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七十一章 世态
    “你娘家出了大事,我本也不该多说你的,可你也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虽是孙家的女儿,可进了我们秦家的门便是秦家妇了,做事好歹也要想想咱们秦家的处境才是,别忘了你的夫婿可是当朝太师!”

    老太君这些天一直都憋着这股气!

    虽说孙元鸣那般的大才子就那么去了,着实令人唏嘘扼腕的紧,可老太君担心的,却是他们秦家会被定国公一家牵累。???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  W?W?W?.㈠8㈠1㈠Z?W.COM

    皇上有旨,且不论这旨意是否合乎情理,圣旨就是圣旨,孙元鸣以死明志纵然悲壮,抗旨不尊的罪名也是真的。

    出事那日,秦槐远赶着要去定国公府时,老太君就阻拦了一番,只是儿子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她没有拦住。

    本以为秦槐远去看一眼也就罢了,谁料想他竟在孙家帮起忙来,就是自己派人去说生了病要秦槐远回来侍疾,他也只是回来看了一眼,确定她只是装病之后讲了一番道理又走了。

    可她这么做又是为了谁?

    想来儿子也不是那种娶了媳妇忘了娘的人,说不准是孙氏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今日好容易逮着孙氏回府了,又如何能不作一番?

    孙氏本就伤心,这会更觉得头晕脑胀的,原本她也不擅长分析这些大事,现在脑子更是浆糊一般,她没有细想老太君话中的深意,却只觉得老太君是在怪她在娘家住的久了。

    秦宜宁一看孙氏的神色就知道她要作,要阻拦却不及孙氏的嘴快。

    “老太君未免太不通情理了!我娘家出了这种事,爹娘都伤心病倒了,况且元鸣的身后事还没有办完,我怎么可能丢下他们不管?老太君好歹设身处地的想想,也不能这般无理取闹啊!”

    孙氏的嗓音有些沙哑,所以尖叫起来更显得声嘶力竭。

    秦宜宁听着孙氏的话,知道要坏事,忙解释:“老太君息怒,母亲不是那个意思……”

    老太君已气的蹭的站起身,再听不进秦宜宁说了什么。

    “你说我无理取闹?有你这么与婆母说话的儿媳吗?我这些年宽容你,你便当我是好欺负的软柿子不成?你叫我设身处地?我又没有个嫡长孙去以死明志,我还真体会不了!”

    “你!”孙氏气的浑身抖!

    她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到现在还没能为秦槐远诞下一个男丁,多年来她受了婆婆多少白眼?!现在她又拿此事来戳她的心!

    孙氏眼泪滚珠一般,捂着胸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知道老太君看不惯我,我……”

    “你还要回娘家?”老太君见孙氏哭,又烦躁又解气,冷笑道:“你以为定国公府还是原来的定国公府吗!看在你是我儿媳的份上,我劝你一句,如今元鸣虽悲壮了一把,可他到底也抗旨不尊了,皇上留而不,你们国公府自己头上就等于悬了一把刀,你若真的孝顺,就该替你父母兄长都想想了!”

    “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不能做事连你的女儿都不如吧?你瞧瞧好好的慧姐儿,都被你教导成什么样儿了。要是看你这种德行,我还要庆幸我的宜姐儿早早就被换走了,没有被你给带歪!”

    如此诛心的话,让孙氏脸色惨白。

    老太君训斥她,可也不该在女儿和下人面前这么说,这叫她以后还怎么做人立规矩!?

    孙氏觉得自己的体面都已经被老太君踩进尘埃了!

    一旁的秦慧宁因心上人死在了面前,这些天来本就茶饭不思,面色惨白瘦了一大圈,这会子再听老太君指桑骂槐的话,顿觉屈辱、愤怒又无可奈何。

    敢情她这个鸠占鹊巢的外人,还等于是救了老太君的亲孙女了!?

    秦宜宁看了看大哭的孙氏,又看看气的直瞪眼的老太君,再看低着头隐忍着的秦慧宁,一时觉得颇为无奈。

    孙氏脑子不清楚。

    老太君又太过势利眼,趋利避害的厉害。

    秦慧宁如今更是敏感善妒……

    再让他们三个搅合下去,怕闹出大事了。

    秦宜宁便求助的看了一眼老太君身旁的秦嬷嬷。

    秦嬷嬷立即明白的微微颔,替老太君抚着胸口顺气,扶着她坐下,唱起了红脸:“老太君息怒,大夫人心思直率,并没有歪心的。都是一家人,您背地里不还是在关心大夫人一家子么。”

    转而又对孙氏道:“大夫人,您别怪老太君说话太厉害,这也是话赶话,老太君还是因为担心府里,大夫人也知道太师爷如今在朝中难做。您别伤心了。老太君也都是为了这个家好啊。”

    不但顺了老太君的气,还给足了孙氏台阶儿。

    聪明的,便会顺着意思陪个不是,事也就揭过去了。

    可孙氏却嘴快的道:“我知道老太君是看我们家犯了事儿就想远着了!早先我们家煊赫的时候,你们上赶着巴巴的来说亲那劲头哪里去了!?现在老爷飞黄腾达了,你们却忘了是谁提拔的,有事儿就想缩脖子,真是狼心狗肺,叫我看不上!”

