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七十七章 救人如救火

第七十七章 救人如救火

 
    秦宜宁快步奔到跪地大哭不止的孙氏身旁,将人强行搀了起来,“母亲,您先回家去!”

    “我要去告御状!我要去刑部大牢!他们凭什么,凭什么……”孙氏抽噎着摇头。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凭那是圣旨!旨意就是皇上下的,您找谁告御状!?”秦宜宁双手握着孙氏的肩膀,手上稍微用了力,压低声音,每个字都用力的似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

    “母亲!圣旨已下,便无可挽回,咱们只是女流之辈,且还是秦家的人,咱们的动作,会影响到秦家人的生死!母亲,你希望秦家所有人跟着外祖父他们陪葬吗?!”

    “你怎么能如此冷血!”孙氏不可置信的望着秦宜宁,双手用力推她,“你是要我眼睁睁看着你外祖父他们去死吗!”

    这一次,秦宜宁坚定站在原地,并未如从前那般顺着孙氏的力道放手,而是双手紧紧攥着孙氏的肩头,直将她疼的眉头紧锁,眼泪都忘了流。

    “是,或许是我冷血。我这些年虽然长在山里,可小时候也在市井求生过,我经历过真正的生死,见过人性善良的一面,但是更多的,我见到的是人性真实和丑恶的一面。”

    “大难临头,就算我父亲有心帮衬定国公府,可皇上是能听进去谏言的人吗?母亲想想,父亲也是一家的顶梁柱,他会逆触龙鳞,将自己家人也放在火上烤吗?”

    “我父亲是当朝太师,都做不到的事,母亲是深宅贵妇,又如何做得到?”

    “您现在若有动作,只是将秦家也搭进去!”

    孙氏呆呆的望着秦宜宁,眼泪再度涌了出来:“那,我们就只能看着你外祖父、你舅舅和你表哥他们被砍头?你三表哥家的幺子才五岁啊!”

    秦宜宁眼中也蓄了泪:“母亲,这就是现实。您听我的,现在就回府去,称病谢客,任何人都不要见,老太君若是强要见您,您也再不能与老太君顶嘴了,母亲,您要认清现实,您往后没有娘家了!”

    没有娘家了。

    没有靠山了。

    孙氏这些年的骄傲和依仗,与老太君和秦槐远吵嘴时最常提到的便是她的娘家,她的父亲。

    从此往后,再也没有人会给她撑腰了。

    她的娘家,倒了!

    秦宜宁见孙氏呆呆的,知道自己的话多少起了一些作用,就紧忙吩咐金妈妈:

    “先服侍夫人回府,千万劝着夫人,不要与老太君或任何人生正面的冲突,一切等我回家咱们再商议,孙家的事很快就会人尽皆知,秦家的天很快也要变了。”

    “是,四小姐。”金妈妈重重的点头,第一次深刻的觉得,即便没有老爷对夫人的宠爱,即便夫人失去了娘家依靠,只要有四小姐在,她们也是有主心骨的。

    秦宜宁这厢便吩咐车夫解下一匹拉套的马来,回头道:“我去寻钟大掌柜,可能晚一些回去,你们回去帮我支应着。”

    冰糖点头:“是,姑娘放心,夫人我也会伺候好的。”

    秦宜宁一抖缰绳,策马便走.

    秦宜宁没有学过什么骑术,但是曾与野马群打过交道,骑过野马,是以操控这般驯化过的马儿并不费力,很快就赶到了钟大掌柜家里。

    钟大掌柜不在家。

    见秦宜宁来了,小厮立即飞奔着去悦升客栈寻钟掌柜回来。

    钟掌柜此时也知道了定国公府出事的消息,听了小厮传话,快马加鞭的回了家,不必秦宜宁开口,他就已经知道她要做什么。

    “东家只管放心,我这就去调派现银,说什么也要去教坊将老东家和女眷们都赁出来。”

    秦宜宁见钟大掌柜面容真诚,并未怕惹祸上身,心中很是安慰和感激。

    “那就有劳钟大掌柜。赁人虽然焦急,但是更要紧的是能不能立即派大夫和产婆去教坊,我五表嫂即将临盆,八表嫂怕也动了胎气。”

    钟大掌柜闻言一惊,忙点头:“好好,咱们昭韵司别的不说,人脉多的是。我这就去安排!明杰留下听东家的吩咐,救人如救火,我先去疏通关系。”

    “好。一切拜托钟大掌柜了。”秦宜宁颔致谢。

    钟大掌柜摆摆手,火烧屁股一般跑了出去。

    秦宜宁将钟大掌柜送到了门前,看着他急匆匆的走远了,拧着眉坐下。

    一旁三十出头的男子一直垂站着,秦宜宁这才有空打量他。

    身量中等,穿了身细棉的袄子,头戴**帽,面容敦厚,眼神精明。

    察觉秦宜宁的打量,这人行了礼:“东家好,小人景明杰,小人的母亲是在府上厨房当差的。”

    原来是他!

