,众人哪还有不明白的?

    沙场征战的热血汉子们,脸上就都有些热。

    他们不似龟缩在京都只懂纸上谈兵、贪生怕死的那群人。冲杀在前线,亲眼见识过战争的残酷,最是了解老弱妇孺在战争中充当的角色。

    爷们拼死一站,为的就是让强敌不再伤害家中妇孺,让百姓人人有饭吃,有衣穿,让孩童有书可读,平安长大。所以但凡有一点血性的汉子,都不愿奸、淫、掳、掠之事生在眼前!

    他们若是拼死了,那是他们功夫不济,身后之事他们也就管不着了。

    可他们还没拼死,皇上却让个清清白白的姑娘送上门去,这不是生生打脸吗?

    那大周皇帝,对大燕百般欺凌。皇上却听信妖后谗言,残害忠良不说,还不顾民众心声。

    定国公府满门忠义之士的鲜血还没冷透,众将士正卯足了劲要奋力一搏,可皇上竟那般贪生怕死,大周随便说一句和谈,皇上就不计前嫌,还主动把秦太师的女儿也给送上去了。

    所有人心里都憋着一口恶气无处泄,对昏君、妖后恨极,对惨遭灭门的定国公府痛极,对他们素来尊重的秦太师同情至极,也对秦太师之女怜惜至极。

    是以王辉将军和刘知府一行人,对秦槐远和秦宜宁极为客套。

    “秦太师,秦小姐,今日就请暂且在知府衙门安置吧。”

    秦槐远道:“安置之事不急,恐夜长梦多、突生变数,不如现在就命人送信去敌军大营,将和谈的地点和时间先敲定下来为妙。”

    刘知府点头道:“是,太师说的有理。”

    秦槐远回头对秦宜宁道:“你先去好生休息吧,有事我命人去接你。”

    “是,父亲。”秦宜宁给众人行了礼,就退了下去。

    知府夫人正带着丫鬟婆子守在门外,见秦宜宁出来,立即客气的引着她去了衙门内宅,安排她住在正院上房,又命丫鬟婆子们预备好饭好菜,热水伺候。

    这一夜,秦宜宁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她表现的再坚强,可到底也是个尚未及笄的姑娘,一想到自己即将经历的事,她就紧张的浑身冷。

    她一直说自己看得开,一直告诉自己什么都没有活下去重要。

    可事情真到了眼前,她突然开始怀疑,自己若真的被侮辱,是否还能坚持着活下去,人活着,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看着投在帐子上的灯光出神,直到天光泛起了鱼肚白,秦宜宁才迷迷糊糊的睡下,似乎才刚入眠,外头就传来下人回话的声音。

    “秦太师命人来请四小姐了。”

    秦宜宁一个激灵便坐起身,撩开帐子,看到的是面无人色的松兰和双眼通红的冰糖。

    “知道了,你去告诉我父亲,我稍后就到。”秦宜宁的嗓音有些沙哑。

    揉了揉略微疼的太阳穴,秦宜宁对冰糖和松兰道:“服侍我梳妆吧。”

    “是。”

    松兰哽咽了一声,拿出来时预备好的一身碧玉色锦绣褙子和一身白狐腋毛领子的玉色素锦披风伺候秦宜宁换上,冰糖则开了妆奁,为秦宜宁上妆。

    云堆翠髻,蛾眉淡扫,水翦双眸,丹点嫣唇……

    秦宜宁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与平日的素颜不同,今日的她比往日要明艳的多。

    她试着微笑。

    她笑了,可一旁的冰糖和松兰都哭了。

    “姑娘,您,您……”

    “别哭了。我又不是去送死。”秦宜宁站起身,轻抚垂落在肩头的长,笑道:“你们就别跟我去了,在这里等我。”

    “姑娘!我跟您一起去!”冰糖吸着鼻子:“我好歹会用毒,那老不死若真对你不利,我就毒死他!”

    “毒死了他,和谈失败,下一个死的就是秦府全家了。”秦宜宁苦笑着拿了帕子为冰糖拭泪,“不怕的,不论怎样我都会活着回来,你们跟着我去不方便,就在此处安心等我。”

    松兰哽咽着扑通一声跪下,抓着秦宜宁玉色的披风一角道:“姑娘,奴婢的命是您救的,您若不在了,奴婢就跟着去,到底下接着服侍您!”

    “我也是!您若是不在了,我就回去找妖后同归于尽,到了底下我还服侍您!”冰糖也跪下,抓住了秦宜宁的手。

    “傻话。”

    秦宜宁拉起二人,拍了拍松兰的肩,又掐了下冰糖的苹果脸。

    “你们都还年轻呢,何况我若真不在了,你们就不想着帮我照顾我母亲?”

