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章 逄枭的愤怒

第一百章 逄枭的愤怒

 
    姨娘们本以为凭老太君近日对孙氏的态度,这一次必定会帮她们出头,借机狠狠地踩上孙氏和秦宜宁几脚。八一?中文网? ? W?W?W?.?8㈠1㈠Z㈧W?.㈧COM

    怎料秦宜宁不过耳语几句,就让老太君改了主意!

    孙氏虽善妒,但于物质上并未克扣过她们,她们在秦家穿红着锦、娇婢侈童的惯了,哪里还能受得了做个寻常下人的苦?若被卖了,可就再没有这种吃香喝辣的日子过了!

    四位姨娘悔的肠子都要青了!

    她们就不该为了讨好曹氏而做这个出头鸟。

    现在想来,曹氏与她们同为姨娘,又出身高贵,怎么可能将她们看做自己人?

    闹了这一番,不但没报成仇,还将自己的前途闹没了。

    她们根本就是帮曹氏挖了个坑,把自己埋进去了!

    “老太君开恩,婢妾们知错了!”

    “大夫人,求大夫人开恩啊!”

    ……

    姨娘们扯开嗓子哭叫着求饶,全不见方才的刁钻跋扈和嘲讽嘴脸。

    粗使婆子们却下狠手将人往外拉扯,拉扯不动的就在腰上背上多拧几把,疼的抱着廊柱的不得不撒手。

    先前只有秦宜宁的吩咐,她们心里还没底,如今得了老太君的话,各个都没了后顾之忧,听这些姨娘吵闹的不像话,还有婆子索性解了姨娘腰上的汗巾子团了塞进她们嘴里。

    兴宁园很快就恢复了清净。

    满院剩下的仆婢,此时再看秦宜宁和孙氏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谁说大夫人失宠了?

    谁说四小姐失宠了?

    若真的失宠,老太君又怎会如此痛快的给四小姐和大夫人撑腰?

    那四个姨娘可不是才进府一天两天的,敢对大夫人和四小姐不敬,还不是照样提脚就给卖了!

    幸亏她们没有对大夫人和四小姐不敬,要么今日打罚卖掉的,恐怕就轮到自己了!

    秦宜宁美眸扫过院中众人的神色,心知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看来只要说的话对了老太君的心思,用老太君来做把刀也不是那么难。这一次她没有硬碰,照旧达到了目的。

    今日若不趁机用那四个姨娘立规矩,恐怕日后就连粗使下人都敢欺负到他们母女的头上来。

    秦宜宁自然很感激老太君的“帮忙”,笑着请她进屋里去吃茶。

    老太君看到众人神色,想到自己的做法虽讨好了曹氏,但也是帮助了孙氏和秦宜宁,立马意识到自己竟然被秦宜宁算计了,且还被算计的心甘情愿,不免有些被利用后的暴躁。

    她可不想再与秦宜宁和孙氏说话,免得被气死!

    老太君转身就走了。

    秦宜宁不在乎老太君的态度,与众人一同行礼恭送。

    而一左一右扶着老太君回去的二夫人和三太太,在见识过秦宜宁处事的手腕之后,对孙氏的估量再次改变了。

    孙氏是个鲁莽任性又跋扈无脑的,可秦宜宁不同。

    莫说秦槐远对内宅中事了若指掌。就算秦槐远不管内宅的事,如今孙氏身边有了个秦宜宁在,他们二房和三房想与长房别苗头也是难上加难。

    待到众人离开,曹雨晴笑着与孙氏点了下头,又对秦宜宁微笑着道:“四小姐聪慧过人,婢妾很是佩服,往后得了闲欢迎四小姐随时来婢妾这里坐坐。”

    孙氏瞪着曹雨晴,眼神中充满愤怒。

    不过秦宜宁照旧没有给孙氏开口的机会,笑着点头道:“今日多谢曹姨娘了。”

    曹雨晴莞尔:“四小姐不必客气,婢妾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二人对视着,同样俏丽的容颜上都挂着意味不明的笑,眼神交汇之下,让她们彼此都明白,秦宜宁所说的“多谢”,和曹雨晴所说的“举手之劳”,针对的绝对不是老太君罚跪秦宜宁曹雨晴求情这件事。

    曹雨晴这才进门几天?就兵不血刃的借秦宜宁的手轻轻松松除掉了四个对手,这是何等谋算?

    而秦宜宁利用此事,不但给孙氏重新立威,还逼迫的老太君不得公开支持孙氏卖妾室的做法,也让下人们重新重视起孙氏和秦宜宁来。

    这件事,是她们之间的互利双赢。

    秦宜宁懂,曹雨晴也懂,二人对视片刻,各自露出个心照不宣的笑容来。

    一旁的孙氏看不懂秦宜宁与曹雨晴打的是什么哑谜,可她心里隐约觉得其中有什么事。

    秦慧宁这时却已快被妒恨淹没。

    她不懂,为何明明自己已经成功的认了曹雨晴做义母,在秦宜宁的面前她还是处于弱势?秦宜宁的身旁明明只有个惯会拖后腿的孙氏,她凭什么将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曹氏为何会这般善待秦宜宁,还主动为秦宜宁求情?