    秦宜宁被关祠堂时,是景妈妈来送饭传信,后来景妈妈又来给她传过话,当时她就与秦宜宁说过,自己有个儿子在钟大掌柜手下做了个三掌柜。

    “原来是景掌柜。”

    “不敢当,不敢当。承蒙东家姑娘照顾。我才能跟着钟大掌柜身边学一学做事。”景杰明行礼。

    秦宜宁知道钟大掌柜是个做事有分寸的,能安排给她用的人,必定是极为信任的人。

    用人不疑,是以秦宜宁直接道:“昭韵司旗下原本有两家妓院,有一家改成了酒楼,还空着一家,现在那处房产可有用处?”

    “回东家,那处房产并无用处,只留了人看屋子。”

    秦宜宁计算了定国公府女眷们的人数,又想了想昭韵司旗下两家客栈的大小,将人安排住在客栈是不合适的。

    一是在客栈住不开,二是客栈人来人往的也不安全。

    她要将人租赁过来,总要有地方安置,外祖母一家已经没了男丁,总不能将这些人也分开。

    想了想,昭韵司空置的房产能安排下所有孙家女眷的,也只有原本当做妓院的那一处房产了。

    “景掌柜,劳烦你安排人将那处屋子打扫妥当,将一应被褥衣裳等等日用品安排下去,所花用的只管记在账上,报给钟大掌柜便是。”

    景明杰明白秦宜宁的意思,道:“东家是想安排孙家的女眷住过去?这倒是妥当,那宅子已经整理过一番,住人最合适不过,不过还是要安排一些护院过去。东家不必担心,我这就吩咐下去。”

    秦宜宁点头,让景明杰快去,自己则是在钟大掌柜家的外院书房里等消息。

    直到天黑钟大掌柜才回来,进门就道:“亏得咱们去的及时,若是晚一会儿,那位奶奶怕就要一尸两命了。这会子才生产完,说是生了个女娃,母女平安,教坊我已经打点过,明日就能将人都接过来。”

    秦宜宁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凭空拜了几拜,感激的道:“多亏了钟大掌柜。”

    “东家说的哪里话,我一家人的命都是东家救的,何况老东家从前就待我不薄,东家更是义薄云天的女中豪杰,做的都是道义之事,我着实没有道理袖手旁观。”

    秦宜宁站起身来,想了想道:“昭韵司的人脉这么广,刑部大牢里能否说得上话?若能的话,好歹给我外祖父他们送去消息。告知他们五表嫂平安产下一女。”

    说到此处,秦宜宁不由得叹息:“是个女娃,也好,若是生了个儿子……”怕皇帝连新生儿都不肯放过。

    钟大掌柜闻言也长叹了一声:“定国公府的事现在京都城都传遍了,大家私下里都知道定国公一家冤枉。很多从前仰慕定国公世孙才华的士子们已经开始联名上书情愿了。但愿皇上能听一听百姓的呼声,能从轻落。”

    “但愿如此。”秦宜宁心里燃起了一些希望,可是仔细回忆今日曹国丈说过的话,再分析皇帝的性格,希望就有破灭的迹象。

    “怕只怕皇上到时会觉得定国公一家专门会煽动百姓,忌惮之心更重……”

    钟大掌柜面容一凛,心也悬着。

    秦宜宁将此处之事安排清楚,又告知钟大掌柜她吩咐景明杰收拾了那一处宅院给孙家女眷们住,便要回府去了。

    今日出门一天,母亲提前回家去,也不知面对如此巨变会不会闹出什么事来。

    而且秦宜宁知道,老太君是最会趋利避害势利眼的一个人了。从前对孙氏多有宽容,大多是因为孙氏背后有定国公府支撑。

    如今定国公府被问罪,老太君恐怕会心生恐惧,厌恶一切与定国公府有关的人,担心给秦家带来灾难。

    莫说是孙氏在秦家的地位会一落千丈。

    就是她这个得到过孙家产业的外孙女,恐怕也会被老太君忌惮上。更何况她还立即去将孙家女眷租赁出来养着。

    从前她努力得了老太君的喜欢,怕会因这件事一夕消磨干净。

    但是她不后悔,也不觉得可惜。

    就算老太君厌倦了她,她的日子也能好好过下去。她不可能为了讨好老太君,就不管不顾定国公府女眷们的性命。她将人赁出来,不是为了施恩,而是为了帮母亲尽孝,也是为了定国公府给她的亲情。

    秦宜宁回了府。

    才刚进门,就被等在门房的启泰叫住了。

    “四姑娘回来啦!老爷吩咐小人在此处等着四姑娘,老爷让您一回来就去书房,说是有话与您说。”

    ps:补上1月8日的加更: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