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五十一章 仙姑观
    秦宜宁与包妈妈离开了慈孝园,一路往外赶去,想着方才秦慧宁吃瘪的嘴脸,心里就是一阵爽快。八一?中文 W?W?W?.㈠81ZW.COM

    自她回家之后,秦慧宁就像是急躁的猴子一般上蹿下跳,没有一日安宁,给她使绊子,陷害她,害她身边的人,即便她从未有过害人之心,秦慧宁还是以己度人的觉得她必定会害她。既然秦慧宁都这么觉得了,她若什么都不做,倒是亏得很。

    这刚只是个开始而已。

    二人出了二门,又在小厮的陪同之下往停了马车的侧门而去。

    包妈妈见小厮离着远,身旁又没了外人,便笑着道:“今日老奴这般,也是奉了老夫人的吩咐,老夫人怜惜姑娘的辛苦,知道这段日子您受了许多委屈,老夫人的意思是,有些人该弹压就要弹压,既然姑奶奶不能做到,老夫人也不介意出头做恶人。”

    “外祖母一番苦心我心里明白,只是如此一来,难免就会让外祖母招人怨恨。”秦宜宁虽然知道,定国公夫人此举并非单纯为了心疼她,还有希望二人制衡的成分,可是那份善意她依旧能够领会。

    包妈妈见她懂事的模样,笑容就禁不住又真切了几分。

    “姑娘不必担忧,老夫人说了,这一生做的事多了去了,很难说每一件事都尽如人意的,只要无愧于心便也罢了,何况慧宁姑娘如今心思歪了,若不弹压一番,只恐将来会伤及姑奶奶,老夫人也是爱女心切啊。”

    秦宜宁理解的点头,想想孙氏的模样,禁不住笑着道:“母亲是有福之人。”

    包妈妈也笑了,与秦宜宁相比,孙氏可不是个福气都顶天了的人么。只是她自己还不懂得珍惜,也不觉得自己有福,倒还总委委屈屈的。

    “姑娘,昨儿个老夫人给‘仙姑观’下了帖子,说明了今日咱们要去打醮,那边回说已经准备妥当了。才刚老夫人已经命人先去踏云客栈将唐姑娘接过来了,咱们稍后便可以直接启程。”

    “还是外祖母想的周到。”

    一路出了门,包妈妈便引着秦宜宁往正中间那辆华丽宽敞的大马车走去,扶着包妈妈的手,踩着垫脚的红漆凳子上了车,才撩起暖帘,就瞧见定国公夫人裹着一件藏青色缠枝纹的披风,正端坐在位,唐萌依旧是小道姑的打扮,坐在定国公夫人身旁。

    “外祖母,您也来了。”秦宜宁在另一侧坐定,又拉了包妈妈一把。

    马车宽敞,坐四个人也丝毫不觉得拥挤。

    包妈妈吩咐外头启程。

    定国公夫人就拉着秦宜宁的手道:“怎么,你还以为我在家等你?我是想直接出,免得你还要多折腾一段路程。左右也是要路过这附近的,所幸就直接接了你就走。”

    秦宜宁笑着点头,明白定国公夫人不方便进秦府去,就笑道:“您怎么安排都好,只要肯常常带我出去玩。”

    “你这丫头。”定国公夫人被秦宜宁逗的笑了起来。

    去往仙姑观乘马车要足足两个时辰的路程,虽然天气寒冷,幸而这两日没有飘雪,加之他们大燕地处偏南,冬日里本来也是雨雪参半,今日出行大太阳高悬,路上也干干净净的,两个时辰的路程,中间只停过一次整顿,其余时间说说笑笑的,倒也不觉得无聊。

    秦宜宁和定国公夫人都知道唐萌遭灭门之祸,必然见不得旁人祖孙团聚,怕戳了她心头之痛,言谈之间对唐萌颇为照顾,并未让她感觉到难过。

    一路谈论下来,唐萌对定国公夫人的睿智颇为佩服,与秦宜宁也更为亲近了。

    “夫人,咱们到了。”

    马车缓缓停下,外头随行的婢女来请人,护院则是远远的站在两侧保护着。

    秦宜宁和唐萌先下车,再扶着定国公夫人下车,驭夫将马车驾离山门,便有粗壮的婆子抬着礼物先往台阶上走。

    秦宜宁仰头看去,只见面前不远处,约莫有一丈宽数百级台阶蜿蜒而上,两侧树木落叶,也有竹影林立,倒显得此处幽静,台阶尽头隐约可见山门。

    秦宜宁道:“外祖母,叫他们抬着轿子吧,这么多台阶儿您走着累。”

    “无妨的,不过两百零八阶,又能怎么累了?咱们慢慢走上去就是。”

    定国公夫人执意如此,一旁的包妈妈等人劝说无果,秦宜宁与唐萌就只得一左一右仔细的扶着她往山上去。

    走到几十阶,定国公夫人就开始气喘,走到大半面色都红了,额角还出了汗,反观秦宜宁,倒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定国公夫人叉着腰喘气,笑着道:“瞧瞧咱们宜姐儿,恐怕再上十个这种台阶也不在话下,可都将你们比下去了。”

    后头随行的丫鬟婆子一个个都喘着粗气,七嘴八舌的夸赞秦宜宁的体力。

    秦宜宁好笑的道:“我自小就走山路,走惯了的。倒是外祖母有年纪了,还能如此腿脚轻便,若是再好生保养,不要操劳过度,身子一定会更好。”

    定国公夫人又喘了一会,将气喘匀了,才一摆手,“走,咱们这次要直接上到顶!”

    一路到了山顶,秦宜宁也只是面色略微红润,倒是身旁的人一个个气喘如牛。趁着定国公夫人等人站在原地喘气的工夫,秦宜宁四处打量了起来。

    山门两侧粉墙绵延,将一处宽敞院落包围起来,山门前的一片平地由青石砖铺就,在砖石的缝隙中还看得到有枯黄的小草。

    山门上的烫金匾额上书“仙姑观”三个大字,而山门之后,隐约可见宏伟的建筑以及角落里的一座宝塔。

    这时已有几个身穿深蓝道袍的道姑迎了出来,见了定国公夫人揖手为礼。

    一个年约三十出头、形容消瘦的道姑笑着上前来,揖手道:“福生无量天尊!老夫人一切安好?多日不见,您气色越红润了。”

    “托您的福,刘仙姑可在?”

    “师尊早已等候多时,请诸位随小道来。”

    秦宜宁就与唐萌一同扶着定国公夫人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山门,沿着青石砖路转向月亮门,绕过宝殿来至后院正房。

    包妈妈带着婢女等候在外,定国公夫人只带了秦宜宁和唐萌进了屋。

    一进门,就见一位五十出头,身材五短的敦实老道姑端坐在位,一旁有道姑服侍茶水不说,客座上竟端坐着一位年轻的公子。

    那公子长眉凤目、高鼻薄唇,穿一身牙白直裰,外披一件灰鼠披风,端的是俊俏无双的人物,见定国公夫人一行进来,只目光一扫,便知礼的垂下眼。

    他身后还站着个十七八岁虎头虎脑的随从,这随从许是年轻活泼,倒是往秦宜宁的脸上看了好几眼。

    定国公夫人便觉得不悦,“刘仙姑,昨日的帖子可收到了?”暗指既然已经打过招呼有女眷前来,为何还放进外男来?

    “无量天尊,老夫人一向可好?帖子昨日收到,只不过这位是我的大主东,倒也无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