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四十六章 真心相待

第四十六章 真心相待

 
    “四,四姑娘,您怎么来了,真,真是稀客啊。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碧桐这时手脚冰凉,脑子都似灌了铅,已经思考不能,一只手下意识的压着鼓鼓囊囊的怀里,眼神闪躲。

    秦宜宁视而不见,笑道:“我今儿出来巡视产业,恰好路过这里,知道碧桐姑娘家住此处,特来探望何大娘。你们姑娘今儿给了你假期,许你回家看看?”

    碧桐的本家姓何,进府之前名叫何二丫。

    “是,是啊。”碧桐觉得自己脑子终于开始运转了,机智的笑着道:“我们姑娘赏了我一点银子,我知道家里紧张,特地送回家来的。”

    “碧桐姑娘真是有孝心。”秦宜宁笑着对何大娘道:“何大娘好福气。”

    “主东姑娘说的哪里话,还不都是府上肯提拔她。二丫年纪轻,还指望着主东姑娘多教导呢。”

    何大娘六十多岁,两鬓斑白,听了秦宜宁夸奖觉得与有荣焉,将满脸皱纹都笑的多出好几条。

    秦宜宁笑了一下,站起身道:“碧桐姑娘平日在府里当差辛苦,难得有假期出来一次,你们母女必定有体己话要说,我就不多打扰了,钟大掌柜,将东西留下。”

    钟大掌柜一怔,立即会意的从袖袋里拿出一块银子放在桌上,笑道:“这是姑娘赏赐的,也是秦家的一份恩典。”

    那银子泛着白霜,瞧着足有三、四两,何大娘连忙跪下行礼,千恩万谢。

    碧桐也愣了,跟着磕了个头。

    难道是她自己吓唬自己?

    四姑娘真的只是路过进来看看?

    是了。

    才刚回府,她这是想给自己制造个贤名。

    秦宜宁这厢已经扶着何大娘起身,与之客气了几句,就叫上钟掌柜带着人告辞了。

    碧桐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人出去了,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呼——!真是吓死我了。”拍着胸口,碧桐长吁一口气。

    这时何大娘已将人送出门,折返回来。笑吟吟的拿起桌上的银子看了看,用牙咬了咬。

    “这位姑娘就是太师爷新找回的嫡出闺女吧?可真是仁厚,竟然一下子就赏了这么多银子。”

    碧桐倒了一碗水咕嘟咕嘟的灌下去,想起方才秦宜宁那施恩的嘴脸,不仅好笑的道:

    “娘可别被她表面功夫骗了,前儿她还揍了我一顿呢,现在身上的瘀伤都没退下去,她不过是才回家,想博个贤惠名声罢了。”

    “当真?我瞧着她不像啊。”何大娘关心的道:“你伤的如何了?现在还在四姑娘那里伺候吗?”

    “我没事,如今四姑娘已经是养女了,改称慧宁姑娘了,我还是她身边最得力的。这不,今儿我特意往家里来送东西的,慧宁姑娘赏给我好多饰。”

    碧桐一面说,一面往外掏东西,将一挂珍珠,玛瑙戒指,金耳钉等物一样样的从怀里拿出来。

    “娘,您帮我收着,别叫我嫂子看到了又要嚷着给我侄儿。您也好歹给您闺女留条活路不是?你们当年穷的揭不开锅将我卖了,这么多年还不是多凭我往家里拿钱支应,将来我是要出来成家的,娘好歹也替我多想想。”

    何大娘一看到桌上那些宝贝,眼睛都直了,口中直嚷着:“天啊!我的菩萨!慧宁姑娘真是大手笔,真是……”

    话没说完,屋门却被“吱嘎”一声推开了。

    碧桐吓了一跳,生怕是兄嫂回来了,可尚未来得及遮掩,待到看清来人时,就已经彻底僵住了。

    秦宜宁笑着站在门口,“何大娘,我才刚命人去米铺给您买了一袋米来,待会儿有人送来,特地来告诉您一声。”眼睛扫见桌上的饰,秦宜宁就是面色一变。

    “碧桐,你这些东西哪里来的?”

    “这,四姑娘,这是我们姑娘赏赐我的。”碧桐僵硬的赔笑。

    秦宜宁快步进门来,拿起那根海棠花的碧玉小簪,冷笑道:“这是三婶送给我的那套碧玉头面中其中的一根。”

    又拿起那挂珍珠和玛瑙戒指:“这是今儿翰林院学士蔡夫人刚送给我的。”

    拿起足金的玫瑰花耳钉:“这是王御史的夫人今日送我的。”

    最后转回身,指着那水滴状的碧玉耳坠子:“这是左都御史夫人今日送给我的。”

    “碧桐,你如何解释?”

    碧桐的脑袋嗡嗡作响,腿一软扑通一下跪坐在地。回想今日在库房里秋露的模样,心里阵阵的寒,冷汗爬满了额头,沿着下巴滴落下来。

    中计了!她中计了!!

    秋露那个蹄子,竟然害她!

    不不不,不只是秋露。

    碧桐猛然抬头看向秦宜宁,心里已经凉了半截儿。

    或许,从更早的时候,从那些礼物被送来时,秦宜宁就已经设好了套只等着她钻了!

    当时她跟在慧宁姑娘身边,明明看见四小姐只展开礼单扫了一眼啊!

