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四十七章 台阶
    唐萌看着那些饰,面色复杂的摇了摇头。?  ?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

    “姑娘是磊落之人,从前你我素昧平生,你诚心来救我,我不但不能回报你什么,反而少不得给你惹来麻烦,你不怪我,我已经很感激了。这些饰就当是我送给姑娘,算作我的谢礼,姑娘千万收下。”

    “那可不成,这些都是清流们对你的心意,是你父亲从前结下的善缘,我是万万不会要的。从前的事咱们不去计较,往后你跟我入了府,我少不得还有带累你的时候,只盼望咱们能够相互扶持。至于你的体己,我是说什么都不会沾的。”

    秦宜宁说着,将饰硬塞给唐萌,“你听我的,多存一些体己,总是有利无害的。”

    唐萌与秦宜宁撕捋了半晌,最后还是拗不过。

    她并非拘泥之人,秦宜宁这般真诚对待她,她很是感动。

    将东西收下,唐萌给秦宜宁行了礼:“我孑然一身,姑娘的厚爱,我只能以忠诚报答。”

    秦宜宁笑着扶起她:“相遇便是有缘,我们相互扶持着把日子过好,往后的路还长着呢。”

    二人相视一笑,虽是主仆,可心底里掺杂了许多情绪,有恩情,也有友情。

    见事情办妥,秦宜宁嘱咐瑞兰尽快养伤,便叫了钟大掌柜的小厮吩咐他备车:“我要去定国公府。”

    小厮应是退了下去。

    唐萌见秦宜宁身边没有人伺候,原本还要跟着,秦宜宁笑着道:“这两日我就先安排你还俗的事,到时候跟在我身边也名正言顺,瑞兰的伤势还要靠你来医治,你就先留在瑞兰身边吧。”

    唐萌虽还穿着道袍,可心理上已将秦宜宁当成主子,便听话的点了头。

    “姑娘放心吧,我自小跟着父亲学习医术,治个皮肉伤还难不住我。”又抓起秦宜宁的手看了看,笑道:“姑娘手上的疤痕不少,以前一定吃了很多苦吧?我这两日就将祛疤的药膏调制出来,姑娘擦一盒,保管手上恢复如初,就连姑娘的皮肤我也有法子调理。”

    哪里有女子不爱美的?看着府里那些水光玉润的姑娘,秦宜宁有时也会觉得自己太糙了,风吹日晒的,手上疤痕茧子不说,就连脸上的皮肤也要比其他姑娘粗糙一些,只是仗着年轻看不明显罢了。

    如今听唐萌说有法子,秦宜宁欢喜的道:“那我可就指望你了。”

    唐萌拍着胸脯保证,“放心吧,捣鼓这些我最在行了。”

    秦宜宁又嘱咐了唐萌和瑞兰一番,便离开了踏云客栈,乘马车往定国公府去。

    **

    午膳过后,正是定国公夫人听管事嬷嬷们回话、收对牌的时间。

    议事的暖阁里正忙着,包妈妈悄然到了定国公夫人身边低声回话:“老夫人,姑奶奶来了。”

    定国公夫人皱眉,“让她吃饱了就好生回去歇着。在房里闹还不够,这儿正忙着呢,哪里有闲工夫理会她。”

    “母亲说什么呢。”

    不等包妈妈出去传话,孙氏已经自己撩暖帘进了门。也不管周围那些管事嬷嬷,就大步走到定国公夫人身畔。

    “母亲,您说秦蒙怎么还不来接我!”

    定国公夫人听的额角青筋直跳,无奈的摆了摆手。

    包妈妈立即会意,带着管事嬷嬷们退了下去,将暖阁的空间留给母女二人。

    定国公夫人这才道:“你这会子急了,哪个又叫你回娘家来了?这一次依着我看,就完全是你的不是,你自己犯了错,难道还指望着别人低头服软不成?你若聪明的,就赶紧回去做你的太师夫人,别将夫妻间的情分都消磨干净了,到时候有你哭的。”

    “母亲,您是不是我亲娘啊,怎么每次见了我都只知道训斥我,都只说我的不是,您怎么不看看秦蒙都做了什么。”

    定国公夫人觉得心累,抚着额头疲惫的道:“菡姐儿,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有些道理还用我说吗?你婆婆和你夫婿根本也没针对于你,他们说宜姐儿的事,你就臊了,还拿出你定国公府小姐的身份来压制人不成?你别忘了,你可是秦家的媳妇!”

    “难道我做的不对?宜姐儿私自出门去见外男,我管教女儿,秦蒙不但挥开我的手,险些就将我推了个跟头不说,还斥责我,说我的规矩不怎么样,对女儿却下得去狠手,还说我才该学规矩!“

    孙氏抹眼泪:“我到底是哪里对不起他了,他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这般下我的面子,我规矩不好,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山里回来的丫头不成?他自己说宜姐儿犯了错,我替他管教,他居然还骂我!”

