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八十八章 险境
    其实孙氏今日能沉得住气,陪着枯坐了两个时辰听秦宜宁、刘仙姑和定国公夫人闲聊,秦宜宁已很是意外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在起初的设计中,她最先考虑到的就是孙氏急着回府。毕竟今日是曹姨娘抬进家门的日子。即便要表现出身为主母对曹氏的不屑,晾她一阵子也就够了。

    眼见孙氏动了气,秦宜宁想了想外面的情况,现在告知众人也无妨了。

    “母亲不要生气,也不要焦急。之所以如此拖延时间,是怕将实情告知会引得人恐慌。”

    逄枭挑眉,饶有兴味的看着秦宜宁。

    定国公夫人和孙氏紧张的变了脸色:“宜姐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宜宁面色凝重起来,“才刚咱们上山时,我现有形迹可疑之人。”

    “什么?!”孙氏惊呼,“是什么人!?”

    定国公夫人握着孙氏的手拍了拍:“稍安勿躁,先听宜姐儿说。”

    秦宜宁道:“我八岁起在山里生存,因为独居,常年要提高警惕提防野兽,是以练出了很敏锐的感觉,有人充满敌意的看着我,我就会感觉到汗毛都竖起来。刚才咱们上山来,我有了这种感觉,不动声色一看,现有两个穿了大周朝军服的男子藏身在台阶旁低矮处的枯树后。因担心他们不只有两人,也怕当即叫嚷出来咱们这些女眷会有所损伤,是以不动声色的一直上了山。”

    说到此处,秦宜宁安抚的对满脸担忧的定国公夫人道:“我已经让跟着咱们来的护院去了一半人守着舅母他们的偏院落。留了一半护院守着咱们现在的院子。不过,我觉得舅母他们那里是暂时安全的,因为这些人若真图谋不轨,这仙姑观里但凡有绑架或者刺杀意义的人,如今可都聚在这个屋子里。”

    是了,这屋子里,有观主,有定国公夫人,还有秦太师的妻女,比起其他的道姑和那些身份不高的女眷,最有绑架和刺杀价值的人可不就在这个屋里了吗!

    定国公夫人和孙氏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秦宜宁只看到两个,可对方来了多少呢?而且这些人穿着大周的军服来,未免太奇怪了!

    “宜姐儿,你确定没有看错?咱们这可是大燕朝的都城!再不济,也不至于叫穿着大周军服的人满街乱走吧?”孙氏声音因紧张而略显得尖锐。

    秦宜宁忙示意孙氏小声一些,道:“且不论他们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大周人,也不考虑他们是什么时候换上的大周军服,要紧的是他们来意不善。”

    定国公夫人脑海之中早已转了无数个弯,她最先猜想,这些人是昏君派来的。

    说不定就是昏君安排人穿了大周的衣服来,杀了他们定国公府剩下的女眷出口气,然后将自己摘干净。虽然看起来荒唐,可这种荒唐事昏君是做得出的。

    屋内一片寂静。

    孙氏怕的浑身抖:“怎么办,怎么办啊!娘,咱们怎么办啊!”

    定国公夫人不喜的蹙眉,孙氏的惊慌失措与秦宜宁早就知情后镇定自若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你就不能安静一点?大家不是都在此处吗!”

    刘仙姑也劝说道:“无妨,无妨,我这屋子还算结实,一时半会也没事的。”

    逄枭收回看向孙氏阴冷不屑的目光,面色沉静的望着秦宜宁,在欣赏她机智,怜惜她处境的同时,心内已经有所猜测。

    既然秦宜宁上山时就现了,以仙姑观距离京都的距离,两个时辰的时间,足够援军快马加鞭的赶来了。

    他的容貌,虽不至于人人都认得出,可万一秦宜宁找来的人里有认得他的呢?到时候麻烦更多。

    援军一定能保护这些女子的安全,因为秦宜宁是个聪明人,不会让她外祖母和母亲都置身在危险中。何况偏远里还有她才刚出声的小表侄女。

    思及此,逄枭蹭的站起身,脸色煞白,慌乱的声音都在颤抖:“你,你怎么不早说啊,你安的什么心!这不是要害我吗!”

    他将“贪生怕死”表现的惟妙惟肖,满地乱转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行,我们这就走了,你们自个儿保重吧!”说罢拉着虎子就走!

    虎子都被逄枭惊呆了!

    他家王爷不是对秦小姐有意思吗?这个时候难道不该挺身而出,然后爷们气十足的许诺“我一定会保护你”来感动秦小姐的吗!

    王爷您就这么跑了,就不怕给人落下个坏印象?!

    虎子一脸蒙圈的追上逄枭的步伐。

    秦宜宁眯起眼,轻笑了一声,那笑声在屋内显得格外清晰:“姚公子。你不觉得,你表现的很可疑吗??”

