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四十五章 计中计
    堆积如山的礼物将秦慧宁的脸打的生疼!

    这一切本该属于她的!

    不论是太师嫡女的身份还是这满桌的礼和旁人的追捧尊重,本来都该属于她的!

    如今她却要看着别人拥有着她曾经唾手可得的幸福而洋洋得意。?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秦慧宁不甘心!

    如今不只是老太君、外祖母和孙氏的心偏了,就是父亲也是一心向着秦宜宁的。

    出府去见外男,那是多大的错?父亲却只让秦宜宁在祠堂好吃好住了七天,随后还将瑶琴和玉棋都赏给她。

    以前父亲对她虽然不坏,但是总是冷冷淡淡话都说不上几句的,如今却这般疼惜秦宜宁。

    看着秦宜宁那安闲的模样,秦慧宁真恨不得扑上去撕了她那张讨厌的脸!妒忌的火焰燃起,已快将她的理智燃尽。

    “小溪妹妹好福气,赶上父亲荣登太师之位,竟也能充实一下自己的私库。”

    秦宜宁见秦慧宁这般,冷笑了一下:“是啊,今日二婶还说我是个小福星来着。”

    “能在山里这么多年也没被野兽吃了,真是命硬。”六小姐咬牙切齿。

    秦宜宁噗嗤一笑:“六妹妹真是太天真了。你以为只有运气就能生存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没被野兽吃了吗?”

    秦宜宁一步步走向六小姐。

    她那一瞬冷的扎人的眼神,让六小姐不自禁往后退了两步,“为,为什么?”

    “因为,野兽都被我吃了。”站到六小姐跟前,秦宜宁带着茧子微凉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六小姐的脸蛋,“秦双宁,你能比野兽还凶吗?”

    六小姐吓的倒退了两步,险些撞上背后的墙壁,那模样就像是遇上天敌的小动物,立马就要拔腿逃跑。

    秦慧宁见六小姐这样丢人,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秦宜宁弯起唇角,对手等次太低,倒像是她欺负小姑娘似的。

    “二位喜欢在我这里坐,那便坐吧。我这会子要出去与钟大掌柜对账,就不奉陪了。秋露,将东西都收起来。”

    秋露点头应是。

    秦慧宁和六小姐就是脸皮再厚,也不好再多留,何况脸被打的啪啪响,锐气都挫干净了。秦慧宁扯着六小姐的手,转身就走。

    走到院门前时,秦慧宁在碧桐的耳畔低声叮嘱了几句。

    碧桐立即点头,追着秋露的脚步尾随着去了。

    正屋内,秦宜宁见人都走了,就对瑶琴和玉棋微笑,“才刚有客在,怠慢二位姐姐了。”

    “奴婢不敢。”见识了秦宜宁方才是怎么震慑六小姐的,本就听过传言的二人对秦宜宁又有了新的认识。

    瑶琴笑着行礼:“老爷已与我二人吩咐过,往后我们就是姑娘的人了,姑娘有何吩咐只管使唤我们。”

    “正是如此。”玉棋也行礼。

    “父亲的一番心意我明白,我知道二位于琴棋上造诣颇深,日后还要请两位多多指教。”语气中分明是将二人当做秦槐远赐给她的师父了。

    瑶琴和玉棋连称不敢。

    秦宜宁道:“二位的房间我才刚已经命柳芽预备妥当了,雪梨院太小,委屈两位暂且住在东厢。”

    “是,多谢姑娘。”

    瑶琴和玉棋也知道不可能一进门就得到重用,能得秦宜宁以礼相待,已是十分满足,便跟着柳芽去了原本余香和瑞兰住的那间屋子收拾起来。

    秦宜宁自己拿了披风披上,叫了一个小丫头去通知外头预备马车,也不带着人,就直接单枪匹马的出了门。

    等柳芽安排好了瑶琴和玉棋,才现秦宜宁已经不在院子里了。

    想起秦宜宁说今日要去对账,柳芽连忙去看院子里少了谁,最后现秦宜宁居然没带人!

    小姐宁可不带人,都不肯带着她去!

    余香和瑞兰都出去了,秋露被重用正在将礼入库,瑶琴和玉棋是新来的不好立即差遣,这个时候就应该带着她才是啊!

    为何小姐还是不肯重用她!

    柳芽气的脸上涨红,愤然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而此时作为库房的后耳房,碧桐正蹑足接近,悄无声息的站在半掩的门前。

    耳房不大,可里头的绸缎器皿各色锦盒堆积了不少,地当间儿两口香樟木的大箱子尤为显眼,箱子上面还放着打开的饰盒,盒中珠光宝气直闪人眼。

    想不到四姑娘才回来,竟然如此富有!

    到底是昭韵司的东家,身份不一般啊!