    孙氏的抱怨,这段时间定国公夫人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这会子听着她哭哭啼啼,若这不是自己的亲生闺女,定国公夫人真想将人直接丢出去自生自灭算了。

    “菡姐儿,你要清楚,宜姐儿不只是秦蒙的女儿,也是你的女儿!你的夫婿疼惜你们俩的孩子,难道你不该高兴吗?哪里有你这种做娘的,还跟自己的女儿攀比起来?我看你哭的不是眼泪,都是脑\浆子,你脑子里是不是早就空了。”

    “母亲!您怎么这么说我!”

    “我说的难道不对?这几天我就在观察你,你自己头脑理不清,旁人说了你又不肯听,只一味的知道哭闹,还等着秦蒙八抬大轿来抬你回去不成?我告诉你,现在秦蒙已经是当朝太师了!你再不回去,仔细姨娘都能骑你头上去!”

    “我……”

    “你愚蠢又糊涂,还识人不清,秦慧宁撺掇你,你四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还能中圈套,这会子还有脸哭?!我瞧你是该哭哭你的脑子了,简直愚昧的不像我的女儿。”

    孙氏被当面训斥的呜咽起来。

    定国公夫人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所幸站起身来要出去。

    正当这时,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包妈妈笑吟吟的在廊下道:“老夫人,您看谁来了。”

    暖帘一撩,秦宜宁笑吟吟的进了门来,身上猩猩红的锦缎披风映着她白里透粉的俏脸,漂亮的就像是后院新开的梅花。

    “外祖母。”秦宜宁墩身行礼。

    定国公夫人惊喜的将人搀扶起来:“我的宜姐儿,大冷天的怎么来了?”

    秦宜宁看了看一旁的孙氏,就向定国公夫人眨了眨眼睛,摘了披风交给包妈妈,便到孙氏跟前行礼。

    “女儿见过夫人。”

    孙氏此时正在生气,一想到这次的事起因就是秦宜宁私自出府去,见到人自然不喜欢,抹着泪哼了一声别开脸。

    定国公夫人看的蹙眉,却站在原地没动。

    她想看看秦宜宁想做什么。

    秦宜宁见孙氏哭的眼睛通红,还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模样,就知道七八天过去孙氏还没回过味来,只得端正的跪着。

    “夫人不要动气,一切都是我的不是。”

    孙氏冷哼道:“你还知道你有错?那怎么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出去见外男,还单枪匹马的跑去宁王府要人了,好大的胆子啊你!”

    “当时也是救人心切,想着尽人事罢了。没想到宁王会直接将唐姑娘给了我。不过也正因为有了此事,父亲才能登上太师之位,也算是因祸得福了。”秦宜宁低垂着头回话。

    孙氏听了,根本没懂是什么意思。

    定国公夫人听着却是点头,暗想自己没有看错人,上前去将秦宜宁扶起来,道:“地上凉,坐着说话便是,你母亲现在气头上,有些事情想不通,你给她说说她就知道了。”

    “是。”秦宜宁感激的对定国公夫人笑了笑,随即将宁王的计策,唐萌一事引的格局变化,曹太师官职被撸和秦槐远为何能登上太师之位的缘故一一与孙氏说了。

    孙氏已经不落泪,而是有些惊愕的看着秦宜宁,“这些话都是你爹教给你的?”

    “都是女儿自己想的,”秦宜宁羞涩一笑,道:“我也是乱想的,不知道对不对,而且我觉得,若是我这么当上了太师,一定会立即参宁王一本的。”

    定国公夫人听的眼中精光一闪,笑着问:“为何这样说?”

    秦宜宁笑道:“皇上必定不会喜欢看到臣子结党的,宁王本来就是个武王爷,在军中有一定的威信,若是再与新任太师交好,皇上哪里能放心?我想就算我父亲不这么做,宁王也会再弹劾我父亲的,只有两人不亲近,才能维持朝局的平衡。”

    “好孩子。”定国公夫人拉过秦宜宁,将她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背道:“你说的没错,你外公今儿才与我说了你父亲参奏了宁王的事。我果真没有看错你,你是个聪明的孩子。”

    孙氏听的惊呆了,愣愣的看着秦宜宁。

    定国公夫人见状叹了口气。

    秦宜宁则是再度给孙氏跪下,道:“无论如何,女儿私自出门都是不对的,夫人怎么教训女儿都使得。那日父亲也是在气头上,情绪激动才会言语不得当,如今父亲荣登太师之位,大后天太子还要亲自登门,府里还要办请师宴,母亲如今是太师夫人,若不在场,父亲的脸上也过不去啊,您与父亲伉俪情深,哪里有隔夜的仇呢。女儿今日来,是特地与您赔罪,求您回府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