    逄枭脚步一顿,目露欣赏。回头时依旧是快要吓尿裤子怕死模样:“怎么着,你们这群贵人招惹来了坏人,难道还不准人逃了!?我没工夫与你耽搁时间,我们家三代单传呐!难道你还想让我留下保护你?告诉你,不可能!我劝你们也快些逃命吧!”

    “姚公子不要玩笑了。”秦宜宁美眸凝视着逄枭,明媚的翦水大眼中那锐利的寒芒让人不容忽视。虽然她身量依旧娇娇柔柔的,可气势上却丝毫不输给任何一个成年男子。

    逄枭几乎要被她那眼神炫了双目。

    “姚公子只要是个脑子正常的人,就会想得到外面要比屋内危险的多吧?”

    “我只看到了两个可疑之人,正常人都会想对方是否会有很多人已经将仙姑观围起来了。”

    “你就是会飞,怕也逃不出去!”

    “除非那些人就是你带来的,你赶着出去与他们会合?”还是你担心自己会在我请来的救兵面前露出庐山真面目?”

    秦宜宁没说一句,就往前挪动一步,直到将定国公夫人和孙氏都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她双眼中闪着一种光,就像是不服输的小野兽,即便自己弱小,也要乍起全身的毛来正面迎敌。

    这幅模样,看的逄枭的心都跟着乱跳了起来,险些绷不住自己想直接将她绑回去养在身边驯化的**!

    见逄枭不说话,秦宜宁更紧张了。拉着定国公夫人和孙氏就往门边走,因为刘仙姑称呼逄枭主东,她现在连刘仙姑也不能完全信任。

    一面走,秦宜宁一面高声道:“来人!”

    话音方落,就听见门前“咣”的一声响,四个高大的护院手持棍棒冲了进来,将秦宜宁、孙氏和定国公夫人护在身后,冰糖、松兰和秋露也都冲了进来,护在了主子跟前。而秦宜宁所站的位置,则是距离门口很近,最方便逃脱的位置。

    刘仙姑见装,拍着大腿大叫:“无量天尊!贫道的红木桌子啊!还有我那门帘上缀着的可是上等的青玉啊!你们这是要做什么,还不出去!”

    事已至此,逄枭再无伪装之心,在秦宜宁面前,第一次卸掉所有的表演,不是儒雅的贵公子,也不是知书达理的富商,更不是贪生怕死之徒。

    他原本略微驼的背脊挺的笔直,霸道的气势存在感极强,压的人几乎喘不过气来,修长入鬓的剑眉给人凌厉之感,上挑的凤眼里仿佛能射出冰箭,嘴角噙着一个玩味又霸道的笑,毫不掩饰的打量着秦宜宁。

    秦宜宁脑海中反应出各种危险来临时才有的紧张讯号,好像自己对上的是老虎、猎豹,声音微颤的道:“果真是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凭什么告诉你?”

    “你!”

    “我要想对付你们,有千万种办法,还至于弄那么跌范儿的做法?小姑娘,聪明是好事,可也不要太想当然了。”

    秦宜宁脑筋飞转,暗自估量着四个护院是否能斗得过他和他的随从。

    这个人看起来气势迫人,到底是不是练家子?

    谁知正在犹豫之时,忽听见院门前传来哭喊和尖叫声,随即便有震的人心肝颤的喊打喊杀声传了进来。

    秦宜宁本以为是自己叫人请的五城兵马司的人赶来了,谁知往外一看,却看到一群穿着大周军服的汉子手持大刀冲了进来,竟是见人就砍,毫不留情!

    “天啊!”孙氏吓得大叫!

    “不行,我们不能被堵在房里!”屋内之人不能信任,且这么多的敌人,难道他们要被人瓮中捉鳖?

    秦宜宁拉着孙氏和定国公夫人,叫上那四个护院就往外跑,想从偏门跑出去。

    谁知刚一出门,耳畔就传来一阵尖锐的破空声!

    秦宜宁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机,背脊上的汗毛都一根根竖了起来,她下意识想躲,可是转瞬又想自己身后的可是她的母亲,她躲了,身后之人怎么办!

    也就是这犹豫的一瞬,身着大周军服的汉子已有人持着鲜血淋漓的刀冲了过来,她也看到了院墙上放箭的两个弓箭手。

    为时已晚!

    秦宜宁吓得紧闭双眼,今天她怕是要交代在此处了!

    谁知耳畔一阵劲风响动,只觉面前人影一闪,遮住了阳光,她的手臂应被一只粗糙温暖大手握住。

    秦宜宁睁眼,正看到逄枭侧身挡在她跟前,一手握着她的手臂,另一手抓着一支箭,那箭尖冒着青幽的寒光,正停在她脖颈前不到一寸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