    秦慧宁左思右想也不懂这初见不久的二人有何交集。

    她只知道,自己豁出去背上“见风使舵”骂名的决定,竟然没有为自己换来压制秦宜宁的筹码,这已足够让她恼恨!

    待到曹雨晴和秦慧宁告辞离开,秦宜宁才扶着孙氏进屋用饭。

    说起今日的事,秦宜宁略作解释,孙氏才彻底明白了曹雨晴的心机和秦宜宁的用意,对女儿的机智和手段不免更加信服了。

    而秦宜宁几句话就打了四个姨娘,还得到了老太君支持的消息,已传遍了全府上下。

    老太君本以为,秦槐远回府之后,听说自己四个小妾都被卖了,至少会问上一问,就连如何解释的说辞她都想好了。

    谁知道,秦槐远散衙回府之后,却将自己关进了书房,竟连来慈孝园请安的时辰都误了,老太君差人去问也没见人出来。

    而同样有机会参加大朝会的二老爷秦修远,却将一个令人震惊又意外的消息传到了全家人的耳中。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大周要与咱们和谈?”

    “正是。”秦修远点头道:“今日大朝会上,大周使臣说是要与咱们和谈,和谈的地点就在奚华城外军营之中,几番讨论之下,大哥成功胜出,皇上钦点大哥为和谈大使。”

    “好,好!”老太君开怀的手舞足蹈,连声叫好。

    不光是老太君,就是其余的女眷也都面露微笑。

    大周与大燕和谈,谁出面去谈,谈成后都是大功一件,要名垂史册的!

    秦槐远如今已是太子太师,若是在将和谈之事主持成功,将来民间声望和史书工笔上,都会有华丽的一笔记录。

    老太君连连道:“光宗耀祖,光宗耀祖啊!不过这明明是一件好事,为何你大哥回府之后还郁郁寡欢不肯见人?”

    秦修远闻言,面色终于露出一些异样来。

    “回母亲,是这样,和谈大使的人选,是在曹国丈与大哥之间二选其一的。皇上委任了大哥之后,曹国丈就……就给皇上出了个馊主意……”

    老太君身子前倾,瞪大了双眼道:“快说,什么馊主意!?”

    秦修远喃喃道:“曹国丈说,大周这一次奉旨主持和谈的是他们的兵部尚书廉盛捷,此人最是善于钻营,刁钻的很,幸而这人有个弱点,那就是好色,曹国丈建议皇上对此人用美人计。皇上一听,便觉得十分有理,直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计甚好。皇上刚说好,曹国丈就说‘秦太师有智潘安的美名,听说嫡女秦氏生的肖似其父,想必有倾国倾城之貌,为了促成两国和谈,秦太师若肯献上令爱,也是大功一件’。”

    “什么!”

    老太君听的脑子里嗡的一声响。

    她还想留着秦宜宁嫁给太子呢!

    若是这一次拿来和谈,这步棋可不就废了吗!

    那个廉盛捷她听说过,据说是个年纪老迈的色魔。秦宜宁若去和谈,想必贞洁不保。

    他们家好容易有个这般合适做太子妃的女儿,却要为了和谈之事而牺牲?!

    老太君焦急的道:“那皇上怎么说?皇上答应了?”

    秦修远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皇上已下了旨,命大哥十日后启程,带着宜姐儿去和谈。务必要促成和谈的成功,否则提头来见。所以,大哥才会如此气闷。”

    秦修远的话让满屋子人都如被冰封一般寂静无声。

    大家都知道,圣旨已下,秦槐远若舍不得女儿,毁的就有可能是整个秦家。秦家不会为了保护一个女子而舍弃多年来的经营,那么秦宜宁的牺牲已经是必然了。

    老太君端坐原位,抿着唇不言语。

    众人彼此对视,各有心思。

    而此时的踏云客栈,逄枭刚吩咐虎子送冰糖回去,就收到了手下传来的探报。

    他披着一件黑貂绒大氅站在窗前,将手中字条看过之后,面色凝重的将其丢进炭盆,低头看着明灭的炭火眉头紧锁。

    虎子进屋,看到逄枭脸色如此难看,担忧的问:“主子,您没事吧?可是伤口难受的紧?”

    逄枭脸色有些苍白,可愤怒之下,凤眼里却像是燃了两团火,看的虎子一个激灵退后了两步。

    逄枭沉默片刻,竟暴怒的一脚踹翻了炭盆!

    盆中的炭火撒了满地,吓的虎子忙端了一盆水来泼上去,“主子,您怎么了?”

    逄枭暴怒的大骂,“操他姥姥的尉迟老狗!圣上命廉盛捷主持与大燕和谈,燕帝要将秦四送给廉盛捷!”

    “啊!”虎子惊呼。

    这朵鲜花他主子都舍不得摘,难道要眼看着插在廉盛捷那坨狗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