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八十三章 强势的新人

第八十三章 强势的新人

 
    秦槐远看着秦慧宁的神色,不必细猜都明白她心里中的想法。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对秦慧宁,从前她是嫡女时,他便没什么感觉,只想着将来为她寻个合适的好人家也就罢了。是以待现她并非自己亲生时,他和孙氏的感觉并不相同。

    他痛惜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流落市井受了那么多苦,几次活不下来,更郁闷的是枉他自诩聪明,却被人愚弄,不知动手之人背后要如何嘲笑他。

    秦慧宁自以为掩藏极好的情绪,纵然逃得过所有人的眼,也逃不过秦槐远朝中历练出的火眼金睛。

    “慧姐儿。”秦槐远缓缓开口。

    秦慧宁闻言抬头,视线猛然撞上了秦槐远的,将她唬的忙垂了头:“父亲。”

    “有几句话,我说,你听,你领会得多少,便看你自己了。”

    “是,请父亲教诲。”秦慧宁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秦槐远轻轻地放下茶碗,声音温和的道:“你自知自己的来历,我被愚弄了多年,事后大可以将你送回养生堂去,你说是也不是?”

    秦慧宁脸色惨白如纸,心里的惧怕蔓延至四肢百骸,手脚上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父亲说的是。”她声音干涩颤抖,想为自己多辩解几句,却一句话都说不出。

    她之前没有想这么多,只觉得自己无辜,老太君、孙氏、外祖母等人偏心的没边儿了,秦宜宁归来后不但夺走了她所拥有的一切,还对她非打即骂,将她踩在脚下。

    却没想到,自己的存在,于秦槐远而言是个曾被人愚弄过的证明,是英明睿智的父亲一生中的污点。她怎么将这茬给忘了?!父亲那般叱咤风云的人物,怎会容许自己的人生存在污点?还将她这个污点留在身边添堵?

    现在秦槐远这么说,难道是想送走她?

    老太君也紧张了,焦急的唤了一声:“蒙哥儿。”

    秦槐远对老太君温和一笑,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惊慌。

    “你是咱们家养了十四年的女孩,在老太君心里,在我和你母亲心里,即便得知咱们并无血缘关系,我们也仍旧将你视作秦家人,从未当你是外人,可你自己却先将自己当成外人了。”

    屋内雅雀无声,众人神色各异的望着秦慧宁。

    “就算宜姐儿回了家,你的吃穿用度也都是比照着咱们府里的小姐,从未亏待过你半分,你仔细回想,是不是这样?我希望你能将心思用在正路上,过去的事我都可以当做没生过,但是日后,看你自己了。我言尽于此,你去给你母亲侍疾吧。”

    秦慧宁浑身如坠冰窖,脸上却烧的通红。

    她原本以为父亲忙于朝政,整天不在家,对家中之事必然了解不多,她不论怎么做,顶多将老太君哄好了也就是了。

    今日秦槐远的话却将她所有的想法都颠覆了。

    秦慧宁再不敢支吾,惶恐的行礼退了下去。

    秦槐远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修长的手再度端起茶碗。

    一旁的二夫人就更加尴尬了。

    原来大伯什么都知道,平日里不管家里的事只是懒得管罢了。

    这一次孙氏因六小姐去报信儿才一怒之下闯出了祠堂,还昏倒在了慈孝园,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万一秦槐远将过错归在二房的头上,她夫婿将来在朝中还混不混了!

    要知道,二老爷也不过是在礼部挂了个不要紧的闲职,吃俸禄罢了。外头的人紧忙着想巴结太子太师都没门路,没道理他们是一家人,却因为个不懂事的庶女做错事而将人开罪了。

    二夫人就笑着道:“昨日六丫头莽撞,我已经训斥过了。将她大伯母气的晕了过去,着实是因我管教无妨,大伯不要介怀才是。”

    秦槐远笑道:“弟妹不必自责,这事起因还是在慧姐儿身上。也着实怪不得你。”

    二夫人暗自松了一口气。

    难为秦槐远是个洞悉一切的明白人。知道是长房的养女挑事儿就好。

    “四姑娘来了。”

    外头有小丫头子传话,不多时就见秦宜宁穿了一身茶白色的素缎褙子,下着暗青色八幅裙,长以深青色的缎带挽了双平髻,不施脂粉、未戴钗环的走了进来。

    她原本生的高挑明艳,容色魅人,如今一身如此素淡的打扮,加之她熬的苍白的脸色和泛着青色的眼眶,更叫人看了心生怜惜。

    与方才打扮水嫩的秦慧宁相比,这才是外家人过世后该有的反应。

    众人心内不免暗想:到底羊肉帖不在狗身上,没血缘的到底差了一层,秦慧宁到底也太凉薄了一些。

    秦宜宁上前来给老太君、秦槐远行礼,又给屋内的女眷挨着行过礼,这才规矩的站在了一旁。

    秦槐远便问:“你母亲可好一些了?”

