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七十八章 父女对话

第七十八章 父女对话

 
    秦宜宁心里其实是很紧张的。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㈠W?.81ZW.COM因为她不能确定父亲对定国公府之事的态度。

    父亲是个沉稳内敛、智谋过人的权臣。这样的人,一定不会是个心慈手软的人。

    她是一定要救孙家女眷的。

    她不怕老太君反对,因为老太君再反对,也不可能对她的实际行动形成什么有力的阻拦。

    可父亲不一样。

    若父亲打定主意要反对,一定有法子能控制她的行动。

    忐忑的跟着启泰到了外院书房,刚进院门,就看到廊下有两个身着淡蓝细棉比甲的美貌婢女正在等候着,正是墨香和丹青。

    见秦宜宁来,二人屈膝行礼,一个进屋通传,一个迎了上来。

    “四小姐安好,老爷吩咐婢子在此处等候着您。”

    “有劳丹青姐姐。”

    丹青仔细的为秦宜宁撩起墨绿夹竹暖帘,秦宜宁颔微笑,才转进了书房。

    秦槐远身着浅灰道袍,肩头披着一件墨蓝色灰鼠猫领子的锦缎袄子,正盘膝坐在临窗的黑漆罗汉床上看书。

    “回来了?过来坐吧。”秦槐远翻了一页书。

    秦宜宁先是礼数周全了一番,才罗汉床另一侧坐下,接过墨香端来的茶放在手边的小几上。

    婢女们都退了下去。

    秦槐远依旧在看书,一心二用的问:“今日都做什么了?与我说说。”

    秦宜宁虽早有心理准备,心头依旧忍不住咯噔一跳。忙起身垂回道:“回父亲,今日原本是听说大舅与二舅回来了,要去给两位舅舅请安的,没想到跟着母亲才到国公府门前,就碰上了抄家。”

    “嗯。”秦槐远轻轻将书扣放在小几上,封面上是《左传》两个字。

    “曹国丈带人去抄家,宣布了孙家男丁不论长幼一律问斩,女眷押送教坊,仆婢三日后卖的消息,围观的百姓哗然愤慨,曹国丈还命人当场杀了个老百姓以平议论之声。”

    秦槐远道:“后来呢?”

    “后来,曹国丈吩咐将人带走,外祖父和外祖母,舅舅、舅母,表哥表嫂他们便是生离死别。场面很是……母亲难过的大哭。我们被曹国丈看到了。”秦宜宁虽避重就轻,却也不得不将曹国丈现了他们的消息告诉父亲,万一有个什么,也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秦槐远沉吟片刻,点头又道:“你呢?你后来就没做什么?”

    秦槐远的声音低沉温润,仿佛还含着笑意,可秦宜宁分明感觉到了一股子寒意从背脊升起,忙跪下行了一礼。

    “父亲息怒,当时五表哥和五表嫂年少夫妻,不愿意分别,场面着实可怜,官兵撕扯之间,五表嫂被拥挤的跌了跤,动了胎气,父亲也知道孙家的冤枉,我着实不能眼看着五表嫂就那般丢了性命。是以立即命人找关系,救了五表嫂一命。幸而五表嫂产下的是一名女婴……”

    秦宜宁飞快的看了秦槐远一眼,可秦槐远的神色至始至终都是一个模样,叫人看不出喜怒来。

    秦宜宁只得继续诚恳的道:“至于我吩咐去办了租赁之事,却觉得是无妨的。皇上既然下旨让孙家犯妇进教坊为奴为婢,等的便是昭韵司的租赁。这朝廷里也在无第二家有权利去赁教坊的犯妇了吧?除非……除非皇上失察到不知道昭韵司已经给了我。”

    皇上还真不知道。

    秦槐远咳嗽了一声,才轻声道:“放肆。”

    声音虽不大,可话语中的威严丝毫不少。

    秦宜宁忙叩头:“是。女儿知错,不该背后议论皇上。”

    秦槐远被她这模样逗的哭笑不得,强忍着才没让嘴角弯起来:“你难道只是议论皇上有错?”

    秦宜宁抿了抿唇,抬起头时,清澈的眼眸宛若一汪清泉,满是疑惑的看着秦槐远。

    “女儿并未抗旨,也未去做什么过分的事,皇上以仁、孝治天下,即便定国公有罪,可犯妇产子之事,里来也没有不管不顾的道理。我想,即便我不出手,皇上知道了也会派人去救五表嫂的。更何况,我本来就是昭韵司东家,教坊来了新的犯妇,我昭韵司正缺人手,去将人赁来又没有什么过错。这昭韵司赁人的规矩难道不是皇家定的?”

