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八十二章 了然
    虎子望着逄枭那柔和的眼神,心中暗笑,揶揄的道:“主子本来就是聪明人,您瞧上的人又哪里会是个蠢人呢?”

    逄枭闻言淡淡的扫了虎子一眼,他几时说过看上她了?

    “郑先生会乱想,也是你这张嘴先乱说的。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哎!主子怎么能赖上我呢。”

    见逄枭走开,虎子也连忙追上,压低了声唠叨:“本来就是主子瞧上人家了,要不怎么孙家出了事,主子就急匆匆来了?不但要帮衬着人家的外公收尸,还当飞贼进人家府里偷看情况,您这样都不算瞧上,怎样才算?自个儿刚被削夺了平南大元帅的职位,被皇上申饬成那样,这会儿还有心关心旁人呢,您……”

    虎子唠唠叨叨,没注意前头的人忽然止步,险些一头撞上逄枭的背。

    “主子……”虎子紧张的吞了口口水,忽然想抽自己耳光。

    真是,嘴太贱了!哪壶不开提哪壶!

    逄枭因不肯屠城,上疏皇上,触了天威,惹得皇上大怒,急遣了两位大太监来,一个传圣旨,褫夺主子平南大元帅职位,一个传口谕,将主子骂了个狗血淋头,说他是“妇人之仁、沽名钓誉之辈,不堪大用”。

    这还不算,皇上紧接着竟直接安排了兵部尚书廉盛捷来统领平南大军,接任平南大元帅之职。主子从大元帅变成了个虎贲将军。,

    而新上任的大元帅,却是个年老好色贪财之徒!

    他姓廉,却一点都不廉洁。叫盛捷,人品也跟圣洁丝毫不沾边儿。

    才进军营就安排了红帐子,说是要犒劳犒劳大军。

    平南军中有两路兵马,十人里有九个是王爷的虎贲军,一个是从原本的起义军中来的,光这一成的人轮流进红帐,也能将军营的气氛搅合的稀烂,廉盛捷自个儿更是夜夜都要女子相陪。

    如今军营的气氛都要烂成粥了。

    主子那边憋着火,才刚雷利手段将红帐子强行撤了,惹得廉盛捷吹胡子瞪眼睛说要上疏弹劾他,这边儿就快马加鞭的进了京都,来看看秦四小姐的情况。

    这还叫不在意?还说自己没瞧上?

    只是他着实不该提起皇上的茬。

    当初皇上未登基之前,与他家王爷和定北候季泽宇,三个人义结金兰,好的什么似的,如今却一个来平南,一个驻扎在北边抵御鞑靼,皇上稳坐高台,却开始忌惮他家王爷,将自己的人马留着不用,能死人有危险的地儿全让王爷的虎贲军上!

    连他一个随从都看得出皇上安的什么心,王爷会不知道?

    皇上已经不是当初推翻北冀暴政时那个一心为民的人了。

    虎子心念百转,外间不过一瞬,他赔笑轻轻地打了一下自己的嘴转而道:“不过秦小姐倒真是个侠义心肠,又足智多谋。”

    逄枭点了点头,复又举步。

    虎子松了一口气,笑道:“那天在仙姑观,‘天机子’说她有好姻缘,红鸾星已动,那时她可是看着您说的。主子要是喜欢她,何不就直接将人抢了去?反正以后秦家也是要完的。”

    逄枭却道:“还不到时候。”

    是不到时候去抢人?还是秦家不到时候完蛋?

    虎子一头雾水,但见他家王爷又懒得说话了,也不好继续唠叨。

    二人一路赶到了一处七进七出的大豪宅外,在后园子一处藏在藤蔓下不起眼的角门有规律的敲了几下,里头立即有人开了门请了他们进去。

    而这大宅门正门高悬的烫金匾额上,“曹府”两个大字在夜色中反射月光和大红灯笼的光,正泛着淡淡的辉芒。

    **

    秦槐远次日清早回府,刚进门就听说了昨晚的事,他并未多言,直接去给老太君请安。

    老太君这会子正在慈孝园正厅和儿媳、孙媳、孙女们说话,

    二夫人笑着解释:“六丫头昨儿犯错,被我关在屋里读《女戒》去了,听说大嫂昏倒了,这会子正在母亲这里休养着?”

    老太君拿着茶碗的老手闻言一顿,拇指上的玉扳指和茶碗碰出一声脆响。她没在意六小姐犯了什么错,却被二夫人的话勾起昨晚的怒气来,沉着脸将茶碗往小几上“笃”的一顿。

    二夫人被唬了一跳,愣在原地一时无言。

    屋内原本还是略微轻松的气氛,一下子也便的僵凝起来。

    幸而此事外头小丫头回话的声音打破了沉闷。

    “老太君,大老爷回来了。”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谁不知道大老爷是老太君的心头肉。

    老太君面上果然有了一些笑:“快请进来。昨儿一晚上都在宫里,也没睡觉,今儿必定是累坏了。绿娟,你预备吃的给大老爷,叫他吃了好补一觉。”

    秦嬷嬷笑着应是。

    秦槐远这厢已在外间解了披风,进屋来给老太君行礼,女眷们也与秦槐远行礼。

    秦槐远往左右看看,没见孙氏和秦宜宁,只看到秦慧宁穿了身水粉的锦绣袄裙,正低眉顺眼的不知在想什么。

    秦槐远看她的穿着,便蹙了眉。

    “宜姐儿在给孙氏侍疾?”

    在老太君身旁的圈椅落座,接过大丫鬟如意上的茶来啜了一口。

    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都明白了秦槐远已经知道了昨天的事。

    老太君便有些尴尬。

    毕竟叫着要休了孙氏的人是她,她可没经过秦槐远的同意就说了那些话,才将孙氏气昏的。人家毕竟也是夫妻不是?

    老太君不回答,旁人也不好说话,秦槐远就看向秦慧宁:“慧姐儿怎么不去给你母亲侍疾?”

    被忽然点名的秦慧宁猛然抬头,对上秦槐远洞悉一切的眼神,心里一跳,忙道:“是,女儿是要去的,本打算给老太君请了安就去。”

    “嗯。宜姐儿昨儿已经守了一夜,也该轮到你了。”秦槐远淡淡摆手:“你现在就去吧。唤宜姐儿来,我有事与她商议。”

    秦槐远的话信息太多,将众人都震住了。

    先,他虽人不在家,对府里的事却了如指掌。

    其次,秦槐远心里,秦宜宁已经上升到可以“商议事”的地位了!

    这分明是把女儿当儿子来养了!

    秦慧宁却没想那么多,只有满心的妒忌再度燎原开来,她一面恭顺的应是退下,一面在心里暗暗后悔,下手太清,怎么就没机会弄死秦宜宁那个野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