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四十八章 亲情的滋味

第四十八章 亲情的滋味

 
    秦宜宁这般恳求,说的孙氏心里已经有所松动了。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她想不到,在她看来明明是秦宜宁不对的一件事,暗地里却有这么多盘根错节的关系相互影响。

    而这么复杂的事,她听着都觉得理解困难,秦宜宁却能够自己想明白,只看定国公夫人赞赏又欢喜的笑脸,孙氏就知道秦宜宁如今有多得喜欢了。

    孙氏素来不觉得自己笨,她一个内宅妇人,从来都觉得只管好内宅方寸之地就罢了,如今却觉得秦宜宁的这件事,给了她一个启。

    孙氏喃喃道:“想不到内宅里的事还会受前朝的影响。”

    定国公夫人听的又想扶额。

    “这不是明摆着吗,朝堂风吹内宅草动,你这是摊上了秦蒙是个厚道的,若是那其他人家,内宅多几个不同人家来的小妾,你就知道朝堂中的事怎么影响内宅了。宜姐儿都这么恳求你了,你还不答应回去?”

    孙氏低头看向满眼期盼的秦宜宁,缓缓点了头,“好吧,看在你诚心认错的份上,也怕叫你父亲在太子面前没脸,我还是回去吧。”

    定国公夫人听的松了一口气。

    孙氏看不明白,她却是明白的,秦宜宁这一次来,分明就是为了给孙氏一个台阶下。

    这一次的事本就是孙氏做的不对,不但主动挑起事端,还开罪了秦老太君和秦蒙,想指望婆家的人来接人是不可能的,就只能自己找台阶,如果秦宜宁不来跪求,这个台阶早晚都需要定国公府来搭,到时候少不得又要自降身份,让孙家人在秦家人面前没脸。

    定国公夫人思及此,便忍不住道:“你静下来也好好想想,宜姐儿这般懂事,委屈了自己来给你搭台阶儿,可府里那个呢?”

    “宜姐儿是解了禁足立刻就来了。府里那个可是没有禁足的!你在娘家住了这么多天,她怎么什么表示都没有?连派个人来问问都不曾!你出府时,她撺掇你,说会来陪你,待你真的回娘家了,她却把脖子一缩不管你了!两个女儿都是你的,可是各自都是什么性格,你现在也该看清楚了吧?”

    说到此处,定国公夫人扶起秦宜宁,“宜姐儿跟我来,你母亲需要静一静,咱们去里头坐坐。”

    秦宜宁担忧的回头看看孙氏,这才跟着定国公夫人去了里间,将外间的空间都留给了孙氏。

    孙氏的脑海中不停的回放着方才定国公夫人的话,面色已变了几变。

    而秦宜宁这厢则是与定国公夫人紧挨着坐在临窗的如意回纹罗汉床上。

    定国公夫人拉着秦宜宁的手道:“宜姐儿,你是个好孩子,外祖母知道你受了委屈了。”

    秦宜宁连连摇头:“哪里有什么委屈的,我能回家来,能够侍奉在亲人身旁,已经很满足了。母亲的为难我知道,即便我身体里流着她的血,对于她来说,亲生子被换走这个现实也很难接受,而且母亲已经在努力的接受我了。这一次的确是我犯了错,惹了母亲生气她才会如此的。”

    “你这孩子。”定国公夫人干燥温暖的手一下下摸着秦宜宁披散在背后缎子一般的长,心里像是被谁揉了一把。

    明明自己受尽委屈,还在不停的为生母说好话。

    或许是隔辈人比较亲,或许是二人真的有缘,定国公夫人此时真的将秦宜宁疼进心里了。

    秦宜宁想了想,就道:“外祖母,我还有两件事想与您说,您见多识广,必定知道怎么做才最好。”

    晚辈的请教,定国公夫人素来是有耐心的,何况还是她喜欢的秦宜宁在问话。

    定国公夫人慈爱的笑着,拉着秦宜宁的手,将包妈妈捧上的黄铜镂空雕月季花的暖手炉放在她手上。

    “有什么问题,你说?”

    秦宜宁感激笑着,将暖炉放在定国公夫人手中,二人一起捂着一个手炉。

    “外祖母,是这样的,如今我将唐姑娘安排在踏云客栈暂住,她已经真心认了我做主子,将来会跟在我身边服侍,她对医术上有研究,我也想带着她在身边,也算是多个帮手。我想找个时间去给她还俗,外祖母觉得这样安排好不好?”

    “你是担心他们唐家和清流之间的关系,你父亲会不喜欢?”