    碧桐感慨着,目光一转,忽然将眼睛瞪的溜圆。

    只见秋露半侧身背对着碧桐,正将一挂珍珠往怀里揣,揣过了珍珠,又往饰盒子里抓了一把揣进怀里。她的角度看不清她都拿了什么,只隐约看到了一个血玉镯子,还有个耳坠子闪着翠绿的光。

    碧桐心里砰砰直跳,顿觉得老天都在帮她!

    这下子要是将秋露拿下,秦宜宁身边的丫头可就出去三个了,慧宁姑娘一定会奖赏她的!

    思及此,碧桐一把推开门,怒道:“大胆!你做什么呢,我可都看见了!”

    秋露吓的手一抖,面色惨白的上前来一把捂住了碧桐的嘴,“姐姐可小声点!”

    “叫我小声?”碧桐冷笑着道:“走,跟我去老太君面前评理去!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感情你们雪梨院里都是手脚不干净的,瑞兰是个贼,现在你也跟着学!走!”

    碧桐一边说,一边扯着秋露的手往外拖。

    秋露双手拉住碧桐的腕子,蹲在地上不肯走,压低声音焦急的道:

    “姐姐别嚷,你听我说!这些东西四小姐都没有过目,就是拿了什么她都不知道,咱们做丫头辛辛苦苦一个月才那么一点月钱,除了给家里的和自己嚼用的就不剩下什么了,咱们现在年轻,可将来呢?”

    感觉到碧桐的力道松了一些,秋露索性跪下,仰头望着碧桐道:

    “姐姐细想想我说的,咱们这样的人,唯一的出路就是自己存一些银子,才能保证将来有好日子,四小姐有这么多东西,她又没个数……姐姐,只要姐姐不声张,我愿意把拿到的东西分你一半!”

    碧桐被秋露的一番话说的戳中了心窝。

    她并非家生子,而是外头买来伺候的,如今她已经十六岁,在过几年是想请老太君放了籍出去的。

    她家里有个生病的老母亲,兄嫂成了婚,下头还有两个侄儿。一家子守着一个菜摊子过日子,全指望她挣银子。

    她不想被随便配人,也不想给人做小妾,她只想攒够了赎身的银子,将来能在小门小户做个正房就满足了。

    可这些的前提都是要有银子。

    这也是她为何拼命在秦慧宁面前表现,希望得到奖赏的原因。

    小姐们随便赏赐一点,都比她辛辛苦苦一年赚的多。

    可是秦慧宁就是赏,也不会有秋露分给他一半多啊!

    这么好的机会就在眼前!

    碧桐低下头,狐疑的看着秋露。只见秋露一张脸急的通红,眼泪鼻涕都流了下来,满脸恳求的望着她。

    “碧桐姐姐,咱们都是做下人的,何必要彼此为难,咱们何不趁机攒下钱来,将来还有小日子等着过呢,求碧桐姐姐生,要不,要不我分给你一大半,我只留一点,我保证这件事一定不与人说,碧桐姐姐!!”

    碧桐知道秋露原本是兴宁园的丫头,为人老实木讷的很。

    看着她这样,碧桐已经相信了她,咬了咬牙,道:“好,你分给我大半,否则我就将事都说出去。”

    秋露一喜,忙站起身来,从怀里往外拿,将那挂珍珠塞给了碧桐,又将一个玛瑙戒指,一个血玉镯子,一对足金玫瑰花耳钉,一对碧玉的水滴状耳坠子,一根碧玉海棠小簪塞给了碧桐。

    碧桐一看这么多宝贝,再看玛瑙、碧玉的水头如此足,眼睛都直了,忙将东西揣进怀里。

    她点指着秋露道:“你仔细着,把嘴巴闭严实了!”

    “我哪里敢说。这也涉及到我的生死啊。”秋露将自己怀里的东西揣好,道:“咱们快出去吧,呆久了叫人看见不好。”

    二人离开了库房。

    秋露慌忙的跑了。

    碧桐咬着下唇沉思,这么多的东西,拿回去了若放在卧房里被人现了,她一个下人哪里来的这么多宝贝?那可就说不清了。

    思及此,碧桐也顾不上回去给秦慧宁回话,拔腿就走,从小厨房的角门子出了府,一路飞奔着往自己家里去。

    她家距离秦府倒是不远,跑了一炷香的功夫,紧挨着集市有个一进的院子。这院子里住了三家人,她家就在西厢房。

    这些东西,唯有放在家里让母亲帮她存放起来才好。

    因是三家人共住一个院子,院门白日里是从来不上锁的。碧桐推开黑漆剥落的院门,喘着粗气就往西厢房跑。

    吱嘎一声推开格子门,“娘,我回来了!您……”

    碧桐倏然瞪大眼,双唇颤抖着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只见秦宜宁端坐位,身后站着一个年约五旬穿着不俗的老先生,两个年轻小厮和两个看起来像是护院的汉子。

    碧桐娘正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与秦宜宁说着话。

    见她闯进来,秦宜宁笑了:“碧桐姑娘赶着今儿回家?真是巧了。”