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零五章 表了个白

第一百零五章 表了个白

 
    逄枭倾身向前,一手撑着罗汉床沿,另一手指着唇角,张大眼微撅着薄唇笑看着她:“你说我是破嘴?我嘴哪里破了?我怎么没感觉到?”

    秦宜宁险些被他那忽然靠近的俊脸晃花了眼,红着脸往后躲:“你这人,真是好没意思,我是说你嘴巴太坏,总欺负人,又没说你嘴巴真的破了。八一?中文网? ? W?W?W?.?8㈠1㈠Z㈧W?.㈧COM”

    “是吗?”逄枭已下了地,看着她霞飞双颊的模样,忍不住负手弯腰,凑近她缓缓道:“那是我会错意了。”

    秦宜宁抬头,正对上他暗沉深邃的眼神。

    他的眼睛很漂亮,鼻梁高挺笔直,唇形微薄,唇角上翘,此时严肃的闭着嘴,依旧让她觉得他似有笑意。秦宜宁猛然惊觉自己竟盯着姚之曦的脸看了起来,忙垂下眼,眼神便落在了他半露在雪白交领外的喉结上。

    看这里似乎也不对。

    秦宜宁索性转回头去看别处。

    逄枭笑起来,佯作不在意的在她面前负手踱步,虽没有看她,可所的注意力都落在她身上。

    “啧啧,想不到你竟是这般懂得认命的女子,与我想的到不一样,我还猜想你会直接逃走呢。”

    “这个节骨眼儿上,我逃走了,一家人怎么办?”

    “他们对你又不好,又没养育过你。为了他们就要牺牲你自己,你甘心?”

    “他们对我的确不一定是真心,从前也没有养育过我,可我又为他们做过什么?我又不是金锞子,难道还能让每个人见了我都喜欢?”

    逄枭闻言一愣,噗嗤笑了:“那也不见得。”

    “什么?”秦宜宁不解的看着他。

    “我见了你就挺喜欢的。”

    秦宜宁脑子里轰的一声,脸颊一瞬涨的绯红,唇角翕动,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逄枭也惊讶自己竟说出这么一句来,咳嗽了一声,补救道:“谁叫你长的像我们家大白。”

    “大白?”秦宜宁呆呆的问。

    逄枭笑了:“我娘养的一只哈巴狗,一身雪白的毛,又傻又贪吃,我娘给她取了个名叫大白,还有一只看门的狼犬,名叫大黑,它们俩是一对儿。”

    “你!”秦宜宁怒瞪着面前之人,方才一瞬的尴尬和羞涩退去,竟分辨不出现在是什么心情了。

    他总是喜欢逗弄她,身份不明不白,说话半真不假,秦宜宁已经分不清他到底哪一句是真话,哪一句是假话,只知道自己见了他总会被气的牙痒,想干脆不理他,他又不是真的特别惹人厌,若理会他,自己又总被占便宜。

    真是叫她都不知该如何对他才好。

    但是一想到即将到来的和谈之旅,那之后她都不知能不能活着回来,许多纠缠在一起的情绪秦宜宁也就不去理清,也不在乎了。

    “若不是看在你是我的救命恩人的份儿上,我一定要揍你一顿。”秦宜宁泄气的哼了一声。

    逄枭笑道:“你揍我?还是给我按摩?”

    “姚公子,我真的不与你说笑了。其实你就是不捎信儿来,我也是要来见你的。我此番前去,生死未卜,兴许这次便是永别了。你的救命之恩我尚且未曾报答,心里着实愧疚的很。”

    秦宜宁站起身叫了冰糖过来,“冰糖说,你身上的毒再三四天便可解了。我也就能安心了。我已嘱咐了钟大掌柜,往后若有什么事,我若不在,你来找钟大掌柜也是一样的,昭韵司虽不是什么大买卖,你或许看不在眼里,人脉还是有一些,虽然这也算不得报答,但也是我现在唯一能安排的了。”

    秦宜宁说罢叫了冰糖:“你去给姚公子施针吧。”

    逄枭皱着眉看着她的背影。

    她如缎子一般的鸦青长和雪白的裙裾看在他眼中,让他觉得她像是水墨画中人,随时会飘然远去。

    她在女子中算是高挑的身材,可也只及他的肩膀高,如此娇软的一个小姑娘,却要被迫承担如此多的无奈,从小到大,她的一切都由不得自己,她与他的命运又何等相似?

    “秦四。”逄枭鬼使神差的叫住了她。

    秦宜宁回头,“怎么?”

    “没事,你放心便是了。”

    秦宜宁不解的眨了眨眼,并不懂逄枭说的放心是什么意思,但依旧笑了一下,道:“我去与钟大掌柜说说话,让冰糖留下为你诊治。姚公子,就此别过吧。”

    逄枭挑眉一笑,摆手道:“罢了,你去吧。”说着转回身解去大氅。

    秦宜宁便不多留,去与钟大掌柜说起话来。

    秦宜宁要跟随秦槐远参与和谈的事,如今已被传的天下皆知。许多人在背后骂昏君,钟大掌柜听闻消息后,也是难过的一夜没睡。

    这会儿见了秦宜宁,钟大掌柜险些当面就哭了,叠声咒骂道:“真是昏聩,昏聩啊!东家这么好的人,为何要摊上这样的事儿来。女儿家最要紧的便是名声,若真是去了奚华城……”

    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会引起秦宜宁的恐慌,钟大掌柜摸了一把眼角的热泪,“真是作孽啊!”

