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八十一章 热肠
    秦宜宁与冰糖踏进慈孝园大门时,秦嬷嬷正焦急的等在廊下。(八)(一)(中)(文)(网) | (八)WWW.8(八)1(一)Z(中)W(文).C O M

    看到秦宜宁拉着冰糖跑了进来,忙迎上来,低声道:“老太君这会子陪着大夫人,大夫人还昏迷着,老太君焦急的什么似的,见您不在,就更焦急了。”

    秦宜宁领会得秦嬷嬷的意思,解释道:“我怕大夫赶来路程太远,来不及。”摸了一把汗,又焦急的催着冰糖:“你快去给我母亲看看。”

    冰糖点头,忙跑进了屋。

    秦嬷嬷见秦宜宁如此焦急,心中不免感慨,关键时刻,到底还是亲生的女儿得济。

    这两天定国公府出了这么大的事,也没见慧宁姑娘多着急,而且她刚才仔细询问了一番,得知这次是六小姐去祠堂报讯的。

    六小姐与慧宁姑娘交好也不是一两天了,其中的关键还不是一想就明白了。

    秦嬷嬷便叹了一口气。

    “姑娘也别焦急,大夫人许只是伤心过度了,这人啊,一生里总要经历那些好的和不好的,三灾八难都受过了,人生也就完整了。您也别伤心,好生劝慰劝慰大夫人吧。”

    “秦嬷嬷说的是。”秦宜宁颔,随即苦笑道:“不瞒您说,我着实已经慌了手脚了。我虽然回家的时间不长,可除了咱们家里的人,亲人第二也就是外祖父家了。如今他们家出了这样的大事,我心里也着实不好受,只是身为女子,也没法子可想。”

    说话间,二人已经相携上了台阶,秦宜宁续道:“如今我能想的,就是好生安慰母亲,让她别在伤心,好生孝敬好老太君,也就罢了。”

    秦嬷嬷闻言点了点头,“姑娘说的是。”她就知道秦宜宁是个懂事的,绝不会鲁莽行事,老太君先前还担心秦宜宁会为了外祖父家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看来也是想多了。

    冰糖此时已给孙氏诊治过,回了老太君和刚进门的秦宜宁:“大夫人伤心过度才会晕厥,不如就让她好生休息一下,吃一些安神的药来试试。”

    老太君见孙氏并无什么大病,就算倒在慈孝园门前也没道理就能讹上自己,这才松了一口气,沉着脸道:“罢了,就让她吃了药先歇着吧,别的以后再说。”

    老太君也不想自己背上一个恶婆婆的名声,可孙氏刚才那般冲撞,甚至还骂了她是老虔婆,这事儿她现在偏偏还不能追究。

    她总不能将昏迷中的孙氏再关回祠堂去吧?何况所有人都知道孙氏的母家才刚出了那么大的事。

    这孙氏倒也真是会昏!早不昏倒,晚不昏倒,偏偏赶上这个时候昏倒!

    老太君瞪了孙氏一眼,这才冷着脸出去,从头至尾也不与秦宜宁说一句话。

    秦嬷嬷跟着老太君出去,便低声将秦宜宁方才的解释都说了,老太君听了,面色稍霁,“算她懂事。”

    而屋中的秦宜宁,打了不相干的人,只留了个冰糖守着门前,见左右无人了,才蹲在叫她上低声在孙氏耳边道:“母亲。”

    孙氏倏的睁开眼,看了看左右并无外人,这才坐起身来,拉着秦宜宁的手焦急的道:“宜姐儿,你都安排下去了?”

    “嗯。我才刚已经想法子传信出去了,母亲放心便是。只是要委屈您先装昏,否则我担心老太君会立即就处罚您。”

    孙氏闻言,眼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她不敢哭出声,怕将老太君的人引来,就只得捂着嘴伤心的低声啜泣,“你外祖父一家,去的太惨了。我看你祖母那样子,根本就是想让我与你外祖母一家斩断关系,你外祖父尸骨未寒,你祖母就想休了我,我怎么如此命苦,嫁到这么一个人家来……”

    孙氏越说,哭的就越伤心,秦宜宁只得拉着她的手低声安慰:“母亲,且不论老太君如何,至少父亲是好的,实不相瞒,我背地里命人将外祖母他们租赁出来,还有打算安排人给外祖父他们收殓的事,父亲都是知道的,甚至是父亲暗地里授意我的。”

    “是吗?”孙氏脸上挂着泪珠,满含期望的看向秦宜宁。

    秦宜宁点头,道:“只是父亲身份特殊,他即便有心,也不方便自己出头,只能暗中授意我。母亲应该能体谅父亲的左右为难。”

    孙氏心里舒坦了一些,点点头道:“我自然是能够理解的。”

    “所以母亲更要坚强起来,好生与父亲将日子过下去,就是外祖父他们在九泉之下,看到您过的好也会欣慰的。何况若是您过自己都过的不好,又哪里有余力去照顾外祖母他们呢?我安排的人这会子已将外祖母他们都接去我的产业了,往后外祖父他们都不在了,咱们家还算有一些能力的,不是更要对外祖母他们多照拂么。”

    孙氏闻言点了点头,眸光之中多了几分坚定。

    秦宜宁见孙氏这般,信中才稍微安定了一些。

    “越是遇上难题,咱们才越是要坚强起来。逝者已矣,生者就更要肩负起责任。”

    孙氏早已被秦宜宁的一番话所动容,泪水再度在眼圈里打转。

    秦宜宁笑着道:“母亲别伤心,趁着这会儿先睡下吧。我在这里陪着你。”

    孙氏被秦宜宁扶着躺下来,看着她俊俏温柔的眉眼,心中暗暗感动,但想到秦慧宁到这会子也没有来看她一眼,又觉得十分失望。

    就在伤心、感动、失望,焦急,愤怒种种情绪之中,孙氏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秦宜宁坐在脚踏上,趴在床沿小憩起来。

    屋内一片静谧,烛光摇曳,影子投射在格子窗上。

    后窗外的人轻叹了一声,飞身跃上屋顶,几个起落就到了秦府外。

    藏身在大树后的虎子见主子出来,看了看左右,悄然迎了上去:“主子,您回来了?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只是咱们的人去的稍微晚了一些,尸竟然已经被好几波人收敛走了,这会子正打算安排人去差是谁做的。”

    逄枭接过虎子递来的大氅披上,淡淡道:“不用查了,是她做的。”

    虎子惊讶的“啊”了一声:“主子说的是秦四小姐?”

    逄枭眼中泛起淡淡的笑意,使凌厉眼神都柔和了许多,“她倒是机灵,还知道找几波人分批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