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零四章 小白兔

第一百零四章 小白兔

 
    秦宜宁对虎子颔,“你家公子身子可好些了?”

    虎子笑嘻嘻的道:“土豆姑娘针法如神,公子已经好多了。?  ?八?一中文? W㈧W?W?.㈠8?1?Z?W.COM”

    “你才是土豆呢!”冰糖气的跳脚,“猫崽子我警告你,我今儿正在气头上,你要是再叫我土豆我就跟你急!”

    “嘿!你还不是叫我猫崽子么。”虎子冲着冰糖吐舌头,“你跟我急又能把我怎样啊,小土豆!”

    冰糖苹果脸气的红扑扑的,大眼睛使劲瞪着虎子,抽了一根针灸用的银针就要扎他。

    虎子被她瞪的浑身舒坦,笑的更欢了,跳着躲开让冰糖追。

    秦宜宁与松兰和秋露对视一眼,笑道:“你们在外头等我。”

    “是。”松兰、秋露行礼退下。

    秦宜宁便进了屋,缓步走向里间。穿过落地罩,就见姚之曦正慵懒的斜倚在临窗罗汉床上看书。

    阳光透过明纸从他背后照射进来,将他高大的身形勾勒出了一圈淡金色的光晕,他如墨的和黑貂绒的毛领子上都撒了一层星光,将他轮廓分明的硬朗五官也染上几分温柔。

    眼前的景象,给她一种岁月静好之感,这是她不曾有过的感受。

    秦宜宁禁不住笑了起来,声音里也染上了温和的笑意。

    “姚公子。”

    逄枭听见她的声音,唇角就禁不住的往上扬,只是他依旧固执的维持着书的姿态,头也不抬的懒懒道:“真是稀客啊,我还当你已经忘了我呢。”

    那语气怎么听怎么酸。

    秦宜宁歉然道:“你的伤势我一直都在关心,只是家中有事,不得空出来,幸而冰糖每天都会将你的情况告诉我,知道公子的情况在好转,我也就放心了。”

    逄枭哼了一声,抬起头来斜睨她:“你说的倒是好听。”

    他慵懒的盘膝而坐,抬着下巴看人时,凤眼中仿佛有光,秦宜宁这才现这人的睫毛竟然很长,眉眼很是俊俏。

    秦宜宁见他如此,莫名就想起曾经救过自己的那群野马中神骏的头马。

    一样的俊俏,一样的烈性,明明是暴躁至极的脾性,若硬碰是打死也不肯让人骑的,自己为报恩好意陪伴,主动割草喂食,主动伺候洗浴,那般火爆脾气的头马竟肯让她骑了。

    所以对付这种脾气,不论是野生的马儿还是野生的姚公子,都只能顺毛撸?

    思及此,秦宜宁笑容更加温暖,诚恳的行了一礼道:“近日怠慢了你,是我的不是。着实是因家中有事……”

    想了想,又续道:“我家的事你也知道,曹国丈的长女又做了我父亲的妾室,府中风向有变,我母亲的性子又不讨老太君的喜欢,这几日过的着实辛苦。没能来看你着实怠慢了,姚公子大人大量,就不要怪罪小女子了。”

    她肯与他说起家里的事,意思就是不当他是外人了。

    虽然逄枭有的是办法知道秦家的事,可这些话从秦宜宁口中知道,即便她只是一语带过,依旧能让逄枭的心情舒畅。

    逄枭又哼一声,眼角眉梢已有笑意,骄傲的抬着下巴,“罢了,既然你这般诚恳的认错,本公子大人大量,就勉为其难不与你计较了。”

    秦宜宁眉开眼笑的道:“那就多谢你啦。”

    “笑什么呢,丑死了。”逄枭看着她的笑脸,只觉得背脊上一阵酥麻,连脑子都要麻了,脖颈和耳根红,用力冷着脸别开眼,“前儿还说要对我负责,要伺候我一辈子,连‘达达’都叫了却不肯理我,我还当你是忘恩负义不打算报答了呢!”

    秦宜宁的脸腾的红了。

    “达达”是情人、夫妻私话之时女子对男子亲昵的称呼,秦宜宁也是在市井中时偶然听话本时候听到过。上次他故意诓她叫他“姚大大”,谐音便是“达达”。

    想起他的没正经,秦宜宁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没对着救命恩人行凶。

    虎子这会儿早就逗够了冰糖,笑嘻嘻的端了茶碗来,“四小姐,请用茶。”

    秦宜宁便在一旁铺设了厚实坐褥的圈椅坐下,只低头品茶,不肯再理他了。

    逄枭却着下巴,趁着秦宜宁不看他,自个儿肆无忌惮的欣赏起美人儿来。

    多日不见,她依旧那么明艳,一身素淡装扮,不施粉黛,不戴金玉,整个人干净纯澈的像是一汪泉水,安静品茶的模样漂亮的像幅画儿,又乖巧的像只小白兔,叫人只想拿胡萝卜和青菜去投喂。

    逄枭自然知道秦宜宁的聪慧和厉害。

    但是在他眼里,秦宜宁的厉害就跟小白兔被惹毛了挠人一样,毫无杀伤力。

    真是奇了怪了,从前见到小兔子,他只会想是烤着吃还是红烧了吃,如今却想养一只,抱在怀里揪一揪兔耳朵,再使劲揉两把小白兔圆滚滚胖乎乎的小屁股。

    逄枭的眼神就落在了秦宜宁略显清瘦尚未育完全的身材上。

    啧啧,这兔子太瘦,需要多喂点胡萝卜。

    “姚公子!”秦宜宁被他盯的浑身不自在,终于忍不住了,放下茶碗怒瞪着他。

    只是她生的太美,又不是真的动了怒气和杀机,那眼神明亮含水,根本就没什么气势。

    逄枭被她这又软又乖的模样逗的噗嗤一笑,差一点就忍不住去摸她的脸。

    “罢了罢了,不逗你了。”万一真惹毛了以后可不好哄,“其实我是听说你要陪着你爹去和谈,大周那个兵部尚书不是什么好鸟。你若是不想去,我可以帮你。”

    说起和谈之事,秦宜宁虽神色不变,可逄枭立刻就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低落。

    也许是面对外人,自己的行为不会影响到对方的情绪和生死,秦宜宁不自禁就卸下了强作淡定的面具。

    “你帮我?能怎么帮我?叫皇上改变主意?还是叫大周换个主持和谈的官员?姚公子,我知道你来路不凡,可这两样都不是你我能够左右的。我这个位置,不能逃,不能躲,只能顺从认命。”

    逄枭挑着眉:“你要是真去了,以后可就要叫那个廉大人‘好达达’了。据我所知,廉大人的性子可不会像我这样只口头上占你便宜。”

    秦宜宁瞪他一眼,“你还知道你那张破嘴总占人便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