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六十五章 口头约定

第六十五章 口头约定

 
    秦槐远赶到书房时,尉迟燕正负手站在地当中,垂眸不知在想什么。??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他今日穿的是一身样式极为普通的浅棕色棉袍,头也整齐的挽起戴了黑色网巾,模样像是个寻常富贵人家的公子,与往日清雅贵气的装扮截然不同,足可见今日他来时有多谨慎。

    秦槐远便判断,尉迟燕或许现身旁有探子。

    听见脚步声,尉迟燕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转身看向秦槐远,面带笑意的行礼:“秦太师。”

    秦槐远连忙恭敬的行了大礼:“臣参见太子殿下。”

    “秦太师不必多礼。”尉迟燕双手相搀,笑道:“贸然前来,不知是否打扰秦太师。”

    “殿下说的哪里话,您能前来,寒舍蓬荜生辉。不知殿下可是有要事?”

    二人在圈椅落座,启泰上了茶,便贴心的将门紧闭,走到院子门前远远地守着。

    尉迟燕这才蹙眉道:“今日前来的确有两件要紧的事,宁王的人从奚华城那边得来的消息,大周再度与咱们开战了,奚华城那里已经打起来了。”

    秦槐远闻言眉头深锁。

    奚华城距离京都已经不远,又在一个重要的港口上,无论是6路还是水路,奚华都是个要紧的交通要道。若是奚华城被攻破,大燕灭亡的脚步将急剧加。

    尉迟燕见秦槐远面色沉重,自己也很无奈的叹了一声:“奚华城的守将两位孙将军都是秦太师的舅兄,也不知现在如何了。”

    “两位舅兄一心为国,镇守奚华城那一日便是抱着宁死不屈的决心的,无论如何,能守得住奚华咱们胜算才多一些。”秦槐远蹙眉道:“此消息来的及时,想必明后日朝中便人人都知晓,到时候又是要一番争论了,咱们也可提前商议一番对策。”

    尉迟燕颔,有些无奈的道:“那些人争论又有何用?难道大周朝还怕咱们几声咒骂?若要咒骂真能有用,我到甘愿每天学骂人去。要紧的是要能打得赢大周,宁王还有意要出征呢,只是父皇那里暂且不允准。”

    秦槐远知道太子肯与他说这些是信得过他的表现,他心里感激动容,却也不敢多参与天家人之间的事,便压低了声音与之商议起对策来。

    说起政事,二人都忘了时辰,待到一切谈妥,天色都已暗淡起来。

    尉迟燕并非不知礼数之人,便打算告辞。

    只是才站起身,尉迟燕才想起另外一件要紧的事。

    他面上有些尴尬的道:“敢问太师,今日我父皇是否宣召府上的姑娘入宫了?”

    皇上传召的是三人,可太子只提到姑娘,秦槐远心中便有些了然。

    “是有此事,太子为何有此一问?”

    尉迟燕有些紧张的道:“父皇他……是否为难,额,斥责府上姑娘了?”

    秦槐远原本就在奇怪今日皇上忽然要给秦宜宁赐婚的事,如今听太子这般问,就更加笃定了心里的猜测,只是不知道太子到底做了什么才引起了皇帝的忽然忌惮。

    是以秦槐远笑了起来,故意语气轻松的道:“实不相瞒,今日皇上与皇后召见小女,是打算赐婚给她的。”

    尉迟燕闻言一愣,随即面上便是一喜,焦急的问:“父皇要将令千金指给何人啊?”

    秦槐远道:“皇后娘娘说她娘家的侄儿与小女天生一对。”

    尉迟燕的喜色凝固在脸上,方才还带着一些红晕的脸这一刻变的苍白无比。当欢喜的情绪冷却下来,他便也不再想入非非,更不会抱着不该有的幻想,细想来龙去脉,忽然颓然坐回了圈椅上,喃喃道:“到底是我害人害己。”

    秦槐远见太子这般,心里便是咯噔一跳。

    太子这般,难道是已经与宜姐儿……

    不可能啊,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见面,要说太子上一次见了宜姐儿心生喜欢他相信,毕竟身为男人,彼此最是了解彼此的秉性,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宜姐儿又生的那般标致。

    只是,他们应该没有展到更深一步,太子又为何会这般神色?

    “殿下,请恕臣冒失之罪,到底是生了何事?臣也不大明白今日皇上和皇后娘娘忽然想要赐婚的缘由。”

    尉迟燕这时候只以为秦宜宁要被许给曹皇后的侄儿了,哪里还有心思想其他?顿时心灰意冷的道:“是我的过错,上一次见了四小姐,便觉念念不忘,回去画了一幅她的肖像,谁知我身边的内侍却有皇后安排来的人,将这么秘密的事给她知道了。我就知道她一定会给我下绊子,却想不到会是这样。”

    原来如此!

    秦槐远顿时明白皇帝的忌惮了。

    看着太子失魂落魄的样子,秦槐远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其实,关于秦宜宁的婚事,他还真是中意面前之人的,毕竟与太子就算不联姻,关系也是摆在这里,还不如让关系更近一层。

    更何况太子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政治眼光,本性上却是个厚道之人,又有读书人的意气与温文在其中,女儿若跟了他,只要好生经营,日子倒也不会难过。

    太子又是储君,将来便是帝王,秦槐远想着,即便现在大燕朝风雨飘摇,大周朝打的再猛烈,短期之内也不会就真的亡国了吧?这一切都是未定之数,还都有努力和转还的余地。

    思及此,秦槐远对太子安慰的笑:“殿下,才刚臣话还没说完,虽然皇上打算赐婚,但是那位曹家的公子御前无状,行为不堪,将小女惹的羞愤大哭,差一点就去上了吊,所以那亲事也就作罢了。”

    “什么?”尉迟燕蹭的站起身,焦急的道:“四小姐没事吧?”

    话一出口,对上秦槐远略显揶揄的目光,太子的脸便腾地红了。可是后悔也已经晚了,方才的话,他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心意,这会子所幸也不在顾忌了:“不瞒太师,我对四小姐……是一见钟情,还请太师恕我唐突。”

    秦槐远笑道:“太子殿下赤子之心,能看得上小女,是小女之幸。”

    尉迟燕闻言,当即欢喜的双眼放光:“秦太师,您的意思是,您不反对此事?”

    “太子垂青,那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臣感激还来不及,哪里又会反对?”

    尉迟燕原地转了两个圈,这才找回了平日的稳重,抚掌道:“好,既然秦太师如此说,本宫必不会辜负这一番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