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六十三章 当殿调戏

第六十三章 当殿调戏

 
    皇后召见臣子家的女眷,且女眷中还有未出阁的少女,难道不该屏退不相干的外男吗?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秦宜宁边走边想:能当着皇帝的面出现在皇后宫中的外男,那必然是帝后亲近之人,很有可能是皇后的亲戚。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臣女秦氏,给皇上请安,给皇后娘娘请安。”秦宜宁心念电转之间,已盈盈下拜。

    她跟詹嬷嬷学了这么些日子,于行止礼仪上已养成习惯,不只礼仪标准,仪态更是赏心悦目。

    皇后修长的柳眉挑了挑,桃花眼中含着忖度和打量,伸出戴着三寸长镂金雕花护甲的右手虚抬了抬,“起来吧。”

    “谢娘娘。”秦宜宁站起身,依旧垂着头。

    皇后笑道:“皇上,您瞧秦太君多会调理人,这才多长时间呀,竟将个山野里长大的丫头调理的水葱儿似的,叫臣妾瞧着就心生喜欢。这丫头的模样儿真真只标致啊,素来都说秦家出美人,如今一瞧,可不正是么。”

    皇帝笑着点头:“雨柔说的极是。朕瞧着这丫头倒是有几分秦蒙年轻时的品格儿。你叫什么,几岁了,抬起头来回朕的话。”

    秦宜宁闻言应“是”,抬起头,依旧垂着长睫不去直视帝后的真容,回道:“回皇上,臣女小字宜宁,年十四。”

    皇帝和皇后打量着秦宜宁。

    面前的姑娘身量高挑,五官精致,皮肤白嫩,墨鸦青,漂亮的像是画里走出来的,认认真真站在面前,显得很是稳重,但年纪不大,身上还带着一股子纯真和稚气,当真是个极为讨喜的小姑娘。

    “秦蒙算是朕看着长成现在这样儿的,二十多年前朕还想,秦蒙若是个女儿身,当是何等美人,想不到今日竟叫朕见到了这么个女儿身的秦蒙,哈哈哈!”

    皇帝拍着大腿朗声大笑。

    皇后眯着桃花眼儿斜睨秦宜宁。

    老太君和孙氏早已紧张的手心冒汗。皇帝这一句话可以理解成对秦蒙的打趣,也可以理解成另外一层意思。

    这位都快七十岁了,有个风情万种的皇后还不够,难道还看上秦宜宁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了?

    秦宜宁这样儿的要是进了宫,恐怕不出两天就会被妖后嚼的渣滓都不剩下。

    老太君忙笑着道:“是啊,想不到一晃都这么些年过去了,皇上春秋鼎盛,勤政爱民,犬子也一心尽忠,皇上与犬子之间的君臣之情,皇上对犬子的伯乐之恩,老身感恩不尽!”

    皇帝被老太君说的有些动容,他年纪大了,近些年时常会陷入一些回忆里。秦老太君的一番话,说的他不仅回想起二十年前,那时他还是盛年,那时朝廷还没如现在这么乱。

    这么想着,皇帝笑容也有些温暖。

    皇后见秦老太君竟这么会说话,轻笑了一声道:“皇上,秦太师忠心为国,皇上怎么也要赏赐秦太师个恩典才是。女孩子家十四岁也可以说亲了。臣妾想为秦姑娘说个媒,皇上瞧瞧合适不合适。”

    皇帝大手拍了拍皇后的手背:“皇后说的是哪一家的儿郎?先说下,秦家丫头这般标致的模样儿,若是配不上他的朕可不准。”

    皇后笑吟吟的向一旁伸出手:“君儿,你还不过来。”

    “姑姑。”一旁传来个清越的少年声音,正是一直站在旁边的那十**岁的少年。

    皇后笑道:“皇上这下可不能说臣妾选的人不合适吧,我这侄儿年十九,生的也是一表人才,又是亲戚,与秦太师做这一门婚事可谓是门当户对。”

    皇帝笑着连连点头,看向了曹承君。

    曹承君的目光却呆呆的落在一旁的秦宜宁身上,喃喃道:“才刚看身影,就知道是个美人儿……”

    秦宜宁拧眉退后了两步。

    曹承君便追了两步,笑着道:“你叫宜宁是吧?我姑姑说的对,咱们俩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既然这样咱们立即就成婚吧,我待会儿回家就把我那几个小妾都散了。”说着就去抓秦宜宁的手。

    要是搁在平常,有人敢这么对她,秦宜宁一定要拧断这登徒子的手腕。

    他就仗着自己是妖后的侄儿,便敢御前这般调戏朝臣之女吗!

