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八十九章 舍身相救

第八十九章 舍身相救

 
    眼前的一切在秦宜宁眼中仿佛都变成了慢动作。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被他握住的手,在冬日里感觉到热量源源不断的传来,她被他拉着藏在了身后,秦宜宁只能看到他高大的身影挡在面前,以一己之力,隔绝了所有血腥的场面,让她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她看不到他的面色,也看不清他那极快的动作,只能看到寒光一次次劈砍向他,又被他用巧妙刁钻的手段一次次化解。

    他果然不是商人!寻常的商人,哪里会有这般凌厉俊俏的功夫,又如何会有如此临危不乱、威风八面的气势?他到底是谁?

    这些刺客对他也毫不留情,刀刀致命,根本是要将他们所有人都一网打尽。若是没有他挡在面前,她带来的护院根本不是对手,可能他们都已经死了!

    秦宜宁知道自己是误会他了,即便他身份成迷,却不是与刺客一伙的。

    秦宜宁护着定国公夫人和孙氏想往屋里退,但刺客显然已经想到这一层,有人将去路拦住了。秦宜宁就只能退而求其次,护着他们往墙角方向缩去。

    逄枭与那四个护院挡在女眷们面前,但他一人要阻挡面前二十多个武功不弱的汉子,又要分心躲避冷箭,还要考虑那箭矢射来的角度,万一他躲开了,又怕身后的她伤到。就算他武技高,一时也怕顾此失彼。

    “虎子!”逄枭当即大呵一声,眼神往墙上一瞥。

    虎子立即会意的放弃保护女眷们,抄起捡来的钢刀就往外突围,试图去拿下那两个弓箭手。

    而且面前这些刺客的来路,逄枭已经探明白了。

    起初他猜测是周帝对他存了诛灭之心,探了他的行踪,想在大周的地盘上杀了他,让自己人穿着自己的军服来做事,必不会有人怀疑是大周人安排的。

    可真正交上手他才现,这些人的武功路数,竟与常年侵犯大周北方的鞑靼人同一个路子!

    这些人即便穿着打扮都是大周模样,可高大的身材,还有那股常年在草原上生活才有的气味,让他想忽视都难!

    鞑靼可汗狡诈非常,知道大周在向大燕开战,虎贲军全力以赴奔赴大周南境,必会加大对大周北方的侵袭。

    季泽宇恐怕也是费劲全力才能顶住鞑靼的入侵,为他争取收复大燕的时间。

    只想不到,这群鞑靼蛮子竟不惜横跨大周国境,深入到地处南方的大燕京都来进行刺杀!

    穿着大周军服做事,这疑人之计用的倒是妙!

    逄枭心念电转,其实外间不过一瞬。

    虎子此时已杀到墙边,一跃而上向着一弓箭手挥刀就砍。

    另一弓箭手见同伴被攻击,竟不支援也不逃走,抓紧了时间要杀几个人。

    他见箭矢伤不到逄枭,便将矛头对准了那些缩在角落被保护的女眷。

    手上连三箭,还想再动作,虎子已经向他攻来,逼得他不得不跳下墙头。

    而秦宜宁这里,眼看着寒光再次呼啸而来,只来得及回身抱住了就在自己身后的孙氏。

    孙氏早已被吓得涕泪横流,也眼见着又有寒光射来,她本想自己怕是完了,可秦宜宁却牢牢地抱住了她,挡在了她和定国公夫人的面前。

    孙氏又是感动又是惊惧,推着秦宜宁口中胡乱大叫。

    定国公夫人目眦欲裂,大叫:“宜姐儿!”

    逄枭眼见有三道寒光急射而来,千钧一之际,他用尽全力拧断面前拦路刺客的脖颈,飞身就冲向秦宜宁。

    奈何箭的度极快,他迎面挥刀劈砍,也只将其中两支格挡住,剩下的一支无论如何也力不能及,这一瞬他来不及多想,就只能伸出手臂去挡。

    秦宜宁只听得背后有兵器碰撞和箭矢掉落的声音,随即便是“噗嗤”一声利器入肉的闷响。

    秦宜宁惊慌的回头,依旧是看到了那高大男子的背影,只是他右侧身子被鲜血染红,尖锐的箭尖竟是贯穿了他的肩膀,从肩胛下穿出露出了个箭头!

    秦宜宁倒吸了一口凉气,禁不住惊呼:“姚公子!”

    她知道,他又救了自己一次!

    逄枭回头飞快的看了她一眼,竟还有心情挑眉一笑,手上毫不犹豫的将穿过肩头的箭掰断丢在地上,又与杀来的刺客劈砍起来!

    鲜血洒落染红了他半边衣衫,秦宜宁只看着都替他疼。

    可心里某处,却被莫名的震颤。

    秦宜宁慌乱的眨眼,又使劲的摇头,想将刚才那无比俊朗狂狷的笑容从脑海中赶走。

    孙氏已是搂着秦宜宁哭的泪如滂沱:“宜姐儿,你没事吧,你没事吧,你吓死我了!”

    秦宜宁回过神,忙安抚的拍着孙氏的背,又对面露紧张和关切的定国公夫人安抚的笑笑。

    定国公夫人眼中含泪,点了点头。

    刺客被逄枭和虎子,手拿把攥、劈劈砍砍竟杀了大半,正当此时,外头又传来一阵大吼声。

    这一次来的,便是秦宜宁命人去报讯请来的五城兵马司的人。

    刺客就剩下六个,且各个带着伤,他们被五城兵马司的人包围起来,竟是对视一眼,身体一震,嘴角就都淌下了黑血,随即“扑通”栽倒在地。

    逄枭捂着肩头,冷笑了一声。

    都是鞑靼的死士。

    虽然没有杀成他,也没将主要人物杀光,但是穿着大周的军服,引起大周与大燕的误解和龃龉却是做到了。

    虎子冲到了逄枭跟前,先是掀着他的衣裳看了一眼被贯穿的箭伤,随后狠狠的瞪了秦宜宁一眼。

    红颜祸水,这就是个大祸水!

    “主子,您没事吧?”

    逄枭摇头:“没事。”动了动血淋淋的肩膀:“嗯。没伤到筋骨,只是皮肉被贯穿了。”

    “可主子流了好多血。”

    这时院门前一阵脚步声,一身着黑色军服的汉子,毕恭毕敬的引着一身着黑色貂绒大氅,身量高挑的美髯中年进了院中,正是五城兵马司东城指挥都督徐茂引着秦槐远进来。

    秦槐远气喘吁吁,先是看了一眼院中的惨状,随即便将目光落在了秦宜宁和孙氏身上,见他们安然无恙,终于是长出了一口气,煞白的脸色这才有一些好转。

    而虎子一看到秦槐远,双拳便噶吱吱握的死紧。

    逄枭的眼神也一瞬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