    “你这丫头!”秦槐远拿起《左传》,轻轻地拍了下秦宜宁的额头:“道理还都成你的了。”

    一点都不疼。

    其中还有淡淡的宠溺。

    秦宜宁摸着额头,再看向秦槐远时,眼中的孺慕之思几乎要化作温泉将秦槐远浸入其中。

    秦槐远心中温暖,道:“你起来吧,丹青刚才命人预备了桂糖糕,你陪我用点。”

    秦宜宁不挑食,什么都喜欢吃。但是桂糖糕是她的偏爱。

    想不到父亲竟然知道?且还考虑到她今日忙碌没有功夫进食的事?

    秦宜宁很是感动,笑了一下应是,起身坐在方才的位置上。

    丹青和墨香二人便端了各色糕点进来,轻轻放在小几上。

    秦槐远先是捻起一块桂糖糕来。

    秦宜宁见状,便也捻起一块咬了一口。

    入口清香软糯,又不过分的甜腻,清甜美味叫她紧绷了一天的心情都好了不少。她不免食指大动,一连吃了四块,还灌了一碗茶,这才觉得肚子里有了点底。

    一抬头,却现秦槐远只是拿着那一块糕点并没有入口,而是笑看着她吃。

    秦宜宁立即明白,秦槐远是怕他不动作,她也不敢动作,这才拿起一块做做样子的。

    “父亲。”秦宜宁动容的唤了一声。

    女孩子一双明亮清澈的杏眼湿漉漉的,看的人心里都禁不住柔软下来。那俊俏的模样似曾相识,与他年轻时在镜子中看到的自己那般相似。这样一个聪慧可人的孩子,却是他这一生唯一可能有的血脉,是他生命唯一的延续。

    秦槐远大手便忍不住又去摸了摸她的头,她眼中充满惊喜和笑意,还小动物一样下意识蹭了蹭他的手心,引得秦槐远一阵失笑。

    原来带孩子,也有这种乐趣。

    虽然女儿回家来已经十四岁,是可以议亲的年纪了。

    可在秦槐远眼里,她就是个聪明又狡猾的小孩罢了。

    若是天下太平,秦槐远真的不介意女儿怎么惹祸,孩子调皮,在外头闯了祸,然后哭着回家来找父亲,他可以施展能耐帮她解决麻烦,然后得到孩子的崇拜和仰慕,这多好。

    只可惜,生不逢时。

    “吃饱了?”见秦宜宁不在动作,秦槐远问。

    秦宜宁点了点头,脸颊红扑扑的。

    秦槐远便肃容道:“你今日所做的事,虽于道义上和道理上都无懈可击,但你忘了,你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现状。”

    秦宜宁低着头,诚实的道:“回父亲,我并没有忘记。只是……”

    “只是你想这么做,就这么做了?”

    “嗯。”秦宜宁点了点头,道:“我只是不想做违背良心的事,不像将来一辈子活在后悔和内疚中。我知道我有些冒险,但我相信,皇上也是爱惜羽毛之人,即便要找茬,也会寻个光明正大的由头,让他自己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我前思后想,觉得并无不妥,这才动作的,并非是不考虑咱们家的情况。”

    看了一眼秦槐远,见他神色依旧,秦宜宁又道:“而且,我是父亲的女儿,父亲如今是太子太师,若是女儿的外祖母家出了事,女儿还袖手旁观,明明有能力救五表嫂还不肯出手,那天下人会如何议论咱们家?如何议论父亲?咱们不成了贪生怕死的白眼狼了?女儿不想因为一时的害怕,让父亲清白了一辈子的名声染上污点。”

    秦槐远沉默了片刻,并未开口,没有训斥秦宜宁,也没有指责她的过失,片刻后才道:“你接下来预备怎么办。”

    秦宜宁见秦槐远没有反对,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心里对父亲的人品更加的肯定和崇拜了。

    她知道,秦槐远若是不想让她救人,就有一万种法子将她之前做过的事抹掉,让任何人都抓不住他们的把柄。

    既然父亲没阻止,那么就是他默许了她的做法,也会帮着她善后。

    只是有些事,她可以做,秦槐远的那个位置,却不方便做。

    秦宜宁有些激动,头脑也活跃起来,想了想道:“回父亲,接下来要紧的是母亲那里,再便是三日后的问斩,本朝斩之人,皇上若无吩咐,基本都是丢去乱葬岗,也没说不许人帮忙收尸的。”

    秦槐远闻言道:“我以为你会让我去求皇上开恩,放了你外祖父一家的男丁。”

    秦宜宁苦笑道:“我求您是好求,可您求皇上却不容易了。”

    皇上是被大周的国书吓怕了,必定要想法子平息大周的怒气,孙家倒霉撞到了刀口上,皇上已是打定主意要拿他们开刀。

    一个人在恐惧时,天平的一侧是自己的性命,另一侧是别人的性命,他当然会选择保全自己。秦槐远就是去说破了嘴都没用,说不定还会惹火烧身,若是弄个不好,还会害了整个秦家。

    秦宜宁不是傻子,父亲能默许她背地里为孙家做一些事,秦宜宁已经很是感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