    与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力。

    秦宜宁笑着点头:“是啊,我也怕影响到国公府和曹家、宁王的关系。”

    定国公夫人笑道:“你不必担忧,如今朝中情况已经稳定,宁王又说将人给了你,想必教坊若无皇上的旨意,也不会来要人的。至于曹家,曹太师虽然不再是太师了,但朝中的势力依旧在,他们的炮火如今都是对着宁王和你父亲的,倒是暂且不会在意你一个小女子。”

    “唐姑娘是个苦命的孩子,你们又有缘,她若肯真心对你,你就带着她在身边也是好的。至于其他的咱们可以走一步看一步。”

    其实定国公夫人说的这些,早已经在秦宜宁脑海中盘旋很久。她自己虽然想的到,可是话从定国公夫人的口中说出来,却莫名的给了她安心的感觉。

    “是,我知道了。”秦宜宁绽出个大大的笑容,脸颊上的小酒窝让她的模样极为讨喜:“有外祖母帮我,我就像是有了主心骨似的。”

    “傻丫头。”定国公夫人搂着秦宜宁的肩膀摇晃。

    这孩子多年来孤苦伶仃的,大事小情都要自己拿主意,而她独自一人在外面生活,恐怕每一个决定都会影响到她的未来和生死,这孩子就是再聪明,选的路就是再正确,一个人也难免会恐慌吧?

    这么分析着,这些年来她竟然从来没有人可以依靠。也难怪现在在她的怀里会露出这样满足的笑容。

    她的笑容和依赖,让定国公夫人觉的心里又酸又麻,眼眶一阵阵热,心疼的像快哭了。

    秦宜宁并未察觉定国公夫人的情况,转而道:“外祖母,孙女还有一件事儿求您。”

    “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定国公夫人笑着道。

    秦宜宁将瑞兰如何出了府的事大致上说了。

    定国公夫人听的眉头紧锁,眉心的川字纹挤的更深了:“想不到秦慧宁竟然会这样!她这是为了自己一时的爽快,就罔顾人命啊!咱们家里可从来没有出过这种姑娘,能够陷害无辜人性命的!”

    定国公夫人站起身来踱了几步,凝眉道:“宜姐儿,这件事我来处置吧。”

    秦慧宁到底还是孙氏的养女,无论做出什么事来,旁人不会说秦慧宁不好,只会说孙氏教养的不好。虽然嘴上骂孙氏,可做母亲的少不得还要为女儿着想。

    秦宜宁立即明白了定国公夫人所想,点头道:“外祖母要如何教导慧宁姑娘都使得,只是这一次的事我已经有了做法。”

    定国公夫人挑眉看向秦宜宁。

    秦宜宁将自己的安排部署都说了。最后吐了下舌头道:“到时候,还少不得要扯了外祖母的名头来说话。”

    “你呀。”定国公夫人噗嗤笑了,对秦宜宁反击时还不忘了保全人性命的做法很是喜欢,笑着点了一下秦宜宁的额头:“随你这小丫头去折腾吧。”

    “是,多谢外祖母。”秦宜宁起身笑着行了一礼。

    看着面前娇娇俏俏的女孩子,定国公夫人心里的喜欢又多了一些。

    一个仁善孝顺,一个自私歹毒,这两个孩子虽然都聪明漂亮,可是一比较品性,心里的那杆秤就已经不自禁的偏向秦宜宁了。

    “母亲。”这时候,孙氏面色尴尬的到了内室门前。

    定国公夫人一看孙氏那样子就觉得气闷,没好气的道:“做什么?”

    “母亲,我已经命人将东西都收拾好了。”言下之意是可以随时回秦府了。

    定国公夫人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她分明就是早就急着回去了,只是一直拉不下脸来罢了。这一次秦宜宁配合的给了个台阶儿,她自然就顺杆子爬了。

    “去吧。你回去好生想想我的话。”

    “是。”孙氏低下头。

    定国公夫人就吩咐了人去备车,亲自为秦宜宁整理好了披风,这才道:“你要带着唐姑娘去还俗的事我来安排,唐姑娘出家的道观名叫‘仙姑观’,距离京城倒是不远,观主我也认得,这样,明儿个我安排好了就派人来接你,我正好也去‘仙姑观’打醮。”

    秦宜宁惊喜的望着定国公夫人:“外祖母,这怎么好呢,大老远的要劳动您出去。”

    “怕什么的,我也是闷了,想离开这么多人出去走走,清静清静,你不用多想,到时候你就跟着我去,也免得有人欺负了你。”定国公夫人想了想,又道:“明儿我只带着你,其余人都不带。”

    孙氏在一旁腆着脸道:“母亲连我都不带吗?”

    “带着你做什么?没的在我眼前惹我生气,明日我要带着我的宜姐儿出去好好散散心。”

    秦宜宁笑吟吟连连点头,欢欢喜喜的与定国公夫人道别,跟着孙氏一路乘马车回秦家,路上还忍不住在笑。

    原来有人关心的滋味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