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九十九章 意外求情

第九十九章 意外求情

 
    老太君愤然起身,就要往外头去。? 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二夫人和三太太对视了一眼,二人眼中都有兴味的光芒闪过。

    她们虽看不惯老太君那趋炎附势、见风使舵的谄媚嘴脸,可二房、三房从来也都是与长房别苗头的。尤其是二房,三老爷是庶出,老太君不疼,却要依仗着三房的银子钱,对三太太还算喜爱。可二房呢?嫡次子难道就要比嫡长子低到多少去?

    倒是秦嬷嬷上前来搀扶住老太君的手臂,温声劝道:“老太君不急,咱们披好了披风,穿暖一些再出去,老太君是有了春秋的人了,万一被风吹了,感冒了风寒可不是闹着玩的。”

    秦嬷嬷的话音慢条斯理,又是一心为了老太君,老太君自然是肯听的。

    一面由秦嬷嬷伺候她披上披风,戴上暖帽,老太君还一面咒骂:“我看那丫头是要骑在我头上了,这才消停了几天,她就敢这般行事,当着曹氏的面她是要做什么?难道她就不想想咱们家现在的艰难?”

    秦嬷嬷虽一心服侍老太君,可有时也看不惯老太君做绝的那些事,只是身为仆婢,想劝说又无法,见老太君说起来,她便借机劝道:

    “老太君息怒,儿孙自有儿孙福,您总为着儿孙之事这般动气,哪里对身子好了?何况您瞧瞧大老爷的态度,哪一次不是由着四姑娘去做的?奴婢看啊,大老爷是将四姑娘疼进心坎里,将她当做儿子一般来培养的,大老爷那般人品才华,所行所想之事自然不是奴婢这等粗人能够领会的,但是奴婢却知道,大老爷做事,自小就自成道理。如今官场上历练了这么多年,大老爷越的优秀了,看人的眼光也越的独到了,大老爷都任四小姐去做,想必如今的情况是大老爷希望看到的呢。”

    秦槐远根本就是老太君的软肋,秦嬷嬷一番高帽子戴过去,老太君心里纵然有气也消了大半,  再仔细去想秦嬷嬷话中的意思,可不正是这个道理么。

    老太君虽气秦宜宁如此霸道,但此时也觉得或许这正是秦槐远暗地里授意的?

    她倒是有心去问秦槐远的意思,可是今日是正月初六,朝中要开大朝会,秦槐远几时回来还不一定。

    至此,老太君的注意力已被转移,怒气算是消了大半。

    二夫人和三太太见老太君如此,也不好多说什么。

    他们都知道老太君虽然冲动,可秦嬷嬷却是个精明的,万一多言语半句被秦嬷嬷记恨上,背后加减她们多少言语老太君可都会相信的。

    一行人快步赶到兴宁园时,粗壮的婆子们已经帮四位姨娘换了装,刚才她们来时有多光鲜亮丽,如今看起来就有多狼狈不堪。

    婆子们拉扯着姨娘们往外拖,陈姨娘涕泪横流的抱住廊柱不撒手,花姨娘则是趴在地上双手扒着台基不放,院子里咒骂声、哭爹喊娘之声不断。

    秦宜宁正扶着孙氏站在正屋门前瞧着这混乱的场面,秦慧宁则是陪在曹雨晴身边。

    看到老太君来了,秦宜宁就笑着扶孙氏下了台阶行礼:“祖母来了。”

    “老太君安好。”孙氏和曹雨晴也行礼。

    老太君沉着脸:“我倒是想安好,可你根本不让我省心,我又如何能安好?孙氏,你这又是闹什么?还没出正月,你就敢给我闹出这样的事!皇上素来以仁治国,咱们大燕朝可是没有那个簪缨望族家里会出打杀奴婢的事,你要作,也给我轻点作!”

    孙氏这些日正赌气,老太君的冷漠无情早已将她伤了心,如今当面被训斥,以她的性子又哪里肯吃这个亏?

    谁知不等她开口,秦宜宁已经拉了她的手一下,先一步行礼道:“老太君息怒,孙女并未要打杀他们,只是他们服侍的不好,将人卖了罢了。而且今日之事并非母亲的注意,而是孙女的主意。”

    老太君犀利的目光瞪向秦宜宁,带着金镶翡翠戒指的手指点着秦宜宁的鼻子,“你就是不说我也要找你呢,你个乱家的野蹄子,还不给我跪下!”

    一旁的秦慧宁禁不住愉悦的弯起了嘴角,现在看看是谁先被收拾!

    秦宜宁浑不在意,刚要听命下跪,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搀住了手臂。

    回头看去,正对上曹雨晴那张花容月貌的俏脸。

    “老太君息怒。”

    曹雨晴满面笑容,手臂牢牢地挽着秦宜宁的不让她下跪,若不是亲眼所见,秦宜宁根本想不到曹雨晴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秦慧宁也十分惊讶,不明白明明自己都认了曹雨晴做一幕,她为什么还要帮着秦宜宁!

    “老太君,婢妾逾矩了,这天寒地冻的,四小姐女儿家,怎禁得起在这冰凉的石头地上下跪,万一作了病根,老爷定要心疼的。”

    老太君闻言,心里不免舒畅。

    曹雨晴生的容貌明艳,又从来不摆着曹家大小姐的架子,对她这个婆母从来都客客气气,千依百顺,且还事事都以秦槐远的角度去思考,为夫婿着想。

    她要罚跪秦宜宁,孙氏这个生母都尚且还在忙着生气,没有阻拦呢,曹雨晴却能做到这一点。

    老太君点了点头,对秦宜宁道:“看在你曹姨娘的份上,我就饶了你。你且说说,这园子里是怎么一回事!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卖这些姨娘了!?”

    秦宜宁不知曹雨晴到底是要做什么,此时也来不及多想,便走到老太君身旁低声道:“祖母,请您借一步说话,孙女有话要说。”

    老太君见秦宜宁神色郑重,便跟着她去了一旁。

    秦宜宁在老太君耳畔低声道:“老太君,这些妾室不守规矩,原本孙女还想着老太君仁慈,不计较他们多年无所出,只当养着一些下人罢了,谁料想他们却对夫人大不敬,孙女想着这府里的规矩不能坏在他们的手里,不能让父亲在外被人指着脊梁骨说内宅不宁连妾室都选不好,所以才打定主意卖了他们。更何况,如今曹姨娘进了门,您想想,这院子里还需要其他姨娘吗?”

    秦宜宁前面说的那些,老太君都不想听。

    老太君就只听见了最后一句。

    对啊!她怎么早就没想到!

    曹雨晴进门,无奈之下不能顶了孙氏的位置,那是嫡庶有别。

    可是秦槐远的内宅里除了嫡妻之外,若再有与曹氏平起平坐的妾室在,那不就是让曹氏不快么!

    所以今日秦宜宁要落这些小妾,难道是借机挥,也顺带帮秦槐远肃清后院?

    老太君这么一想,反而觉得秦宜宁将事情闹大,将妾室卖了也没什么错了。她作为老太君,必定是要分得清主次的。秦槐远对那四个妾室本就不热衷,是可有可无的态度,这么一看,他只有一起一妾也是足够的。

    思及此,老太君当即点头,回头便吩咐:“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这四个贱婢赶出府去!胆敢在大夫人面前吆五喝六,你们是瞧着秦家好欺负不是?秦家养着你们,不计较你们多年无所出,你们居然还敢抖起来了!”

    众人一阵目瞪口呆。

    秦宜宁到底与老太君说什么了?!这才眨眼的工夫,老太君居然能被她成功劝服,并且还主动要顺着她的意思去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