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九十八章 有奶就是娘

第九十八章 有奶就是娘

 
    “婢妾们给夫人请安,给四小姐请安。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㈧W?W?.㈧8?1?Z?W㈠.㈧C㈧OM”

    “女儿给母亲请安。”

    女子们娇声燕语的问安悦耳动听,整齐行礼的画面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

    前提是不要去看她们脸上的得意之色。

    秦宜宁笑着还礼,随即又坐在孙氏下手位上。

    孙氏则是面色通红,心中想着不要去管桌上放着的粗茶淡饭,也不要去想自己哭红的眼睛,就只拿出正房夫人的气派来对付这些人。

    可是她面红耳赤的模样,依旧出卖了她内心的窘迫和屈辱。

    曹雨晴施施然坐在一旁的圈椅上,慵懒的以手肘撑着身子,含笑望着众人,一副等着看戏的模样。

    花、李、钱、陈四位姨娘原本也想有样学样,跟着曹氏落座,可抬眸不经意对上秦宜宁似笑非笑的眼神时,又顿住了动作。

    她们到底不似曹雨晴这般家世背景出众的,做事也不敢太无顾虑。

    秦慧宁此时已笑着到了孙氏跟前,娇憨的挽着孙氏的手臂坐在她身旁,柔声解释道:“母亲,这些日我被父亲禁足,都没能来陪着您,您看起来消瘦了许多。”

    “嗯。”见到女儿,孙氏是高兴的,只是目光落在她银红色的交领锦绣袄上,就禁不住皱了眉:“你这是什么打扮?你外祖父和大舅才他们刚离世多久,你穿的花枝招展的给谁看!”

    秦慧宁闻言心中暗讽,面上却惶恐不已,站起身低着头道:

    “母亲,如今是正月里,女儿想着要在外走动,怕惹了老太君不快,自然只能略作装扮,何况义母才进门,我也是尽一尽孝心。”

    “义母?”孙氏一时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

    秦宜宁的眼神已落在一旁慵懒吃着蜜枣的曹雨晴身上。

    曹雨晴察觉到秦宜宁的注视,礼貌的回以一笑,大有亲近拉拢之意。

    秦宜宁淡淡挑眉,又收回了视线。

    看来秦慧宁已经抱牢了曹雨晴的大腿了。

    陈姨娘笑着道:“回大夫人,慧宁小姐与曹姐姐十分有缘,如今老太君做主,让慧宁小姐认了曹姐姐为义母,婢妾们才刚正是去慈孝园观礼的。”

    陈姨娘如今三十五岁,是自小服侍秦槐远的婢女,后来做了通房丫头,待到孙氏进门后开了脸抬了姨娘。

    陈氏觉得自己与秦槐远的情分不一般,即便是死契卖身给秦家的,地位到底不同,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顾及。

    她这些年一直怀疑是孙氏给她用了绝育药,否则她怎会一直没有身孕?!

    “正是呢,婢妾看着慧宁姑娘与曹姐姐的确是有缘,就连花容月貌都如此相似。”见陈姨娘如此,钱姨娘也配合的笑着:“才刚慈孝园摆了宴,众人都说慧宁姑娘与曹姐姐有几分相似呢。只是姐妹们心里都想着大夫人,都只略用了两口,就特地来给大夫人请安了。”

    钱氏是老太君从外面买来,为了给秦槐远传宗接代的良家子,如今二十八岁,看来却二十出头的模样,生的风流妩媚十分动人。

    有了陈姨娘和钱姨娘打头阵,花姨娘和李姨娘也都笑了起来,不顾孙氏铁青的面色七嘴八舌的恭喜起来。

    秦慧宁面露羞涩,撒娇的拉着孙氏的袖子摇了摇,叫了一声:“母亲。”

    孙氏眼前一阵阵黑,脑袋嗡嗡作响,好半晌才喘过一口气来,颤抖着指头点指着秦慧宁。

    “好,好啊!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我算是瞎了眼,白养了你这么多年!”话音方落,就一巴掌甩了过去。

    秦慧宁哪里想得到孙氏竟不顾曹雨晴也在,居然会抬手就打?根本来不及躲避,被一巴掌扇的跌坐在地,捂着脸愣愣的抬头看着孙氏。

    孙氏的一直强忍着的屈辱泪水再度落下,指着屋内这一圈人,道:“你们打的什么注意,我自然知道,你们别忘了,我还是秦蒙的嫡妻!”

    四位姨娘欣赏孙氏色厉内荏的模样,各自嘲讽的笑。她们被孙氏欺压的够久了,如今终于能看到生母叫“掉毛的凤凰不如鸡”,真是痛快!

    秦慧宁捂着脸呜咽了起来:“母亲息怒,不论我认了何人做义母,母亲还是我的母亲啊,您的养育之恩女儿一辈子都不会忘,女儿也只是与义母投缘罢了,您,您这样,岂不是要让义母难堪吗。”

    一句话,说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看向曹雨晴。

    只见曹雨晴端坐原位,又从随身的小荷包里拿了个蜜枣在吃,红唇微微嘟,模样煞是好看。

    姨娘们仿佛已见曹雨晴如此就有了主心骨,再度轻蔑的看向孙氏,七嘴八舌的劝说道:

    “大夫人也要有些风度才是。”

    “就是啊,定国公府是不在了,可是大夫人还在,难道因为定国公府不在了,大夫人的家教就没了?”