    怎么才看一眼,就能记得住哪些东西是谁送的?!

    还有,她怎么会算准了慧宁姑娘就会留下她去跟踪秋露的?

    她本以为,这位就是个孔武有力的野蛮人,没想到,她竟然能够过目不忘,而且心机如此深沉,能够早就将她算进去!

    她不但曾想动手拿下她,还在宗祠门前嘲讽过她。

    对了,瑞兰还是她间接的害出府去的……

    想不到,这个人竟会不动声色就将她置于死地!

    碧桐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

    何大娘慌乱的道:“主东姑娘,您,您会不会看错了,二丫说这些都是慧宁姑娘赏赐她的,您看是不是其中有误会啊。”

    “大胆!”钟大掌柜洪钟似的一声,将何大娘吓得浑身一颤。

    “姑娘岂会因为这么一点子东西就诬陷你家女儿?那些东西既然说得出来历,礼单礼盒自然还在府中,若是你觉得我们姑娘冤枉你家女儿,咱们大可以去找送礼之人挨个儿对峙!”

    钟大掌柜随即鄙夷的道:“我家姑娘一片好意,登门探望给银子给粮的,已经是给足了你们脸,想不到你们竟然恩将仇报!”

    何大娘呜呜的哭出声来,一味的只知求饶。

    秦宜宁拧眉,转身就往外走。

    钟大掌柜忙将那些饰都收好,跟了出去,“姑娘,您的东西。”

    秦宜宁接过这些饰,垂眸道:“这件事就按着我之前说的,下面交给你来处置。只有一点,祸不及家人,且不许伤人性命。”

    钟大掌柜闻言一凛,忙垂应是,对秦宜宁洞彻人心的本事有了新一层的认知。

    “姑娘这会子要去何处?”

    “我要去看看瑞兰和唐姑娘。”

    “是,小人吩咐人护送姑娘。”钟大掌柜毕恭毕敬的行礼,打了小厮和护院护送秦宜宁回踏云客栈。

    钟大掌柜这厢则是进屋对碧桐道:“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碧桐脸色惨白的抬头,颤抖着唇道:“求您给指条明路。”

    ……

    踏云客栈距离集市不远,乘马车不过片刻就到了。

    秦宜宁由钟大掌柜的小厮护送着进门,径直到了后头一处偏院。

    才刚踏上正屋的台阶,土黄色的细棉布夹竹暖帘就被掀开,身着道袍面色红润的小道姑一下子扑了出来。

    “姑娘,你来啦!”

    看着小道姑圆圆的苹果脸,圆溜溜的大眼睛和可爱的模样,秦宜宁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是啊,萌儿这几日过的如何?”

    “姑娘不要担心,我过的很好,钟大掌柜对我很是照顾。对了。”唐萌拉住秦宜宁的手往屋里走:“瑞兰姐姐的伤已经被我治的七七八八了,现在伤口已经结痂了。”

    进了门到了内室,身着白色中衣的瑞兰趿鞋下地,动作迟缓的就要给秦宜宁行礼。

    “姑娘。”

    “快起来,仔细伤口裂开。”秦宜宁连忙双手搀扶,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趴好,看着她略微苍白的脸色,叹息道:“你受苦了。是我带累了你。”

    “姑娘说的哪里话。”瑞兰半撑起身子,急切的道:“姑娘,咱们虽然相识的时间短,也曾经生过误会,可我早就想明白了,不论跟哪一位主子,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命,这次的事若是跟着其他人,恐怕我已经被打死了,姑娘能够保我性命,还人参肉桂不吝的给我治伤,我心里都明白。姑娘是厚道人,您救了奴婢的大恩,这辈子奴婢也报答不完的。”

    瑞兰说着就在榻上给秦宜宁磕头:“从前是奴婢不懂事,做错了事,姑娘不计前嫌,奴婢心里却是有愧的,只盼望着往后还能长长久久的伺候姑娘,才能报答您的恩典啊。”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秦宜宁扶着她不让她磕头,“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咱们那些误会不值得往心里去。你受的委屈,我一定会给你讨回公道的。”

    瑞兰又哭又笑,抹着脸道:“奴婢知道姑娘一定会给奴婢撑腰的。”

    秦宜宁叹息着坐下,从怀里将那些饰拿出来,除了三婶送的那根海棠花碧玉小簪,其余的都交给了唐萌。

    “这些是你的。”

    唐萌奇怪的看着那些东西,道:“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今日我父亲在府里办宴,我收到许多礼,这些都是清流文臣们送的。我心里明白,面上这些东西是给我的,但其实是借我的手交给你的,府里还有一些药材、文房四宝和尺头等物,也都是清流们送的,等你进府我一并交给你。萌儿,你将这些收好,自己好歹有个体己钱,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

    ★ps:

    评论区有小伙伴说每天一更不够看,因为蠢作者白天要上班,周末还是单休的,加上家里琐事多,写文的时间就很有限QaQ

    为了满足小伙伴们的要求,考虑到蠢作者的渣度和不多的时间,还是决定今后周末加更了。

    周一至周五,上午9:oo更新。

    周六周日,第一更上午9:oo,加更将不定时放出。

    暂时就酱决定,如果临时有事,我也会提前跟大家说明的。

    大家有什么宝贵的建议,欢迎踊跃留言。

    希望蠢作者的努力能给大家带来欢乐~~~

    谢谢大家!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