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六十九章 死也不给

第六十九章 死也不给

 
    不多时候表姐妹们便来了,秦宜宁与秦慧宁就和姐妹们去了花厅笑谈起来,秦慧宁虽不大受欢迎,但场面也不至于尴尬。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转眼到了晌午,婆子来回话,问定国公夫人:“老夫人,午膳已经预备妥当了,是否摆在暖阁?”

    定国公夫人道:“就摆在暖阁吧,记得去外院请爷们回来。”

    “是。”

    女眷们一同说笑着往暖阁去,到了院门前,恰遇上带着孙儿们进来的定国公。

    女孩子们齐齐行礼,大表哥孙禹、五表哥孙杰和八表哥孙勤也给妇人们行过礼,又与表姐妹们相互见了礼,便进了屋去。

    暖阁里温暖如春,饭菜已经齐备,饭香扑鼻引人食欲,定国公夫人笑着道:“将屏风撤了吧,也没有外人,国公爷难道就带着三个孙儿孤零零用饭?不羡慕我们这边儿人多?”

    定国公笑道:“到底是你知道我,我虽羡慕,可也不用我开口你就已经吩咐了么。”

    众人闻言都笑起来。

    定国公便与定国公夫人先入了席,坐在位,孙氏坐在定国公夫人身侧,依次留下两个位置来给大舅母和二舅母。大表哥、五表哥和八表哥则挨着坐在了定国公右手边。

    至于年轻女孩们,自然是坐了另外一桌席。

    大舅母与二舅母持着公筷要布菜,定国公夫人笑道:“今儿咱们吃个小团圆的饭,我不要你们立规矩,你们也入席。”

    妯娌二人还要推辞,定国公笑道:“就听你们母亲的吧。”

    定国公虽然温和,但他是一家之主,他开口,并无人会忤逆,大舅母与二舅母便也入了席。

    大家族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席间便知听得轻微的箸碟相碰的声音。

    待到用罢了饭,下人们伺候这众人漱了口,挪去了花厅落座,气氛就活跃了起来。

    定国公捋顺着胡须,笑道:“宜姐儿这些日住的可还习惯?”

    “回外祖父,孙女一切都好,母亲事事都为我着想妥帖,照顾的无微不至,慧宁也教了我许多从前不知道的,如今我已经能适应现在的生活了。”秦宜宁乖巧的回答。

    孙氏听的心里别提多熨帖了。

    秦慧宁则诧异的抬眸看向秦宜宁,她这又是要做什么!

    定国公笑着道:“那就好,你与慧姐儿如此友爱,也是你母亲的福气。若遇上有什么需要的,或是遇上难处办不了的,便吩咐人来与你外祖母说。”

    “是。多谢外祖父记挂。”秦宜宁感激的行礼。

    定国公就笑着摆手示意她尽管去坐下,不必拘谨。

    秦宜宁挨着秦慧宁身边的空位坐下,泰然自若的模样像是二人之间根本没有龃龉。

    秦慧宁浑身紧绷,只要秦宜宁在自己身边,就浑身不自在,还要强迫自己不要露出端倪叫人看笑话。

    定国公夫人心里虽然担忧外面的事,可也沉得住气。

    倒是二舅母,因实在是担心丈夫与儿孙,忍不住犹豫着道:“父亲,不知道奚华城那边情况如何了?”

    定国公想了想,凝重的道:“奚华城两军开战,逄之曦用兵诡道,咱们暂且没占到便宜。”

    众人闻言,心里都沉了沉。

    二舅母却是安慰自己,笑道:“虽未占到便宜,至少咱们家的爷们儿还安然无恙。”

    呆在后方的亲人,也就只有这般简单的奢望了。

    定国公叹了一声,道:“只怪我年迈。否则我还要去奚华城,挫一挫逄之曦的威风!”

    “祖父老当益壮,只是暂且还不用您出马罢了。”五表哥孙杰笑着道。

    八表哥孙勤皱着眉,“其实战事还只是一方面,让人气的却是大周的狂妄,他们皇太后得了头风病,怎么好意思还派了人来通知咱们?怎么,他们侵略着咱们,还想让咱们为他们寻大夫给太后治病?全天下还都成了他们家的了!可皇上居然还上赶着要寻名医!这简直……”

    “八弟,慎言。”大表哥孙禹轻斥了一声。

    八表哥这才想起周围还有各位堂妹和表妹,尴尬的笑了笑。

    秦宜宁垂眸在一旁听着这些,便觉得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皇帝那般昏庸,只知道与妖后情情爱爱,背地里算计臣子的事情都做,却从未想过朝廷上下拧成一股绳来对抗外敌。

    大燕朝百姓摊上这样一个昏君,指望他能挺起腰杆硬气起来,还不如指望他早点归天!

    屋内正沉闷之时,外头忽然传来下人的通传声。

    “国公爷,宫中的王大总管来传旨了!此时人正在前院!”