    孙氏说的是大实话。

    可再是实话,也不该不分场合的乱说啊!

    难道这些话说出来,往后还能不在秦家过日子了?

    秦宜宁扶着额头,忙拉着孙氏跪下:“老太君息怒,我母亲是伤心糊涂了,她并不是有心的。”

    “不是有心?”老太君脸上通红,也不知是被戳穿臊的还是气的。

    “要不是看在你好歹生了宜姐儿这么个懂事女儿的份上,我今日就叫老大休了你!”

    “你若不想让你儿子顶着个捧高踩低的名声,就尽管来休!这种婆家,我早就够了!”

    孙氏甩开秦宜宁的手,起身就走。

    秦宜宁忙追上去拉住孙氏,还给秦慧宁使了个眼色。

    秦慧宁好歹比孙氏知机一些,平日与秦宜宁再不和,关键时刻也该知道谁和谁关起门是一家,到底都是长房的人,孙氏闹事,长房全体都丟人。

    可秦宜宁明显也高估了秦慧宁的智商,低估了她的私心。

    “老太君,”秦慧宁跪下,这些天哭肿的眼中有了一层水雾,“您息怒,母亲也不是有心说这些的,母亲私下里与父亲的感情是很好的,您不看着别的,至少看着父亲的面儿,原谅则个吧。”

    话是劝说,可是搁在老太君的身上,就等于在火上浇了一瓢热油!

    老太君最疼儿子,对儿子有一种占有欲,这占有欲表现在秦槐远身上是最强的,她虽然希望儿子和媳妇和睦,看到媳妇做蠢事也会生气,但是心理上还会窃窃的觉得儿媳不好,儿子才会认清谁才是他最亲的人。

    秦慧宁正是抓住了老太君这个心理。

    孙氏现在都已经不疼她了,她为何还要为孙氏说话?这个家里根本就没一个好东西!

    老太君果然一听这话就炸了毛,砸了茶壶和茶碗骂道:“我就知道是你个愚蠢妇人背后撺掇蒙哥儿,叫蒙哥儿留在国公府帮你娘家的忙,你也不看看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你外甥死了,难道还想让你丈夫也跟着受牵累吗!”

    孙氏这里才被秦宜宁拉住,就听见老太君这么一句,气的脸色铁青,刚要开口嚷回去,就觉得心口一疼,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母亲!母亲!”秦宜宁接住软倒的孙氏。

    “哎呦,大夫人昏倒了!”秦嬷嬷连忙叫了人来,又吩咐人:“快去请大夫!”

    老太君懵了。

    这又是新学会的花招?是真昏还是假昏?这会子昏过去,是想讹她还是怎么着!?

    秦嬷嬷这会儿已经跑了出来:“快快快,先将大夫人抬进屋里!”

    丫鬟婆子们七手八脚的要来抬人。

    “不能乱动。”秦宜宁扒拉开乱来的人,道:“我见过骤然昏迷的人,搬动之后反而不好,后来大夫说是心疾的缘故,作起来不能乱动。快,先去叫冰糖来!”

    最后一句是吩咐大丫鬟吉祥。

    才刚他们回府来,冰糖和松兰就都被秦宜宁打回去先预备沐浴等事,并未带在身边。

    吉祥连忙点头,飞快的去了。

    秦宜宁便焦急的又是捏虎口,又是掐人中的。

    秦慧宁这会儿也跪在了孙氏身边,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母亲,您别吓女儿,您快醒醒啊!”

    秦宜宁冷笑,也不避开老太君和秦嬷嬷等人,更不避满院围观的仆婢,扬手就给了秦慧宁一巴掌。

    这一下毫不留情,秦慧宁疼的眼冒金星的跌倒在地,一歪头,吐出了一口血,里头竟掺着一颗牙!

    “啊!我的牙!你!”

    “秦慧宁,我告诉你,母亲没事就罢了,若母亲有个万一,我第一个剁了你!”

    “你敢!”

    “不信你试试!”

    秦宜宁眼神太厉,吓的秦慧宁一抖,根本不敢与她再对视,底气也弱了下来。

    “此事怎么能怪我呢?”

    “不怪你难道怪老太君?老太君慈母之心,本来没有那个心,偏你挑拨是非,引着她说那些话!”秦慧宁继续揉搓孙氏冰凉抽搐的手,捏她的人中,焦急的道:“我现在不与你吵,母亲若没事,我还能留你的命,母亲若真有什么不测,你洗干净脖子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