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八十四章 安排(一)

第八十四章 安排(一)

 
    “外祖母。八一中?文?网  W㈠W㈠W?.?8㈧1㈧ZW.COM”秦宜宁刚一进门,看到穿孝的一屋子女眷,就忍不住眼眶一红。

    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不过一夜之间,抄家灭门的祸事就已做实,一家子人也天人永隔了。

    定国公夫人看到秦宜宁,眼泪涌了上来,“宜姐儿,你来了。就这么赶来不打紧吗?”

    “不打紧。我来时很仔细。没有引人注目。”秦宜宁给两位舅母和表姐妹们行了礼,众人也都还礼,待到坐下,一时间竟都不知该说些什么。

    所有人沉浸在悲痛之中,看到什么都能想到家中惨死的男子们,不知是谁没忍住抽噎了一声,这声悲泣就仿佛是会燎原的野火,将人的眼泪生生的勾了出来。

    秦宜宁与伤心的外祖母和舅母抱头痛哭起来,直哭的秦宜宁双眼红肿,定国公夫人才抹了一把泪,深吸口气沙哑的道:

    “外头的消息我都听说了。你外祖父他们有百姓暗中帮忙收殓了。我知道这事是你安排的,你关键时刻没有独善其身,救了你五表嫂和八表嫂,还救了你表哥的骨肉,更是免了你外祖父他们暴尸街头的命运,我不知该如何谢你,也没什么能拿出来答谢你了。”

    “您说的哪里话,咱们是一家人啊,若是家里出了这种事,我却只顾着自保,不管你们了,那我成了什么人了!?何况我如今之所以有能力出一点力,也全是亏得当初外祖母赏赐。若不是外祖母给了我昭韵司,又让钟大掌柜来帮我,我独自一个就是有心也无力的。”

    大舅母抹掉泪,道:“宜姐儿不要这么说。你的品性我们都知道,你的恩情我们也都记得,只是舅母着实无以为报。”

    “千万不要这么说。”秦宜宁连连摆手,道:“其实这些事,我自己是做不成的,我父亲暗中也帮了忙。”随即压低了声音道:“皇上抄捡府上,其实也有心将昭韵司收回自己经营,只是没想到外祖母已先将昭韵司给了我。”

    “那你日后要多留神了。”定国公夫人衣袖拭泪,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

    身边没了下人伺候,秦宜宁便起身站在定国公夫人身旁,力道适中的为她按摩,低声道:“是,我会注意的,不过现在皇上都快被大周吓破胆了,民间又议论咒骂之声不断,他现在已无暇顾及昭韵司。倒是咱们府上的人……”

    秦宜宁想了想,道:“待会儿外祖母就列个名单出来,两日后府上的下人们就要卖了。我去将人该买的买回来,不然你们身边没有人伺候可不行,我熟悉的,包妈妈是头一个必须要带回来的。”

    定国公夫人闻言,眼中再度蓄了泪水,轻轻地拍了拍秦宜宁的手背。

    表姐妹们也都感激不已。

    他们去了教坊还没住上一夜,就已经看到了其中阴暗凄惨的一面,本以为活下来也是受罪,如大舅母、舅母和表嫂们,甚至已想着以死为孙家守节,没想到决心下了,尚未行动,秦宜宁已将他们赁了出来。

    若在从前,定国公府那般的门第,这么点银子是不在乎的,可是如今,他们是身无分文。昭韵司租了他们出来可是要用不少的银子的,何况秦宜宁还不打算让他们出去做事,而是想将他们就这么养在此处,且看样子仆婢也不会少了。

    养着他们这么多人,可不是一笔小开销。

    无论如何,这份真情,他们感受到了,且感激不尽。

    定国公夫人拉过秦宜宁的手让她坐在身边,“我回头仔细与你舅母和你姐姐们商议一下,看看留谁不留谁。”

    秦宜宁点头道:“我特地带着冰糖、松兰和秋露来的,这两天就先留他们在这里服侍。”

    冰糖、松兰和秋露立即上前来行礼。

    秋露忠厚耿直,冰糖和松兰当初回秦家都是扯了定国公府的虎皮才得以有然的地位,如今自是与定国公家有分不开的关系。

    定国公夫人将秦宜宁搂在怀中,一下下顺着她的长,感激和感慨有千言万语,一时间却一句都说不出来。

    她想了半晌,眼神渐渐变的坚定,仿佛一瞬间打定了什么主意。

    “宜姐儿,你母亲呢?”

    秦宜宁不想让外祖母他们担忧,如今他们的心里已经足够煎熬,又何必将孙氏之事说出来烦扰他们呢?外祖母纵然心比比干多一窍,如今这个时候,怕也只会身心俱疲。这一家子的女眷,往后的指望还都在外祖母的身上,她不想再添事端了。

    “母亲听闻这边的消息,伤心过度一下子病倒了,这会子正在兴宁园养病,慧宁姑娘和金妈妈、采橘她们都在身边伺候着,父亲也从宫里请了太医来,冰糖也给瞧过了,只是急火攻心,倒是没有大碍,将养两日就能好起来。到时我再与母亲一同来给您请安。”

    定国公夫人闻言定定的望着秦宜宁,片刻后才微微点头。

    “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声音几近叹息。

    秦宜宁便知道,定国公夫人这般聪明的人,一切事情其实心里都有数,只是有些事情不能说,有些事情说了也没用,只是徒增感伤罢了。

    再多的算计,在绝对强势面前也是徒劳。

    再多的法子,也要自己有能力才能施展。

    秦宜宁去看了正坐月子的五表嫂,那襁褓中的娃娃趴在其母怀中睡的正安稳。

    五表嫂躺在拔步床,身上盖着厚实的棉被,头上以青布带子在额上勒了一道,长散乱,双眼无神,眼泪不停的顺着眼角滑落,染湿了一大片枕头,脸颊一夜之间就苍白凹陷下去。

    秦宜宁见了她这样,吓得心头一跳,五表嫂与五表哥感情至深,如今怕是存了死志。

    她大步上前,拉住了五表嫂的手:“嫂子,五表哥有话带给你。”

    五表嫂一下子睁大眼睛。

    秦宜宁道:“你这里刚刚顺产,我就将你产下一女,母女平安的消息想法子告诉了五表哥和外祖父他们,五表哥喜极而泣,说生了女儿好,女儿是娘的小棉袄,不似儿子,只会惹娘哭,说女儿一定会好好孝顺你,五表哥还说,让你坚强的活下去,带着你们的孩子好好的活下去。”

    五表哥的确说了类似的话,其实还有一句是钟大掌柜捎过来的,但是她觉得现在不合适与五表嫂说。

    五表哥还说:“霜儿还年轻,若有合适的,就再嫁了吧,不要傻傻的一辈子一个人没有依靠。”

    ps:来晚了,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