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八十五章 安排(二)

第八十五章 安排(二)

 
    五表嫂瞠圆双目,虽是看着秦宜宁,可眼神却落在虚空,眼泪从她眼中不断涌出,仿佛不会干涸的泉。八?一?中文 W㈠W?W?.㈧8?1㈧Z㈧W?.COM

    见她如此,定国公夫人缓步上前,双手撑着膝盖慢慢坐在床畔,声音沧桑又平静。

    “知道你平安生产,他也就能安心的去了,逝者已矣,生者更要坚强,他们两眼一闭倒是轻松,这些责任,咱们活着的人要不要负担?霜姐儿,我知道你们年少夫妻,感情好。你听祖母一句,就只当他是远游去了,将来终于还有能见面的一日。”

    “祖母。”五表嫂哽咽一声,一手搂着孩子,一手抓住定国公夫人的手,用力的仿佛要将她手指捏碎。

    众人都不禁再度落泪。

    在这般大的灾难面前,要么被挫折击溃,要么就憋着一口气挺起被压弯的脊梁。

    定国公临去之前嘱咐定国公夫人的话还记忆犹新。

    而定国公夫人不愧她素来的名声,在关键时刻,最是体弱年老的她,最是该伤心哭泣一蹶不振的她,却能够冷静的分析一切事,带着慌了手脚的女眷们选择正确的路走。

    秦宜宁敬佩的望着定国公夫人,却为她感到心疼。

    她能做的,唯有好生照看着外祖母他们,不让亏了他们的吃穿用度。

    在定国公一脉悲惨的结局传的人尽皆知时,满街张贴着的大周国书又一次席卷而来,这一次不光是布告栏显眼之处,就是大街小巷都有传单随风乱飘,识字的捞起一张就看得到上面的内容。

    大周因燕帝的冲撞坑杀两万俘虏,又有两万多儿郎再也不能见到自己的爹娘。

    而他们燕朝的好皇帝,依旧高枕无忧的和妖后过着锦衣玉食的奢侈日子,为了乞求大周皇帝的原谅,竟然还逼着定国公家的世孙献出脑\浆,人不给,不过被大周人无理取闹指着鼻子骂了一场,就唬的肝胆俱裂的杀了孙家全家男丁,甚至五岁的孩子都没放过,杀了人,立马就去上书大周朝,狗一样不知廉耻的乞求周帝息怒。

    皇帝如此昏庸好色,贪生怕死,竟不惜残害忠臣,众人意气难平!!

    眼瞧着新年来临之际,京都城却完全沉浸在悲痛和愤怒的情绪之中,就是普通的百姓想起当日的传言,还有曹国丈当街杀人的跋扈以及皇帝的不闻不问,都会觉得心寒。

    而比那些寻常百姓心更寒的,是孙氏。

    “母亲。”孙氏一身宝蓝色的褙子,头戴银饰,披着青黑色斗篷,一进门,就抱着定国公夫人的腿哭了起来:“母亲,秦蒙那个忘恩负义的,他辜负了我,辜负了咱们家!”

    定国公夫人一看到大哭的女儿,就觉得脑袋嗡嗡作响。

    这个女儿,算是真的废了。

    遇到事只知道怨天尤人的哭,也难怪她会教出秦慧宁那样的女儿来。

    “你起来说话。”定国公夫人揉着额头。

    一旁才被赎身出来的包妈妈将孙氏扶坐在绣墩上,“姑奶奶别哭了。您好歹也要顾及夫人的身子。”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没见孙氏给娘家尽多少的力,甚至这两日来看一眼都不曾,都是秦宜宁忙前忙后,包妈妈对孙氏已经颇有怨言。

    孙氏抽了抽鼻子,冤屈的道:“秦蒙,他要纳曹家的那个孀妇为妾了。今日就要抬进门!我怎么劝说都没用,他还诓我,说什么是皇上赐了曹氏给他的,母亲,他怎么能这样对我!当初若不是有父亲的提拔,他能有今天?如今咱们家出了事,他们家就忘恩负义至此,真真是叫人心寒  !”

    定国公夫人抬眸,看向孙氏苍白的脸、青的眼眶和哭肿成核桃的眼睛,叹息道:“菡姐儿,你不是小孩了。有些事,母亲能够教导你的也早就教导过了,你自己不肯往心里去,不肯用心去经营日子,只想着自己的出身高,难道你能一辈子坐在娘家的功劳簿上去俯视婆家人?这话我早说过,如今孙家倒了,你没有依靠了。日后母亲不在你身边,你也要多动动脑子了。”

    孙氏闻言眼泪再度决堤,“母亲,您怎么会不在我身边呢!”

    定国公夫人摸了摸她的脸,转而看向一旁的秦宜宁:“这一次,宜姐儿帮了咱们良多,我们无以为报。”

    “外祖母不要这么说,这都是我该做的事。我也是为了母亲尽孝。”秦宜宁认真的道。

    “我知道,你是个通透的孩子,如今我已经想好了去处,也联系的妥当了。今日便开始张罗搬走。往后你好生伺候你母亲,好生在秦家过日子,咱们便少联系吧。”

    一句话落,屋内安静的呼吸可闻。

    孙氏慌乱的道:“母亲,您生我的气了吗!?我,我只是满心委屈没处说,才会来与您说的,我知道不应该,母亲别动气,别离开我!”

    “不是针对你。”定国公夫人叹息着道:“菡姐儿,你往后多相信你丈夫的话,多听听宜姐儿的建议。那个曹氏必然是皇上赐给姑爷的,来历不简单,你往后要与她别苗头,可要多注意,不要轻信任何人的话,遇上事了,要做之前好好与宜姐儿商议,宜姐儿是个看的明白的。”

    孙氏听着定国公夫人一副交代遗言的模样,  就更加慌乱了。

    秦宜宁已经明白了定国公夫人的意思,皱着眉道:“外祖母着实不必担心。昭韵司从教坊租赁人力又不是我独创的,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我愿意将咱们家人接来养着,这也是我昭韵司的自由,皇上的手还能伸长到咱们这里来?”

    “傻丫头。”定国公夫人道:“你当皇上是个讲理的?他若讲理,咱们家就不会如此境地了。你父亲身份地位特殊,我们留下不合适。况且我也有事要去做。”

    定国公夫人说到此处站起身来,拍了拍孙氏的头,又对秦宜宁慈爱的道:“你回家虽时间不长,可是我看的出你是个聪慧的孩子,往后咱们就少来往吧。各自过各自的日子,平安终老便是福分。”

    秦宜宁听的眉头紧锁。

    一旁服侍的冰糖、松兰和秋露都觉得定国公夫人的这一番话太过冷血了。

    当初她们家姑娘为了营救这些女眷,为了将消息传进刑部大牢让男子们临死之前不至于牵肠挂肚,为了给孙家男丁收尸,为了帮她们这些主子找回各自的忠仆,所花费的可不单纯是银两,她操了多少心,承担了多少的风险?

    如今定国公夫人一句“少来往少联系”,就等同于将她们之间的关系划开了一道鸿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