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九十一章 对我负责

第九十一章 对我负责

 
    秦宜宁看着徐茂那一脸虚荣心得到满足的笑容,便微微蹙起了眉头。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看来此人不但自负,还十分武断愚昧。秦宜宁虽对这些人的来历有一些猜测和想法,这会子却也不愿在徐茂面前多说一句了。

    徐茂这厢听够了下属的恭维,忽而收起得色,冷哼一声斥道:“饭桶!”

    秦宜宁被他突然而来的一嗓子唬了一跳。

    那些围绕在徐茂身边的下属都被吼的呆住了。

    徐茂哼道:“你们这群饭桶,本官不过故意诈你们一下,你们就都当真了?!本官说的那都是反话!你们一个个的,就不能动一动脑子!”

    众人忙都赔笑:“是是,大人说的极是。”

    “还请大人指教属下。”

    徐茂指着地上的尸体,道:“这些人穿了大周的军服,要给咱们的便是方才本官说的那种印象,让咱们觉得大周人不可能明目张胆的穿着大周军服来行刺,可是本官断定,这些人必定是大周的刺客!这是用了个障眼法来干扰咱们的判断!”

    “原来如此!”

    “到底是大人有见识!”

    ……

    众人的附和、夸赞之声潮水一般,七嘴八舌的几乎听不清都夸了什么,人人谄媚的嘴脸在秦宜宁看来,当真愚不可及。

    徐茂却觉得这一场面颇为受用,大笑着道:“如此,便可以结案了!这些都是大周探子,居然胆敢行刺定国公夫人和秦太师的妻女……嗯,必然是奚华城逄之曦那个狗杂种派来的!”

    “对!一定是这样!”

    “大人断案神,吾等拜服啊!”

    “咱们五城兵马司也多亏了有徐大人坐镇!”

    “正是,否则我们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

    秦宜宁实看不下这些人的谄媚嘴脸,大燕朝之所以**,就是被这群蛀虫一点点啃噬的!

    秦宜宁就道:“大人既然已经结案,我便不打扰大人了。”

    徐茂似乎这才想起身边还有个人,当即无所谓的摆摆手。

    秦宜宁让松兰去送定国公夫人回偏院,自己进了屋。

    放下暖帘,关上屋门,一股子血腥味扑鼻而来,抬眸,正看到男子雪白染血的亵衣半敞,露出右半边结实的麦色臂膀,一截断箭已经取出来放在一旁,冒着白气的木盆中水已染成红色。

    冰糖用缚膊绑了两只袖子,双臂上也染了喷溅的血迹,身上更是如此,她此时正蹙着眉一层层的缝合伤口,那偌大一个血窟窿,秦宜宁看着都替他疼,可这人却眉头都没皱一下,好像那伤不是在他的身上。

    再想到若不是他出手相助,这血窟窿就会开在她的身上,自己怕是命都丢了,心中对这位神秘的公子便又是感激又是愧疚。

    “冰糖,姚公子伤势无碍吧?”

    冰糖并未立即回答,先缝了最后两针,这才蹙眉道:“贯穿伤未曾伤及筋骨,好生将养着倒也无碍,只是可姚公子失血过多,而且这箭矢上还涂了毒药。”

    “什么!”秦宜宁大惊失色,“是什么毒?要不要紧!?”

    虎子也焦急的道:“这可怎么是好?这毒可有解药?”

    他就说秦宜宁是个大祸水!他家主子根本就是与秦家犯冲!她爹害了主子的爹,她现在又害了他!

    逄枭却无所谓的道:“我并未觉得如何,只是略有一些头晕,难道不是因为失血?”

    冰糖道:“这毒是一种麻痹脑部的毒,若不解,时间久了会使人瘫痪,看来行刺之人用这种毒,是想着若行刺不成,即便不能立即将人置于死地也要夺走人的行动力。”

    逄枭挑眉,心中暗嗤鞑靼人的诡计,如此麻烦阴险,倒不如直接下点鹤顶红、孔雀胆来的实在,难道他们还打主意欣赏他瘫痪后被人整死的模样?

    秦宜宁担忧的眉头紧锁,“冰糖,这毒可有法子解?你要用什么药,不论多少银子咱们都用,我立即叫人去办!”

    虎子瞪了秦宜宁一眼:这还算说了句人话。

    逄枭则是唇角带笑,双眼熠熠的看着她,那双幽深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似乎在问秦宜宁:现在你不怀疑我跟刺客是一伙的了?

    秦宜宁看懂了,脸上就有些热,绯红了双颊别开眼。

    冰糖已为逄枭涂药包扎妥当,道:“此毒需要一种刁钻的针法配合着用药来解毒。解毒药倒是好办,可惜这种针法已经失传了。”

    这句话对虎子来说等于是天大的噩耗。

    他当场就哽咽了起来,拉着逄枭没受伤那只手:“主子,这可怎么办啊!主子你怎么这么傻,我,我恨不得代替主子去了,主子你可不能死啊,老夫人、太夫人可还都等着你回家呢!”

    秦宜宁被虎子哭的也心里难过。

    她就算对这人有所怀疑,可也不希望他死啊!

    若是他为了救她而死,她必定会愧疚一辈子。

    秦宜宁眼眶红,人却还算镇定,“不急,不急,我一定想办法治好你,不论用多少时间,使多少银子,一定治好你。若你最后真瘫痪了,我,我伺候你一辈子。”

    虎子泪眼朦胧的双眼瞪的溜圆!

    刘仙姑则是面带微笑的看了一眼逄枭,又看看秦宜宁。

    逄枭的一双凤眼仿佛忽然之间有了光,“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秦宜宁目光坚定。

    逄枭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笑时,仿若春花初绽,原本那压迫人的气势尽数收敛,英朗的五官也柔和下来,让秦宜宁看的心里突突直跳,忙垂下长睫不看他。

    冰糖无奈的道:“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们怎么都不问问我?”

    “什么?”

    众人都看向冰糖。

    冰糖指尖指了指自己挺翘的小鼻子,哼了一声道:“不巧,那套针法我恰好会。”

    “哎呦喂!你这个小丫头,你成心捉弄我的不是!”虎子抹了把脸上的泪,睁大眼睛瞪着冰糖。

    冰糖哼道:“是你自个儿不争气,这么爱哭,还是个爷们呢!”

    “你这个臭丫头!小豆丁!土豆精!”

    “你骂谁是土豆精!”冰糖气的苹果脸涨红,叉腰瞪着虎子,她长的小,个子矮,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戳她痛处!

    逄枭不理会这二人,目光依旧落在秦宜宁身上,笑的意味深长,“既然如此,姑娘,你可要对我负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