    可是秦宜宁心念电转之间,却定下了主意。

    她慌乱的退后,惊恐的望着曹承君:“你,你做什么。”

    大滴大滴的眼泪一瞬涌了出来,整个人哭的梨花带雨,转身便往老太君身后躲:“祖母,我害怕,我不要嫁这个人。您不如让我出家去做尼姑吧。”

    小姑娘才刚还稳重端雅,却被孟浪的登徒子吓的哭成这样,躲在老太君身后不敢出来的模样就像是受惊吓的小兔子。

    曹承君看的心里一跳,忙垂下头。

    皇帝却是瞪着曹承君,呵斥道:“放肆,你还不退下!”

    曹承君回过神,脸色煞白的后退回到父母身旁。

    皇后的笑容有些僵硬,声音却更娇柔了:“皇上,您瞧这两个孩子多般配?才一见面就喜欢的什么似的,君儿必定是真心喜欢这孩子才会如此失态。”

    曹承君不忘点头附和:“是啊,是啊,如此美人儿,我看的魂儿都飞了,想必养个几年就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啊!”

    皇后面色一僵,咬牙切齿的瞪向兄嫂。

    曹承君立马闭嘴了。

    皇帝的面色也不好看。

    就算要指婚,若不留神指了门不和合的婚事那是皇帝被蒙蔽,算不得皇帝有错。

    可是明摆着曹承君是个纨绔登徒子,才十九岁家里就一堆小妾,且做事没有深浅,言语无状,在御前都敢调戏秦太师之女,将人家小姑娘吓的大哭说要去做尼姑。

    这么一闹,皇帝根本就无法再下旨了。

    皇帝面沉似水。

    老太君搂着秦宜宁柔声安抚,秦宜宁依旧将脸埋在老太君肩头,哭的一抽一抽的。

    安静的殿内只能听见女孩压抑的抽噎声。

    孙氏紧张的额头都出了汗,她想的与老太君想的不同。

    这会子可是在皇上和皇后面前,平时在府里横行霸道,霸王似的一个人,怎么被人说了几句就吓得哭成这样呢!

    在皇帝跟前这般掉泪,一旦惹得帝后不快,那可就麻烦了!

    孙氏在一旁忍不住狠狠的掐了秦宜宁的手臂一把,低声斥责:“还哭!?”

    秦宜宁疼的身上一抖,就知道孙氏会是这种反应,反正在御前孙氏不敢放肆,秦宜宁索性抽噎的更大声了。

    好好的面圣,被曹承君调戏小姑娘给搅合了。

    皇帝好心情全无,训斥了曹承君几句就让人都退下。

    人一走,皇帝便嗔怪道:“雨柔,这么点事儿你家也做不好吗?你说给朕找来个合适的人,一定让这门婚事成了,可你家送来的是个什么东西!”

    “当着朕的面儿就敢如此孟浪,平日里足见是个多放肆的,秦蒙只有一个独女,他要是肯点头才怪了,朕是明君,不是昏君,难道你还想朕强迫他们结亲吗?那小姑娘吓得那个样儿,万一真上了吊出了家,到时候又一群人误解朕!”

    皇后忙拍着皇帝的胸口赔罪:“皇上息怒,是臣妾一时疏忽,臣妾跟在皇上身边这么些年,家里的亲戚们不常见,只记得君儿小时候聪明伶俐,想不到长大以后会成了这样,是臣妾失察,可臣妾也是没办法嘛,臣妾又不在家,不能时常侍奉父母身边,兄嫂亲戚一年难见面一次……”

    原本是在给皇帝赔罪,说着说着竟委屈的抽搭起来,皇帝看的心疼,注意力也被转移了,立马又搂着皇后“宝贝儿”“心肝儿”的哄了起来。

    另一方,曹国舅和夫人带着儿子出宫换上了自家的马车后,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

    曹国舅给幺子比了个大拇指,低声道:“今儿个当真是机智!”

    曹承君低笑,轻声道:“只是可惜了,我虽是孟浪了,可说的也是实话,那的确是个美人儿啊。”

    曹国舅道:“别说是美人,就是天仙这门婚事也不能结,你祖父糊涂,你爹可不糊涂!我已经私下打听过了,你道今日之事源于何处?”

    国舅夫人和曹承君都询问的看向他。

    曹国舅将声音压得更低了:“还不是皇后娘娘安插了人在东宫,现太子殿下画了一幅美人图日夜相对,显然是动了心,经打探才知道,太子所画之人,是秦太师家的嫡女……”

    “难怪了。”曹承君了然:“怪道忽然就叫咱们入宫来!”

    皇帝只有太子一个子嗣,又年事已高,掌管天下半辈子,权柄移交,心里自然是不甘的,皇帝与太子之间的关系,多年来就一直保持一个微妙的距离,暗地里却是别苗头的。

    太子若与秦太师关系更进一步,那么将来就更不好掌控了。

    所以才有了今日,皇帝想将秦太师的女儿嫁到曹家去方便掌握的想法。

    曹国舅道:“皇后娘娘想的太天真了,这国,我看是必亡的,咱们家的根又不在大燕,有朝一日还不知会什么样儿,怎么能这会子与秦家结亲,到时候可就更撇不清了。”

    国舅夫人和曹承君都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