    “如今老太君正欢喜,大夫人这般是冲着谁?难道是不满老太君?”

    “不会的,大夫人是最重孝道的,哪里会不敬老太君。”

    “那就是针对曹姐姐?”

    ……

    四个姨娘嘴皮子都很利落,几句话就将原本就有血仇的两个人拉在了风口之上。

    孙氏眼珠子都已气的红。

    曹雨晴却依旧在吃着随身带的零嘴儿。

    从前定国公府势大,孙氏又跋扈,等闲人都不敢开罪孙氏,就是老太君在孙氏面前都要礼让她几分,秦槐远对姬妾之事也不热衷,这四个小妾自然不敢造次。

    今时不同往日,孙氏如今吃的是粗茶淡饭,受的是老太君的白眼,没了靠山,又要面对母家强势的曹雨晴,这些姨娘哪里能不趁机踩几脚?

    孙氏的脑子再度嗡嗡作响,气的浑身抖。正当她要作之时,秦宜宁却先一步开了口。

    她声音不高,淡淡的道:“都住口。”

    姨娘们听见秦宜宁的声音,都愣了一下,不过孙氏他们都不放在眼里,秦宜宁如今更不够看,照旧继续“劝说。”

    秦宜宁冷笑了一声,略提高声音,道:“金妈妈,妾室不敬主母,该当如何处置?”

    “回小姐,妾通买卖,与下人无异,自然凭主子落。”

    话音方落,四个姨娘终于闭嘴了。

    陈姨娘嘲讽的看着秦宜宁,道:“四小姐不要太托大了,大夫人还都没说话,有您什么事儿啊!”

    “是啊,四小姐姑娘家的,还是不要搀和大人的事好。”花姨娘也道。

    秦宜宁依旧坐在原位,吩咐金妈妈:“去,叫几个粗壮的婆子来,陈姨娘、花姨娘、李姨娘、钱姨娘四人,多年来伺候父亲不够尽心,不能为秦家绵延子嗣不说,如今还结伴来夫人房里闹事,以婢妾之身冲撞主人,这样的乱家奴,秦家不要,叫人牙子将她们身上的锦衣华服、金银饰扒了,一人一套粗布棉袄,直接卖到我再也看不到的地方去。”

    听着秦宜宁这样吩咐,众人都是目瞪口呆,孙氏也终于回过神,呆呆的看向女儿。

    金妈妈吞了口口水,暗想四姑娘真是厉害了!

    姨娘们也有些意外。

    本觉得秦宜宁是个野蛮人,嘴皮子刁蛮又爱动手打人,这一次要是激怒她动了手,道理就再也不在孙氏这里,外人都会觉得孙氏教导无方,将个嫡女教导成了破落户,也让老爷看看他到底娶了个什么样的正妻。

    谁也想不到,秦宜宁这一次不与她们吵,也不动手打人,竟然直接要卖人了!

    陈姨娘冷笑:“笑话!我是自小服侍老爷的,老爷都没话,你凭什么卖我!”

    “凭什么?”秦宜宁站起身来,唇角含笑看着陈姨娘:“自然是凭我是主,你是仆。”

    回头吩咐金妈妈:“还不快去?”

    金妈妈见秦宜宁那独当一面的派头,顿时豪情大起,立马去叫人了。

    秦慧宁却是一把拉住了秦宜宁的袖子:“宜姐儿,你怎么能这样?父亲的枕边人也是你能说落就落的!你要做什么?想造反吗!”

    秦宜宁轻轻地拂开秦慧宁的手,对她温和一笑,“你别急,等会我再跟你算账。”

    她声音不高,态度也温柔,根本不似从前那般厉害模样,可秦慧宁却觉得背脊寒,被她吓的心头一震剧颤,不自禁就后退了两步。

    看见一旁正吃零食的曹雨晴,秦慧宁才勉强压下心里的恐慌。

    而兴宁园要卖妾室的消息,在金妈妈找人来之时,就被姨娘们带来的下人传扬开来,闹的满府皆知。

    兴宁园中,老太君正笑眯眯的与二夫人和三太太说话,一听兴宁园竟然闹出这样的事,当即就气的大吼:“真是荒唐,荒唐!那个不生蛋的母鸡!自己下不出一颗蛋来,却要卖蒙哥儿身边的人,谁给她这么大的胆量!”

    回话的是如意,如意抬眸看了一眼秦嬷嬷,才忐忑的道:“回老太君,这事并非大夫人吩咐的,而是四小姐吩咐的。”

    老太君闻言,心头火起骤燃:“又是这个丫头!还反了她了!敢动她父亲的枕边人,老二媳妇,老三媳妇,你们都跟我去看看!我倒要看看,谁敢在我的地盘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