    又有圣旨!?

    定国公忙吩咐人设香案,全家人都去了前院跪接圣旨。

    王大总管面色凝重,缓缓展开了明黄的圣旨,朗声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上国大周太后抱恙,便寻名医得一良方,食聪慧人之脑,可根除病患,咨闻翰林院侍讲学士孙禹,足智多谋,慧心巧思,智勇双全,堪当大用,特封为‘安国伯’,赏黄金千两,前往大周为太后疗病,钦此!”

    院中一片寂静……

    王大总管尖锐的声音,仿佛刀子一般刮过每个人的心口。

    定国公跪伏在地的身体颤抖起来,抬起头道:“敢问王大总管,这是?”

    王大总管轻叹了一声,道:“国公爷,您不要怪罪奴婢,奴婢也是奉旨行事。奴婢在此与您交个底儿吧。大周来了使臣您知道吧?才刚使臣觐见皇上,说大周的大夫给他们太后出了一个药方,要治好她老人家的头风病,必须要生吃天下最聪明的人的脑\浆。”

    说到此处,王大总管眼中也有了泪意,却强忍着,压低声音道:“大周使臣与皇上点名儿说‘听说你们国有个写檄文很厉害的,他就最聪明,就要他’,皇上应下了……”

    话到此处,大舅母已经两眼一翻昏了过去,表姐妹们都吓得的哭了起来,慌忙的去掐人中掐虎口,二舅母扶着浑身颤抖的定国公夫人,人人的脸色都惨白的如鬼一般。

    秦宜宁双拳紧握,扶着抖若筛糠的孙氏,定定的看着传旨的王大总管还要说什么。

    定国公这时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苍老的声音越沙哑:“这,这如何使得……”

    “国公爷,皇上有旨,为了安抚大周,保全大燕,这也是无奈之举。”王大总管叹息着,双手将圣旨捧给了一直沉默的孙禹:“孙大人,您接旨吧。”

    孙禹面色没有丝毫变化,而是转回身去,到了大舅母跟前扶住了刚刚苏醒的母亲。

    “母亲,您别哭。”

    大舅母双眼赤红,使劲的抓着孙禹的手:“儿啊,我的儿啊,不去,咱们不去!这旨意咱们不能接!不去!你不许去!!”

    孙禹眸中含泪,安抚的将母亲搂在怀里,一下下拍着她的背:“好,好,母亲,我不会去的。”

    可是,圣旨已到,不去又该怎么办?

    所有人都慌了。

    秦宜宁心念电转,一把抓住孙禹的袖子,将声音压的极低:“表哥,先接旨,剩下的咱们从长计议,再想对策!”

    秦慧宁慌的满脸是泪,也低声道,“对对对,大周朝山高路远,又有谁认得你长得什么样子呢,到时候换个人代替你去!!”

    二人的话,依稀给了所有人希望。

    是啊,临危时刻,他们都慌乱了。

    大舅母连连点头,“对对,先接旨,咱们在想办法!”

    定国公夫人和孙氏也都松了口气。

    孙禹却是笑了一下,缓缓站起身来:“我孙元鸣身而为人,便是顶天立地的男儿,我行得正,坐得端,祖父,祖母,母亲,我不愿苟且偷生。”

    他转回身,快步走向王大总管,冷笑了一声,一把就将圣旨掀翻在地。

    “大周匪类,侵我国土,戮我百姓,欺我国君!想要我的脑\浆治病?!做梦!我便是砸碎了也不给他们!”

    话音方落,人已猛然朝一旁的台基狠狠撞去!

    当即只闻砰的一声,红白喷溅,血染青衫,清瘦残躯倒在台阶之下。

    “啊!!”

    “鸣哥儿!”

    “我的儿啊!!”

    谁都想不到,孙禹会这般烈性。

    定国公夫人,大舅母和二舅母都尖叫着昏死过去。

    女孩子们吓得抱头大哭的,晕倒在地的,场面乱做一团。

    五表哥和八表哥,扑在孙禹的尸上捶胸顿足,痛哭失声,大吼着他的名字……

    定国公浑身颤抖,看着最喜爱的孙儿的尸,看着那满地的狼藉,忽然扯着嘴角强笑了一下。

    “好,好,鸣哥儿,是我孙家的男儿,是有脊梁的男儿,祖父没有白疼你!祖父没有白疼你……”定国公说到此处,已是老泪纵横,扑倒在地呜呜大哭。

    王大总管用袖子抹泪,焦急的道:“国公爷,这可怎么好,皇上若是怪罪下来,这可怎么好啊!”

    定国公夫人这会儿已经被冰糖用银针救醒,由秦宜宁和孙氏搀扶着坐起身来,闻言冷笑了一声:

    “事已至此,又能如何?我定国公一脉,满门忠烈,一心为国尽忠,未曾有负于皇恩一日,皇上……圣明,想必听了我孙儿的壮举,也会有所动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