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六十七章 山雨欲来

第六十七章 山雨欲来

 
    富贵和彩云原本都是慈孝园的人,虽不如吉祥和如意在老太君面前得脸,可也都是拿一等月例的大丫鬟。八一??中文 W?W?W?.?8?1㈧Z?W㈠.?C㈧O㈧M?原想着秦慧宁处事圆融,也颇受老太君的喜欢,又是大老爷的养女,服侍她的差事也是顶好的。

    谁知到了她身边,却每天都要面对主子的坏脾气,比伺候老太君时要多受很多的闲气。

    想不到慧宁姑娘从前看着温柔端庄的,私下里竟会是这幅模样。

    是以此时,眼看着四小姐好心来送东西,慧宁姑娘竟这般无理取闹,富贵都觉得看不下去了。

    将茶碗轻轻放在秦宜宁手边,富贵尴尬又讨好的笑了一下。

    秦宜宁微笑摇头,示意并不在意。

    她从不会故意为难下人,因为她曾经的地位比这些婢女都不如,深知身为下人的难处。

    “你下去吧,这里暂且不需伺候。”

    富贵感激的笑,刚要开口,却听见秦慧宁阴测测的声音:“怎么,这里是雪梨院,不是你的硕人斋,轮得到你开口来使唤我的人?”

    秦宜宁挑眉望着秦慧宁,莞尔道:“我想慧宁姑娘还有些弄不清楚吧?雪梨院难道不是秦府的雪梨院?我是秦家的小姐,秦家的哪一个仆婢我使唤不得?”

    “你少来我这里逞威风!”秦慧宁咬牙切齿。

    秦宜宁依旧悠闲的稳坐,端起白瓷茶碗啜了一口才笑着道:“哪里有的事,慧宁姑娘说笑了,我只是讲道理罢了。”

    “讲道理?道理还全是你的了呢!”秦慧宁的声音逐渐拔高尖锐起来。

    秦宜宁竖起食指,在嫣唇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有理不在声高,慧宁姑娘这般仪态,若叫詹嬷嬷瞧见了,必然会罚你的站了。”

    秦慧宁双手握拳,狠狠的瞪着秦宜宁,喘了几口粗气才勉强压抑住了咆哮的怒火,这才现,她一直站着与秦宜宁说话,秦宜宁稳坐泰山的模样,倒好像她成了下人。

    羞恼怨恨再度占据了她的思绪,又无从泄,秦慧宁回身便扇了富贵一个耳光。

    “你这个贱蹄子!我雪梨院是太小,容不下你了!你上赶着攀高枝儿也不长眼看看攀的是个什么东西!”

    富贵莫名挨了一耳光,委屈的捂着脸跪地啜泣起来。

    秦宜宁缓缓站起身,道:“慧宁姑娘要管教下人,我不好插言,只是惩戒无错的婢女,未免太跌体面了。咱们秦家可从来没有出过这种恶主子,劝你收敛一些,不要开了这个坏头儿,伤了老太君和母亲的心。”

    “你算什么东西!不劳你来指教我!”

    秦宜宁懒得与秦慧宁争吵,只道:“母亲叫我来给你送东西,我没法子才来,否则你当我喜欢看你那张人前惺惺作态人后原形毕露的脸?点心你慢慢吃,狐狸皮子母亲说要做成围脖和卧兔儿,或者你有其他的用处,就自己去与母亲回吧,我告辞了。”

    秦宜宁叫上了松兰和冰糖便要离开。

    秦慧宁愤怒的瞪着眼,冷笑道:“你们不挑拣剩下的东西也不会来送给我!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的那皮子,也是你挑剩下了!”

    简直是不可理喻!

    秦宜宁向外去的脚步一顿。

    看到她停步,秦慧宁吓得下意识便往后缩,没办法,她已经被秦宜宁打出心理阴影了。

    秦宜宁却只是回眸一笑,慢条斯理的道:“随你怎么想,我原本是不屑理会你这种人的,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明告诉你,我就是想欺负你,还要欺负死你,你又能奈我何?”

    “你……”秦慧宁气的嘴唇颤抖。

    “有能耐你便欺负回来,我随时恭候,没能耐,你有多大的气都得给我憋着!”

    “秦宜宁!你欺人太甚!”秦慧宁尖叫。

    秦宜宁摇了摇手指:“不要叫出来,免得叫人知道你有多粗鄙,脏了秦家的门楣。”

    看了秦慧宁那气的面红耳赤的模样,秦宜宁留给她一个温和又开怀的笑容,便带着松兰和冰糖施施然离开了。

    刚一出雪梨院的大门,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声泄似的尖叫,随即便是巴掌声和婢女的哭叫声。

    秦宜宁摇了摇头,叹息道:“咱们快回去吧。”

    松兰叹了口气:“想不到慧宁姑娘会变成现在这样,以前怎么就没瞧出来她是这种人。”

    冰糖啧啧道:“贪心不足自然就这样了。”

    一阵冷风吹来,卷着细细的雪往脖子里钻。

    秦宜宁忙裹紧了领口。

    瑞兰愣了一下,跺脚道:“竟真的下雪了!我还真要给你做双鞋!”

    冰糖得意的道:“师尊给人相面和看天相的本事都是绝活儿,可惜我跟着她的时间短,就只学会了看看天气这些简单的。”

    想不到刘仙姑竟还有这种本事,真是人不可貌相。

    三人急匆匆的赶回了硕人斋,才刚踏上台阶到了廊下,雨点夹着雪化作冰粒,便将屋顶和廊檐敲的沙沙作响。

    一路小跑的三人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秦宜宁回房便开始看起了昭韵司送来的账册,忙碌到夜深便睡下了。

    次日,奚华城大周与大燕再度开战的消息就传遍了京城。

    原本沉浸在临近新年欢快气氛中的百姓们,忽然之间陷入了即将破国的恐慌之中。

    秦槐远连续几日都被皇上留在宫里商议对策,甚至夜深了就直接睡在御书房里。

    秦槐远不能回家,家中的气氛僵凝起来。

    孙氏的两位兄长都是镇守奚华城的武将,奚华城战事紧迫,孙氏也整日里如坐针毡,更不用说定国公府的情况。

    秦宜宁便劝着孙氏,“外祖母的心情一定不好,这两日咱们多去定国公府走动走动,也好陪着外祖母散散心。母亲千万不要在外祖母的面前勾起她老人家的担心才是。”

    孙氏点着头,揉了揉脸才道:“我知道,但你大舅和二舅那里,我是真的担忧啊,据说逄枭那个煞胚兵法如神,我就怕你大舅和二舅支撑不住。”

    “不会的。大舅和二舅也不是吃素的啊。”秦宜宁给金妈妈使了个眼色。

    金妈妈会意的拿了披风和卧兔儿来伺候孙氏穿戴。

    孙氏想了想道:“采橘,你去叫慧宁姑娘一起来,咱们去定国公府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