    “回父亲,母亲身子尚可,只是因太过悲伤,神志有些不清楚,昨夜梦呓说胡话,女儿听了都觉得心酸。”

    任谁家里摊上这样的事,精神状态能好了才怪。

    众人便都叹息。

    秦槐远道:“你多劝着你母亲,但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知道你孝顺,可一些事也大可以交给下人们去做,你看你的脸色熬的。你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留心。”

    “是。多谢父亲关怀。”秦宜宁感动的微笑,眼睛水润润的,仿佛会说话一般。

    被她这样小动物一般的眼神看着,秦槐远脸上也不免露出了笑意。

    “百姓们已经自的给定国公府的男丁收殓了,你回头告诉你母亲,皇上即便想追究也无法追究,这事儿便这么了结了。”

    秦槐远是在告诉她,她的安排成功了,皇帝为了爱惜羽毛也无法追究此事了。总不能将人再从坟里挖出来,那样岂不是更要激起民愤“?

    秦宜宁松了一大口气,点头道:“是,我一定会与母亲说的,若母亲知道外祖父一家的仁义和英明并没有白费,定然也会高兴的。”

    “嗯。”秦槐远点了点头,转而对老太君道:“有一件事,还要求母亲替儿子张罗起来。”

    老太君道:“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皇上下了旨,要将曹国丈家的长女赐给我做贵妾,让除夕之前就抬进门来,如今孙氏病着,且曹国丈家的姑娘身份特殊,还望母亲酌情筹办,不要辜负了皇上的圣恩才好。”

    此话一出,全室寂然。

    曹国丈家的长女,不就是曹皇后的嫡亲姐姐?!

    这位即将进门的曹姨娘,如今整三十岁,因容貌倾城倾国,当初选夫婿就选的久了一些,直到双十年华才嫁了出去,谁知不过三年就守了寡,孀居至今,许多人都在说她也应该再嫁了。

    没想到,皇上竟会将人指给秦槐远做妾!

    就算众人都不懂朝堂之中的那些弯弯绕绕,可曹太师被弹劾丢了官,秦槐远立马成了太师,这两家的仇是已经结下了。

    皇上却将曹国丈的女儿弄进秦府来,到底是怎么想的?

    何况,这位可是妖后的姐姐啊!

    那模样不差是必然的,可是品性如何,谁能保证?

    这个妾室进了门,万一张扬跋扈,背后又有曹国丈和妖后撑腰,他们府里还要不要过太平日子了!

    众人都有些忐忑起来。

    老太君想了想,却是面露笑容:“好,好,如今你虽然是太师了,可曹国丈毕竟权倾朝野了这么多年,门生旧部甚多,可比你的根基要深,皇上将她家的女儿给了你做良妾,那也是在帮衬你,咱们家与曹家成了姻亲,有多少的误会还不都化解了?往后有了曹家这个岳家,你与皇上也成了连襟,甚好。甚好!”

    老太君越说,越是觉得爽快,面上笑意满满的道:“你放心,此事就交给我来张罗吧,必定办的风风光光的,不会委屈了曹氏。”

    秦槐远便点了点头。

    二夫人和三太太便恭喜秦槐远得一美妾。

    秦槐远见没了什么大事,便起身道:“儿子先告退,去看看孙氏待会儿还要出门去。”

    老太君担忧的道:“你还是先补一觉再说,什么事非要急着办,别弄坏了身子。”

    老太君唠唠叨叨的追着秦槐远叮嘱,将人送到廊下才进门来,兴奋的将二夫人和三太太都拉过来,开始商议如何去抬妾的事。

    众位姑娘这会子都被请了出去。

    秦宜宁披着一件深青色的棉斗篷,到了院子里,三小姐、七小姐和八小姐都拉着她安慰了一番,才各自回去。

    秦宜宁站在廊下,忽然无奈的笑了一下。

    她再度沦落到需要人同情的地步了吗?

    看来这个府里没有真正的蠢材,所有人都看得出,曹氏还没进门,在老太君心里,她的地位已经很高了。

    当年老太君为了儿子的仕途,是如何巴结的定国公家,几天之后,她就会怎么巴结曹家。

    历来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如此身家强势的妾室进了门,她那性子骄纵刚直的母亲,又要如何自处?

    一个人若一直被人压着倒也罢了,可孙氏高高在上的惯了,这巨大的落差,她怕是要更受刺激。

    想来,父亲亲自去看母亲,也是想当面与她解释安慰一番吧。

    秦宜宁叹息着,快步离开了慈孝园。

    她清早得了景妈妈传来的消息,定国公夫人一家女眷如今已安置妥当了,她要赶紧去看看情况。

    秦宜宁便吩咐人备车,带上松兰、冰糖和秋露三人,快马加鞭的赶到了早就吩咐景三掌柜准备好的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