    “姑娘……”松兰哭的更凶了。

    秦宜宁眨着眼将即将涌出的泪意逼了回去,留给她们最灿烂的笑脸。

    “好了,我走了。”说罢转身,毫不犹豫推门出去。

    冰糖和松兰呜咽着追了上去,却只能站在廊下,看着秦宜宁跟随知府夫人渐行渐远的背影。

    秦槐远一夜未眠,此时披着一身黑貂裘站在廊下,仰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出神。王辉将军已在外预备出行事宜,刘知府则陪同站在一旁。

    “父亲。”

    一声清唤让秦槐远收回心神。

    循声望去,正看见打扮素雅,却明艳的让人移不开眼的秦宜宁。

    “父亲,咱们这就去吗?”秦宜宁微笑。

    秦槐远的喉结不停的上下滚动,许久才强自咬牙,点头道:“和谈的地点不论放在城里还是城外,都不让人放心,是以昨夜经过协商,将在奚华城外两军阵中搭建临时帐篷,两方各自允许带一百兵士随同。宜姐儿,你稍后就随为父一起去。”

    秦宜宁乖巧的点头,鬓边的珍珠流苏微微晃动,“不在城里正好,免得大周人潜进来对咱们不利。咱们出行也要关紧城门,留人镇守才是。”

    “你说的是。为父已与刘知府和王辉将军商议过,和谈之事就由为父带着礼部官员主持,王辉将军和刘知府依旧留下守城。”

    “如此甚好,咱们也能放心。”

    不多时,王辉将军已经拣选了一百名军中的汉子,秦槐远和礼部尚书崔文庆在前,秦宜宁独自一人在后,一同离开了知府衙门。

    离开城门之前,秦槐远带着秦宜宁登上了城楼。王辉将军、刘知府和随行的一百名汉子紧随其后。

    站在巍峨的城门楼上,一阵野风吹来,秦宜宁脑后的长随风飘扬。

    她看着朝阳下大好山河,看着不远处兵临城下的大周军营,看着远方苍白绵延的山峦,忽然觉得天高地阔,郁结的心情舒展开来。

    秦槐远负手而立,高声问:“宜姐儿,你怕吗?”

    “怕什么?人来到世上,谁都不能活着离开,大不了一死,有何可怕?”

    她的话音不高,但在场之人都听的分明。

    原本被选中的一百名汉子,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就连礼部尚书崔文庆都紧张出了满背脊的冷汗。

    万一和谈不成,大周翻脸,他们一行人没一个能活的。

    可现在,这些男子被激起了满腔热血,胆气顿生,豪情天纵!

    怕什么?

    一个小女子尚且有如此心怀,没道理他们这些爷们还怕死!

    王辉将军动容的道:“秦小姐不愧是名门之女,我等佩服!秦太师放心,若和谈不成,我们就是拼死也要干死这群胆敢欺到大燕门前的贼子!”

    “好。有王将军和刘知府守城,我们也无后顾之忧了。”秦槐远平和一笑,转而高声道:“预备车马,启程。”

    “是!”汉子们高声应和,声震云霄。

    秦槐远和崔文庆上了第一辆马车,秦宜宁则单独坐在第二辆马车,由一百名兵士护送着,一路前往两军阵中刚刚搭建成的临时大营。

    因两边带来的兵士人数相同,加上各自安置的帐篷以及和谈时用的主帐,营地占地很广。

    秦宜宁一行人的车马刚进营地,就看到身着红衣黑甲和土黄军服的两波人马早已井井有条的占据了半边营地。

    红衣黑甲之人袖口上都有个虎头标识,这些人背后,几面黑底金虎旗与一面红底黑字的“逄”字大旗迎风招展。

    而身着正常土黄色大周军服的汉子们背后,飘扬的是“廉”字大旗。

    秦宜宁便知道,红衣黑甲的就是忠顺亲王逄枭的虎贲军。而土黄军服的是寻常大周士兵,应该是兵部尚书廉盛捷的人。

    马车缓缓停下,秦槐远与崔文庆先后下了车。

    秦宜宁也踩着垫脚的黑漆木凳缓缓下车。

    一抬头,正看到对面营帐里走出一群人。

    为的是个年过五十,身材健硕,但眼袋低垂满面油光身穿金甲的将领。

    这人一看到秦宜宁,两眼都直了,脚步一瞬停住,恨不能将眼珠子都挖出来挂在秦宜宁的身上。

    如此好色之徒,必是大周兵部尚书廉盛捷。

    秦宜宁心内嫌恶,面上只当不知,美眸一转,目光落在一位身披浅灰棉斗篷,须髯飘摆、道骨仙风六旬长者身上。

    这是何人?倒像是一位谋士。

    而这位老神仙一样的长者,正用一种仇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秦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