    秦宜宁体会得到钟大掌柜对自己的关切,笑着亲自为他斟了一碗茶。

    “我一直觉得自个儿命大。小时候被丢在野地里,早就该被野狼叼去了,我却被养母捡到。七岁时养母病危,我本决定要卖身换钱给养母瞧病,却遇上了好心人给了我一笔银子。”

    “八岁时养母病逝,我自个儿进了深山,本以为哪天就一命呜呼了,谁知我竟侥幸活了下来,后来我又觉得自己八成要打猎一辈子了,可我父亲的人却找到了我。”

    说到此处秦宜宁笑眯眯的看着钟大掌柜,安慰道:“可见,人这一生的际遇,不走到最后一步,永远都无法确定眼前的到底是好运还是厄运。”

    钟大掌柜被秦宜宁乐观的态度感染,心中顿生豪情,“东家小姐果真心怀宽广,老夫虚长了这么些年岁,却是不及小姐多了。”

    “钟大掌柜真是说笑了,其实与您说实话吧,我着实怕的要命,可事到临头,怕又有何用?就如我们每个人都知生下来就一定会死,难道我们就不活了?即便是怕,日子也要过下去。船到桥头自然直,听天由命罢了。”

    钟大掌柜闻言禁不住笑:“可不正是这个理儿。”

    秦宜宁与钟大掌柜交代了一番,最后低声道:“我此去怕是凶多吉少,若我回不来,皇上或许会收回昭韵司为己所用。先前皇上抄没定国公府时就已经惦记着昭韵司的产业了,我若出事,皇上收回此处也是名正言顺,钟大掌柜是昭韵司的老掌柜了,皇上并不会亏待你,只是,我担心我外祖母他们。”

    秦宜宁在时,可以用身份的便利将定国公府的女眷们租赁出来用银子养着,可一旦她不在了,皇帝做了昭韵司的主人,必然是不会养着人吃白饭的。

    钟大掌柜叹道:“东家,我人微言轻,不敢保证什么,但我能与您保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一定会帮衬老东家夫人。老东家在时,对我不薄。您对我全家又有救命之恩,这恩情我还没报,若您真有万一,您放心,我一定尽力照拂她们。实在不成,我掏一笔银子让她们逃走。”

    秦宜宁点了点头,由衷的感激道:“多谢你了。”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如今她眼看着就要落寞了,就连自家堂姐妹和祖母都要踩她几脚,钟大掌柜却没有落井下石,还能承诺帮衬定国公府的遗孀,秦宜宁已是感动非常。

    与钟大掌柜说话的时间,冰糖已为逄枭针灸妥当。

    秦宜宁便带着婢女们回了秦府。

    此后几日,秦宜宁都未出门,只专心的留在兴宁园侍奉孙氏。

    孙氏遭受连番打击,先是得知自己养了十四年的女儿是个假的,后是孙元鸣之死,定国公府男丁抄斩,紧接着便是秦槐远纳了曹氏为妾,众人对待她态度,前后落差之巨成了压垮她的那根稻草。

    如今秦宜宁又要被献给一个老色魔,都未必能活着回来。

    孙氏与秦宜宁的关系才刚好一些,就要眼看着女儿往火坑里跳,她如何能受得了?

    几项夹攻之下,孙氏便病倒了。

    秦宜宁每日忙着侍疾,其余的一概不管,眨眼过去八天,待到正月十五这一日,詹嬷嬷与秦宜宁告辞回了宫里。

    临行之前,秦宜宁真诚的与詹嬷嬷行礼道谢。

    这短短的月余时间,秦宜宁从詹嬷嬷身上学到良多,受益匪浅。

    詹嬷嬷看着秦宜宁漂亮的脸,只想到了“红颜命薄”这四个字,奈何她只是个奴婢,自己尚且如同浮萍,也真的帮不上秦宜宁,就只能无奈的告辞。

    元宵佳节,暖阁晚宴,秦家的气氛有些压抑。

    老太君端起酒盏,叹息道:“明日和谈的队伍便要启程,宜姐儿的行装可都打点妥当了?”

    秦宜宁点头:“是,都已经打点妥当了。”

    “嗯,那就好。”

    老太君话音方落,就见秦嬷嬷面色极为难看的走了进来:“老太君,各位主子。”

    梅兰竹菊四君子的红木雕花大插屏另一边,秦槐远等男子也都撂下银筷,看向门口的秦嬷嬷。

    秦嬷嬷低垂头道:“皇后娘娘派遣了一位燕喜嬷嬷来教导四小姐,此时人已在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